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卓戈卡奥的宴会(二)

    作为主人,卓戈卡奥的到来让气氛一下子闹起来,人们纷纷向卓戈示好。

    高大的躯让行走在宴会中的卓卡,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三个忠实的血盟卫紧跟在卓卡的后,但在卓戈的示意下也都坐在了不远处喝起酒来。

    卓戈的个子很高,材粗壮而结实,单薄的纱衣掩饰不了他发亮的古铜sè皮肤和上发达的肌体的线条让人感觉就像一只健壮的猎豹一样迷人。厚重的胡须上系着黄金和青铜铃铛。

    他的发辫黑亮宛如午夜长空,涂抹了香油,看起来沉甸甸的,还系有许多金属小铃,随他行动而当唧作响。他的长发过腰,甚至超过部,尾端轻拂着他的大腿。

    这个在草原中享誉盛名的卡奥,年龄其实并不大,还不到三十岁。但从他的辫子就能够看出,这位卡奥一生从未战败过。因为每当多斯拉克人在战斗中落败后,他们便会割去辫子以示不名誉,如此以来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他们的耻辱。

    一个彪悍的民族。彪悍的王者。

    门口太监依然尽职的报着幕,那尖细甜腻的声音再次高喊了起来。

    “坦格利安家族的韦赛里斯三世,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及‘先民’的国王,七国统治者兼全境守护者。他的妹妹,随风暴降生的龙石岛公主丹妮莉丝。他的赞助人,潘托斯zì yóu贸易城邦总督,伊利里欧·摩帕提斯。”

    丹妮也到了了。

    看向门口,材瘦高一头银发,上穿着新制礼服的韦赛里斯,他手挽着一头银sè长发,穿深紫sè丝袍,头戴带宝冠的丹妮莉丝公主。

    看到丹妮关小羽的心中不由的感叹了一声‘好漂亮的美人’。不过眼前这位高雅漂亮贵气人的丹妮公主,却给关小羽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在那里见过。

    听到太监的报幕,韦赛里斯一愣,或许是没参加过这种晚宴吧,在所有人注视过来的目光中,韦赛里斯和丹妮脸上有些紧张。很快他们压下内心的恐惧面带微笑,向众人点着头向里面走来。

    而他们后,穿火红丝质长袍,手上带满宝石戒指的黄胡子胖子,就是zì yóu联邦的总督之一伊利里欧了。这个人也是关小羽想要控制的目标。不是因为他富可敌国的财富,而是因为他那强悍的报网。

    这一点是许多人都不知道的。如果说到八爪蜘蛛瓦里斯的报能力,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无人不知的话,那这位蜘蛛背后的人,才是真正西半球的消息之王。

    三个人在宴会中穿梭着,伊利里欧不断的向兄妹两人介绍着在场的客人们,从泰洛西大君的哥哥,再到场中那位唯一西大陆的骑士乔拉爵士。而最值得介绍的当然就是夺目的卓卡了。

    关小羽默默的走到他们的边倾听着他们的谈话,同时他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女孩。

    -----

    丹妮今天一直很不安,今天是她参加卓卡卡奥晚宴的rì子。她知道哥哥要将她嫁给卡奥,而现在的丹妮只有十三岁,这一切让她感到害怕。

    哥哥回来了。手中举起一件长袍给她看。“真漂亮,你摸摸看,没关系,你看看这料子。”

    丹妮摸了摸,衣料柔软如水般流过她的手指,她从来没穿过这么柔软的衣服。她突然害怕了起来,连忙抽回手。”这真是给我的么?“

    这是伊利里欧总督送的礼物,”韦赛里斯微笑道。哥哥今晚心很好。“袍子的颜sè刚好衬出你紫罗兰sè的眼睛。你还要配戴金饰,以及各式各样的珠宝玉石,今晚你看起来必须有个公主的样子。”

    有个公主的样子,丹妮想着。她早已忘记那是什么样子了,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她问道:“他想从我们这得到什么好处?”过去近半年来,他们吃住都靠这位总督,丹妮今年十三岁,已经懂得这种优越的待遇不会凭空而来,尤其是在潘托斯这样的zì yóu贸易城邦。

    “伊利里欧可不笨,”韦赛里斯回答,他是个削瘦的年轻人,双手局促不安,苍白的淡紫sè眼瞳里有种狂的神sè,“他知道有朝一rì我重登王位时,不会忘记曾经雪中送炭的朋友。”

    丹妮没有答话。伊利里欧总督是个商人,专做香料、宝石、龙骨买卖,以及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据说他交游广阔,不仅遍布九个zì yóu贸易城邦,更远至维斯·多斯拉克,以及玉海沿岸的传奇之地。又有人说,只要对方开得出价钱,任何朋友他都乐于出卖。

    这些话丹妮都静静地听了进去,但她知道最好不要在兄长编织迷梦时戳破。韦赛里斯一旦生气起来非常骇人,他称之为“唤醒睡龙之怒”。

    哥哥把袍子挂在门边。“伊利里欧会派奴隶来伺候你沐浴,记得把上的马膻味洗掉。卓戈卡奥虽有千百良驹,但他今晚要骑的可是另一**。”他仔细端详她说:“你还是弯腰驼背的老样子,要抬头。”

    他伸手把她的肩膀往后。“让他们知道你已经有女人的样子了。”他的手指微微掠扫过她正开始发育的部,捏住一边**。“今晚你不许给我出丑,要是出了差错,以后可有你受的。你不想唤醒睡龙之怒吧?”他的手指越捏越紧,隔着她的粗料外衣痛得不得了。“想不想?”他重复道。

    “不想。”丹妮怯弱地回答。

    哥哥笑了,“很好,”他怜地轻抚她的秀发,”等将来史家为我立传的时候,他们会说我的统治时期由今晚开始。“

    他离开后,丹妮走到窗边,思慕地望着海湾。在夕阳狭海的彼岸,有个青陵纵横,花开平野,深河奔涌的地方,人们则称之为‘维斯特洛’。

    哥哥说那里是我们的土地,虽然遭人以yīn谋诡计所夺,但仍然属于我们,永远属于我们。

    然而丹妮却记不得。那块位在海峡对岸,哥哥信誓旦旦属于他们的土地,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些他口中的名字,凯岩城、鹰巢城、高庭和艾林谷,冬恩领和千面屿等,对她来说不过是文字的拼凑罢了。

    门上响起一阵轻敲。“进来。”丹妮从窗边回过神,伊利里欧的仆婢们走进屋内,鞠躬行礼,然后动手开始准备沐浴。

    她们在澡盆里放满从厨房提来的水,洒了香油。女孩用条粗布巾裹住丹妮头发,然后搀扶她入浴。洗澡水滚烫无比,但丹妮莉丝没有吭声。她喜欢这种,让她有干净的感觉。

    沐浴清净之后,女奴扶她起,拿毛巾擦乾她的体。女孩把她的头发梳理得亮如熔银,老妇则为她搽上原产多斯拉克人草原的花草香jīng,两腕、耳后、**、双唇和下体各轻触一抹;接着为她穿上伊利里欧总督送来的内衣,再穿上深紫丝袍,衬出她的紫罗兰sè眼瞳。女孩为她上金边凉鞋,老妇又为她戴上宝冠,镶着紫水晶的黄金手镯。最后才是黄金打造的厚重项链,上头刻满古瓦雷利亚的文字。

    “现在你看起来总算有个公主的样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大恶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