第二十二章 韦赛里斯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韦赛里斯才刚刚起来,到现在卓戈悔婚的事还在他脑海中盘旋着,这让他晚上根本无法入睡。

    简单的吃了些早餐,他在卓戈的宫着,试图找些不长眼的奴仆,好发泄他心中的怒火。但却一无所获,一连几天都有人倒霉,着让奴仆们学会了躲着他。

    “这些该死的东西,和他们那野人的主人一样。”韦赛里斯口中轻啐道,不过也暂时的收起了心中的怒火,毕竟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于是他向丹妮的房间走去。

    有的时候事就是这样,刻意去寻找时找不到,但在不经意间却碰到了。

    在一个院落的拐角处,一个慌张的女奴一下子撞在了他的上,手中的酒壶一下子溅起了一些,洒在了韦赛里斯的外衣上。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在小院中响起,女奴的脸上立刻肿了起来,慌张的跪在了地上,低声的解释着。

    韦赛里斯并不在意女奴的解释,他要的只是发泄。但女奴的话却破碎了他的想法。

    “一千名士兵,把大门堵住了?”韦赛里斯高亢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院落,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惊慌感,但他此时已经顾不上了。

    ‘究竟是谁,居然敢包围(又升级了)卡奥的行宫!’韦赛里斯的内心中狂震不已。

    ‘不行,我要赶紧找去妹妹那里,我们要离开这里,回到潘托斯的总督府那里才是最安全的。’韦赛里斯脑海中不断想着,他甚至想到了‘篡位者’对真龙血脉的追杀。

    要知道这种事,他们可是遇到过好几次了,想到这里,他连上唯一的一件好衣裳被弄脏也顾不得了。大步的向丹妮的房间赶去。

    而那个他抛在脑后的女奴,早在韦赛里斯发呆的时候就偷偷的跑开了,这是下位者的小智慧。

    “丹妮。”韦赛里斯慌张的推开房间的门,所有他平时注重的王室礼节都已经不在重要了,他甚至没有敲门。

    丹妮还像以前一样站在窗前发呆,当然丹妮并不是一个只会发呆的傻子,她只是在烦恼着,原来的烦恼是她和卓戈的婚礼,现在的烦恼是未来的生活。

    这并不像一个十三岁小孩该参与的事,但丹妮却无法逃避。

    韦赛里斯闯入的声音很大,厚重的木门撞在墙壁上发出的响动,吓了丹妮一跳。

    丹妮低正要行礼,这是韦赛里斯经常教导她的,她要有个公主的样子。但被韦赛里斯一把抓住,打断了。

    “有人包围了卡奥的行宫,整个zì yóu贸易联邦没有人敢这样做。我想可能是‘篡夺者’的人,他们又来杀我们了。”韦赛里斯的声音微微颤抖,但似乎边的妹妹给予了他力量,原本过来时那种恐慌消失了很多。

    强自打起在妹妹面前他做哥哥的自尊,压下心中的恐惧对丹妮安排了起来。

    “收拾一些值钱的东西,我们先去厨房躲避,然后趁乱和女奴们一起逃出去。”

    丹妮看着眼前的满酒气的哥哥,脑海中却想起了另一个人,‘或许那个大哥哥在这里,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丹妮了吧。’

    摇摇头将这种想法驱逐了出去。

    韦赛里斯是她的亲哥哥,如果不是和卓戈的婚礼,韦赛里斯就是她未来的丈夫,这是坦格利安家族数百年的传统,为了保持真龙血脉的纯净。

    哥哥还是她的,哪怕他曾经恶毒的说出,‘为了王位,可以把她送给四万人和他们的马。’

    但丹妮不能不他哥哥,因为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真的没有了。

    “乓”多灾多难的木门再次被人用力推开,不过,这次被吓到的是两个人。

    关小羽一黑sè的束礼服,前两排长长的扣子和收腰式的礼服,让本来就很高的关小羽显得分外修长拔。却让人忽略了,他宽阔的肩膀和衣服掩饰下那粗壮的手臂。

    黑发、黑衣、黑眼让今天的关小羽显得神秘而又那么有魅力,和他相比原本很帅气有贵族气质的韦赛里斯显得有些不堪。

    看到关小羽,丹妮的内心很复杂,一方面她很高兴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个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哥哥,但另一方面,今天的关小羽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那样的冰冷和陌生。

    韦赛里斯看到关小羽时,则更多的是害怕,他还记得前几天这个他不知道姓名的东方人给他带来的压迫感。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到底要干什么?”(21章那一幕)韦赛里斯慌张的询问着,但关小羽并没理他们。

    很快关小羽带着他们离开了卓戈的宫。在走出宫的一瞬间,丹妮的心放下了,‘原来这只军队并不是来抓他们的。’偷偷的看着前方骑着高头大马威武的关小羽。‘原来他是来保护我的。’这一刻丹妮的心分外甜蜜。

    韦赛里斯没有和丹妮一起坐在轿子中,他骑在一匹马上跟着队伍。

    恐惧消散后,一些其他的绪就会重新冒出头来。

    看着眼前一队队的士兵,韦赛里斯心动不已,‘如果这些都是助我复国的士兵该多好啊。’想到这里,眼睛就更切了。

    虽然只是一千名士兵,对一个大陆的战斗杯水车薪,但韦赛里斯却一名都没有,不是么。

    很快士兵们进城了,和韦赛里斯想像的不同,他们并没有前往城市的兵营,而是停在了城门口的广场上。这让他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害怕的是,这样敌对的举动,会引来潘托斯守卫的攻击,而他和丹妮会被无辜的牵连进来。

    兴奋的是,广场上商人们jǐng惕又害怕的神sè,这种感觉让韦赛里斯着迷,这就是强者的感觉吧,让弱小者在自己的脚下颤抖,等待自己对他们命运的决策。

    不一会,伊利里欧总督到了。

    看到他,韦赛里斯高兴的笑了起来,骑着马上前了几步,高傲的抬着头,优雅的对着总督行了个礼,借着整齐的军队他想要急于表现出自己。

    然而却被无视了。

    这让韦赛里斯一阵的脸红,但他似乎已经能够承受这样的侮辱了,这样的事他经历过很多了。

    “关大人,不知道你的队伍·····”伊利里欧的话,让韦赛里斯一下子知道了,旁这个东方人究竟是谁。

    关小羽,这个让他妹妹无法嫁给卓戈的混蛋,他这几天每天都要诅咒的人。

    不过又想到在餐厅和关小羽的第一次见面,‘他似乎和妹妹很熟悉。’这个想法一下填满了韦赛里斯的心头。

    ‘为了妹妹他甚至不惜得罪卓戈。’很多事在韦赛里斯的脑补中变了味道。

    在关小羽和伊利里欧对话中表现的强势,还有他可以让卓戈屈服让出他的妹妹,这一切,让韦赛里斯的心头再次活跃出了一个想法。

    ‘看来妹妹没嫁给卓戈,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坏。’

    ;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大恶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