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带你回长安

    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的沟通,有时候并不需要语言。

    顾小白此刻心中所想的是,这人很厉害,恐怕要比大胡子厉害的多。

    而徐长青心中却是在想,这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举止沉稳,眼光老辣,将来必是人中龙凤。另一层意思却是,眼下这少年的威胁,可以忽略不计。

    “等到太子登基,我道宗必然成为正统。”大胡子得意一笑:“似你这等没用的人,也只能当个跳梁小丑罢了……快些说出我师父下落,留你个全尸!”

    “玉谷子那牛鼻子,已经死了。”李泽玉冷冷的道,“今rì便要再杀你,又能如何?”

    太阳在此刻终于露出了些刺眼的锋芒,让人觉得眼睛稍微有些不适。客栈门前从先前的剑拔弩张氛围中突然解脱出来,安静的有些诡异。

    徐长青或许在之前便有了这种不祥的预感,此刻得到印证,仍然觉得有些吃惊。玉谷散人乃是道宗的八大护教散人之一,必然是已经领悟了第九重道境甚至更高的绝顶高手,若是说眼前这二皇子能在玉谷散人手下能走上三招,他也是断然不会相信的。所以他断定这背后定然有什么没有预料到的东西。

    在顾小白的思维体系中,这种对话似乎有些狗血,只是无法理解二皇子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冷静。

    突然,异变陡升。

    一只巨大的掌印如惊鸿般穿过人群,带着与空气摩擦而引起的些许的红光,直直的朝着李泽玉面门而来。

    这种时候避无可避,事实已经不容许他思考更多的事,作势,举拳,聚力,然后出击,硕大的拳印在这一刻几乎用尽了他的全部生机。

    砰!

    碰撞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只是一股浪如涟漪一般,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吹的顾小白下的旧袍子在风中猎猎作响。

    就在掌与拳对撞的一刻,李泽玉整个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朝后方飞去,狠狠的撞在客栈门前的圆柱上,形方才止住。

    不过从他的面sè和他捂着口的动作来看,必然是受了极大的反噬力。

    顾小白右手轻移到刀柄上,脚下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从他心头升起。从这场冲突开始,他都未曾感觉到威胁,就像之前计划,如果单单是那大胡子和徐长青,或许真能凭李泽玉的实力逃出生天也说不定。

    不过眼前的形式,已经发展到了无法再预测的程度。虽然未曾真正与修行之人交手过,不过师兄这么厉害,我应该也还可以,他在心中不确定的权衡道。

    往往能够左右局势的人,已经不是千军万马,而仅仅是那那些有通天彻地能耐的大修行者,这可能就是统治者的权利被削弱的原因之一。从一开始到现在,负责围杀的兵士,甚至没有一个人有过动手的想法,即使知道了眼前那位受伤倒地之人便是他们所捍卫的大唐皇室的二皇子。

    “先不要杀他,把他带到阁中关押。”他顿了顿又道:“让明相文派一支军队,将北面那个山林封了,搜索师父的遗骸。”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中年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徐长青的边,他目光有些冷,浑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从他口中说出明相文这个名字,像是在说自己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

    “是,大师兄!”徐长青恭谨的行了一礼,“那个少年也一并带回去吗?”

    中年人有些不悦的看了徐长青一眼,随意道:“杀了。”

    然后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更加不悦的画面。

    顾小白将已经在吐血的李泽玉扶起来,然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手臂还能不能用力?”

    李泽玉痛苦的面sè稍有缓解,艰难的点了点头,只是颇有疑惑道:“应该……没有问题,你要……做什么?”话未说完,便有一大口鲜血溢出,染红了前一片。

    顾小白俯下子,将李泽玉背在后面,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轻笑道:“抓紧了,我带你回长安。”

    然后不待所有人反应过来,顾小白腰间的那口玄铁刀便已狰狞出鞘!

    大胡子原本与李泽玉对峙,此刻是距离他们二人最近之人,也正是距离地狱最近之人。

    “混账东西!你——”大胡子愤怒的呵斥还没有完全出口,便戛然而止,他临死之前或许还在震惊:为何会有这么快的刀?

    因为顾小白的刀口已经在第一时间切断了他的脖子,他的那颗满是大胡子的人头就像是被抛出去的石头一样,飞了起来。

    李泽玉惊讶的看着那具无头的尸体,脑海中突然回想起燕十三在临行前说的那句话:“我师弟,他是个奇人。你可以把他带回长安。”他有些懊恼的想,笔仙的师弟,无论如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笑自己竟还在他面前吹嘘那些没用的东西。

    “找死!!”

    徐长青用了极短的时间结束了自己的震惊,然后整个体便像是一支离弦之箭冲线顾小白的方向。一支带着亮白sè光芒长剑诡异的出现在他的手中,下一秒这长剑的剑锋便已经刺向了顾小白的左

    嚓!——

    刀刃与剑刃并没有想象中的硬击在一处。

    就在即将接触的一瞬间,顾小白右腿猛一用力,整个人像左侧弹shè而出,刀刃在那一刻作为抵挡武器,与长长的剑刃擦着晃眼的火花,擦而过。

    先前顾小白那第一刀的干脆利落,确实让他有些吃惊,但毕竟自己的师弟仅仅领悟了第四重道境,一直以来都是以强悍的体素质来弥补差距,被他意料之外的一刀斩下头颅,倒是可以理解。

    不过自己可是已经领悟了六重道境,这意味着自己的速度相对平常人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

    顾小白那一记稍显狼狈的闪避,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不过在徐长青看来,这一记闪避几乎要颠覆他的所有认知。至少,换做是他自己,也决然不可能完成这一记闪避。

    难道这少年的实力在六重道境之上?为何在他上没有一丝的境界波动?

    就在徐长青一恍神的时间,顾小白的刀锋已经铺展开来,挡在前面的几十个士兵如同被收割的麦穗一般,数息之间已经倒下一片。

    奇怪的是但凡是碰到他的刀刃之人,几乎是立刻毙命,很少有人发出难听的呼喊声。

    “这些都是我大唐的兵士,下手轻些。”李泽玉在顾小白的背上,震惊的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下手轻些,就会留下一群残废,比现在的结果更残忍。”顾小白此刻已经背着他冲出包围圈,整个人飞也似的朝城门方向奔去。

    就在此时,之前重伤李泽玉的那个巨大的掌印再一次破空而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那中年人的一声巨喝:“你找死!”

    李泽玉惊恐的回过头去,那掌印在他的瞳孔中无限迅速的放大,一股发自内心的彻骨寒意顿时弥漫全

    ;

重要声明:小说《单刀乱长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