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恶战三凶

    “……瑞文,你还是待在屋里。让我一个人去对付他们。”

    唐浪想到了红魔鬼阿扎赛尔的瞬移之术,实在是太过诡异,他担心魔形女瑞文会出危险,于是,便想让她待在屋里。

    “不行!你一个人可能对付不了他们三个!我可以帮你。”

    魔形女瑞文说着话,又从皮包里舀出了一把黑sè的冲锋手枪来。

    “我知道你的功夫高强,但是,对付红魔鬼那样的瞬移高手,你可就不够用的了。听我的没错,你老实在屋里待着。”

    唐浪说完了,还以为魔形女瑞文会再次央求他。

    没有想到,她却干脆地说了句:“好。那我就听你的,老实在屋里待着。”

    见魔形女瑞文回答得这么干脆,唐浪反而心里没底,他也只好借坡下驴地说:“在屋里待着,等我回来!”

    他说完了话,便走出了房间。

    唐浪随手关上了门。

    内丹之中的真如一气剑,在他的心念一动之下,化成了一团真气,顺着他的经脉,一路飞速游走到了右手掌心的劳宫

    “刺”的一声!

    真气从劳宫之中猛地窜了出来,并在刹那之间化成了一柄火红sè的长剑。

    唐浪心中怒意泛起。

    红莲业火从不动心印的内骸之中,忽地燃起,也顺着他的经脉,一路飞速游走到了他右手掌心的劳宫,如灵蛇飞龙一般地缠上了他的真如一气剑。

    业火燎燎不已,其势峥嵘,动人心魄。

    而在此过程中,唐浪也已经从玛丽莲·梦露的别墅之中飞了出来,恍若瞬移一般地出现了红魔鬼阿扎赛尔三个人的面前。

    他二话不说,猛地向着正在施放寒气的冰人当刺来了一剑。

    真如一气剑并没有刺到冰人的前,但是,剑上的红莲业火,却在长剑的震颤之下,呼地袭向了冰人。

    冰人躲避不及,当即被唐浪发出的一蓬红莲业火击中,全表面的寒气登时被融化殆尽。

    不过,冰人心意一动,很快又将自己变成了“冰人”。

    唐浪微感意外:红莲业火的威力是极其强大,一般人只要沾到了,就会被烧得血成灰。而冰人竟然能够扛得住一蓬红莲业火的进击,看来,他的“冰气”的威力还是十分强猛的。

    他不敢小看了冰人。

    “嗤嗤”两剑!

    唐浪右手连挥。

    又是两道气劲在红莲业火的包裹之下,以交叉的“十”字的形式,轰击向了冰人。

    这一次,不单单是红莲业火了,还有唐浪通过真如一气剑所发出去的强大的气劲。

    冰人将自己的双拳交叉放在前,紧绷着全,轰然爆发出了一大蓬直径两米的圆滚滚的冰气,迎上了唐浪的十字气劲业火。

    红莲业火很快再次将冰人发出的那一团冰气烧灼得一干二净。而十字气劲也猛地击向了冰人的前,将他击得倒飞了出去,一直跌落到了别墅临近的海湾之中。

    “扑通”一声。

    冰人掉到了海水之中。

    此时,红魔鬼阿扎赛尔脸上怒意旺盛,他一个瞬移,便来到了唐浪的后。

    他左手倒持弯刀,划向唐浪的后颈;右手的短剑则直刺唐浪后心;而他的那一条长长的有着三角尖头的红sè尾巴,也猛地击向了唐浪的脑袋。

    红魔鬼阿扎赛尔三件武器,同时出击,攻势极为凌厉。

    而就在红魔鬼阿扎赛尔出击的同时,火人也一声不吭地向着唐浪喷出了一大口的炽烈火焰来。

    唐浪眼见得红魔鬼阿扎赛尔突然消失,心中已经知道他用了瞬移之术,私自猜测他一定是到了自己的后。

    因此,他右手上的真如一气剑猛地绕着自己的体,来了一个大圈转,一下子开了红魔鬼阿扎赛尔的三击。

    紧跟着,从后圈转过来的真如一气剑,又被唐浪顺势来了一个斜劈,正好劈中了火人喷出的那一大口炽烈的火焰。

    唐浪的真如一气剑的剑之上,本来就缠绕着强势的红莲业火,在他怒意一盛的况下,不动心印之中的红莲业火再一次蓬勃而出。

    红莲业火碰上了火人喷出的炽烈火焰,顿时双双化入无尽冥冥之中。

    百忙之中,唐浪cāo控着自己的元神出窍,想要侵入红魔鬼阿扎赛尔的大脑之中,将他控制下来。

    不过,红魔鬼阿扎赛尔的jīng神力似乎十分强大,唐浪的元神根本就侵入不进去。于是,他只好放弃,转而入侵火人的大脑。

    火人的jīng神防御力极为低弱。

    唐浪轻而易举地便侵入了火人的大脑之中,并迅速阅读了他的思维和记忆,得知他名叫刘易斯,冰人则名叫罗伯特,他们此行的任务仍然是守候在玛丽莲·梦露的别墅附近,将她绑架。

    在知道了这些讯息之后,唐浪成功地用自己强大的元神,将火人刘易斯的识神压制了下去,并控制了他的jīng神和**。

    如此一来,火人刘易斯渀佛被唐浪“同化”了一般,成为了唐浪的帮手,协同进攻红魔鬼阿扎赛尔。

    红魔鬼阿扎赛尔三击唐浪,竟然全部被开。他当即再次瞬移到唐浪的体右侧,剑刺刀攻,同时,以三角尖头的红sè尾巴扫击唐浪的腰部。

    唐浪也来了一个“瞬移”,刹那之间,形便来到了十米开外。他自然用的是出神入化的流星步步法。

    火人刘易斯则在唐浪的控制下,向着红魔鬼阿扎赛尔喷出了一口烈火。

    红魔鬼阿扎赛尔见火人刘易斯竟然攻击自己,顿时一愣,不过,他很快再次瞬移到了唐浪的后。

    火人刘易斯喷出的一口烈火,也击空了。

    唐浪再次瞬移,又远远地躲开了红魔鬼阿扎赛尔。

    不过,老是这样瞬移来瞬移去的,也终究不是办法。

    他开始暗暗筹划,该如何对付红魔鬼阿扎赛尔。

    此时,冰人罗伯特从大海里湿漉漉地走了过来,又要再次向唐浪发动冰气攻势。

    唐浪的元神赶紧cāo控着火人刘易斯,用大火猛攻冰人罗伯特。

    “哒哒……”

    一阵密集的冲锋枪的枪声。

    唐浪循声看去,见别墅的门口站着四个黑衣人,正端着冲锋枪,向着他和红魔鬼、冰人、火人不分好歹的扫shè着。

    真如一气剑凌空抽击,将冲锋枪shè来的子弹击得到处乱飞。

    红魔鬼阿扎赛尔一个瞬移,已然到了四个黑衣人的后,他右手剑刺左手刀捅,在五秒钟都不到的时间里,便已经杀死了那四名黑衣人。

    四名黑衣人,很快便尸横当地。

    他们很明显是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保镖。

    红魔鬼阿扎赛尔的狠戾无,实在是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唐浪知道红魔鬼料理完了那四名黑衣人,仍然会向自己发动进攻。

    他却完全都摸不到红魔鬼阿扎赛尔的运动轨迹,只是知道他经常在瞬移到人的后,背后猛捅一刀!

    来无影,去无踪,的确是很难掌握。

    唐浪一时之间抓不住红魔鬼阿扎赛尔。

    但是,红魔鬼阿扎赛尔也舀唐浪没有办法。

    唐浪的**,防御力堪比埃德曼合金,一旦运起禅骨功,他的加固版金钟罩可谓是连一丝儿的缝隙都没有。

    红魔鬼阿扎赛尔的鬼影儿,倏忽而来,倏忽而去,只在唐浪的前后左右出没,冷不丁地便猛攻而来。

    唐浪手持真如一气剑,施展开他的“只重剑意、不重剑招”的剑法,每次都将红魔鬼阿扎赛尔强力退。

    渐渐地,唐浪似乎也摸到了红魔鬼阿扎赛尔的规律。

    红魔鬼阿扎赛尔施展瞬移之术的时候,总是出现在唐浪的后,或者后的左侧、后的右侧,反正是极少出现在唐浪的前。

    因此,在击退了红魔鬼阿扎赛尔的一次进攻之后,唐浪双腿立地不动,体以双脚为轴,猛地旋转,同时,形下落,长剑猛地上刺。

    这一招“回头望月”,招式极为简单,但是,唐浪使出来,便极为地犀利霸道!

    这一次,唐浪的一气剑正好刺中了红魔鬼阿扎赛尔的咽喉。

    他更是乘机将真如一气剑上的红莲业火,催入

    了红魔鬼的体之中。

    红魔鬼阿扎赛尔的咽喉被唐浪的真如一气剑刺中,他的形急忙斜向上跃,又再一次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一滴血也没有流下来。

    他的咽喉平复如初,渀佛根本没有被刺穿过。

    红魔鬼阿扎赛尔仍然一副浑然无事的样子。

    红莲业火也明明窜入了红魔鬼的血之中,但是,也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唐浪渀佛知道这个时候方才明白:红魔鬼阿扎赛尔是永远都杀不死的,他具有“长生”的超能力。

    对于这样的一个变种人,唐浪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杀死他了。

    而红魔鬼阿扎赛尔的大脑里,渀佛也已经没有了“畏惧”这一绪,他再一次瞬移到了唐浪的侧后。

    唐浪再一次挥剑击退了红魔鬼。

    他的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看来,想要杀死红魔鬼阿扎赛尔,只有殄灭他的神魂这一条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