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气剑】

    在南美洲国家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旅馆内,唐浪一个人躺在上,默默地回想着他从一气禅的中元境冲击上元境的种种景。

    想到自己在各个电影世界努力修炼的场景,唐浪也不由衷地感慨了起来。

    和x教授查尔斯、万磁王埃里克等人具有天赋异能不同,他是通过一天一天的努力修炼,方才使自己具备了超人的能力的。

    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到在《少林寺》的电影世界里学习少林诸般绝技,唐浪有幸遇到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得到他亲传的《一气禅》,唐浪从此踏上了修心的道路。

    如今,他终于一步步地从初元境、中元境,晋升到了上元境。

    唐浪自然感到万分高兴。

    躺在上的他,一时之间,竟然心cháo澎湃,无心睡眠。于是,他便从上坐了起来,盘腿跏趺而坐。

    唐浪想尝试着练习一下“炼劲化形”。

    ——炼劲化形,至为高深,只有到了上元境的修者才能够练习。

    以无形的气劲,化成有形的实体,完全就是一种“无中生有”的高深莫测的道法。它首先需要借助一个“烘炉”。

    就像是那些炼丹的道士,炼丹要用洪炉一般。唐浪如果要炼劲化形,也需要一个“洪炉”作为鼎器。

    他选择作为鼎器的洪炉,就是他丹田气海之中的那颗内丹。

    早在唐浪从一气禅初元境进境到中元境之后,他的丹田气海之中便已经形成了一颗鸡子大小的内丹。

    在从一气禅中元境到上元境的漫长时间里,这颗鸡子大小的内丹,一直在唐浪的丹田气海之中滋养着。

    内丹,吸收了无数的真如之气,已经渐渐地丰盈起来,成为了一个上好的“鼎器”。

    不但如此,这颗内丹也是唐浪运用法眼神诀之时,所需要用到的一个“终极内核”。——只有唐浪用神念驱动内丹快速地旋转起来,他的法眼神诀方才能够奏效。

    目前,唐浪的法眼神诀还只能吸收修行高手的内力修为,不过,他已经尝试着用法眼神诀吸收外界的能量,——便像黑皇塞巴蒂斯安·肖那样。

    大自然之中的闪电、狂风、土地、大火甚至虚空之中,都蕴含着无穷的能量。这些能量一旦被唐浪吸收,自然可以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他知道,密宗大师善无畏所传的《曼荼罗心经》中,所记载的大手印心诀,便具有沟通天地的功能,能够将宇宙中的元素吸入人的体之中,转化为能量。

    就像唐浪的不动心印之中产生的红莲业火,其实,就是他以《曼荼罗心经》中的大手印心诀,结成了月光大手印之后,成功地与天地虚空建立了神秘的联系,获得了宇宙大能的注入,他方才用愤怒点燃起了业火!

    自然,如果要想成功地以大手印与宇宙天地建立联系,必须要进境到一定的境界方才能够做到。

    ——当时,唐浪是进入了中元境之后,方才通过《曼荼罗心经》中的大手印心诀,最终炼成了红莲业火的。

    如今,他想要练习着,将丹田之中的真如之气炼化成为有形的实体。

    此时的他正好缺少一把趁手的兵器。

    作为一个来自古老的东方的人,唐浪最想拥有的兵器当然是——剑!

    在历史悠久的华夏国的周秦之时,剑通常是贵族才能佩戴的兵器。到了隋唐之时,佩剑更是成为了文人墨客的一时风尚。

    剑,直脊,两面有锋,象征着华夏国人拔不屈的jīng神。

    早在《倚天屠龙记》的电影世界里的时候,唐浪便十分喜欢那把倚天剑。但是,神秘人制定的规则,却又使他无法从电影世界里将一些实物带到下一个电影世界之中去。

    他不知道还要去多少个电影世界之中冒险,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怎么能行呢?

    唐浪由此便想到了炼劲化形,用自己的内丹为洪炉,锻炼出一把绝世的剑器来。

    一旦锻出,这把剑便可以藏在自己的体之中,以他的为鞘,陪伴着他闯一个又一个的电影世界。

    想到了这里,跏趺而坐的唐浪,便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内视自己的全经脉。

    丹田气海之中,唐浪的那颗内丹,jīng气充盈,向外面散发着耀眼的白芒,宛如一颗小太阳一般。

    紧接着,唐浪开始冥想一把剑的形状,在他的内丹中形成。

    心念一动,他便内视到自己的内丹之中,无数的真如之气正在按照一把剑的形状凝聚,很快,内丹外面的无数的真如之气也纷纷漫溢进去。

    他成功了。

    内丹之中,果然出现了一把剑!

    此时的唐浪,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他聚jīng会神地闭目冥想,将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的真如之气尽数地倒灌进入内丹之中。

    如此一番地凝聚真如之气,一直过了两个多小时。

    唐浪兴奋过度,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睡意。

    他突然发觉,内丹之中的那把气剑,不再吸收真如之气了。

    怎么回事?

    难道说这把真如气剑已经吸满了真如之气了吗?

    紧接着,唐浪又试了几次,真如之气的确是不能再凝聚到这把气剑之上了。

    “嗯……或许,制作这把真如气剑所需要的真如之气劲,已经足够了,因此,它才不再吸收了……”

    内心这样想着,唐浪开始将内丹极速地旋转了起来。

    他这是在用内丹打磨那一把真如气剑。

    通过内视,唐浪看到真如气剑之中的气劲越来越凝聚,似乎已经渐渐地成为了实体了。

    不过,他并不就此停止,将那把真如气剑从内丹之中提取到丹田气海之中。

    他知道,这把气剑还远远没有到一定的火候。

    唐浪必须用业火煅烧它!

    心念再次一动,他的不动心印之中便冒出了红莲业火。

    在唐浪的意念的牵引之下,红莲业火顺着他全的经脉,突入了他的丹田气海之中,然后猛地罩住了他的那颗内丹。

    他这是以红莲业火煅烧内丹,炼造真如气剑。

    为了不让红莲业火熄灭,唐浪不停地增加自己的怒意,他越是愤怒,红莲业火便燃烧得越是猛烈。

    红莲业火燃烧得越是猛烈,他的那颗旋转的内丹便越是发红,红得像是火炉一般。

    内丹之中的真如气剑,也仿佛正在猛烈地吸收着内丹的“炉壁”之上传进来的力,业已变得像是一块赤红的火炭一般。

    此时的唐浪,颇有一种炼器大宗师的感觉。

    事实上,他的确是在炼器!

    锻炼剑器!

    由于红莲业火越来越猛烈,渐渐地,内丹仿佛已经被烧透了一般。

    唐浪内视到红莲业火从内丹的“炉壁”之上,漫溢了进去,直接烧到了那把真如气剑的剑之上。

    真如气剑,原本是唐浪的丹田气海之中的真如之气凝聚而成的气劲集合。此时,在他的红莲业火的煅烧之下,变得越来越火红。

    正如在现实世界之中的铸剑师,用烈火洪炉铸造剑器一般。

    这其中的道理是相同的。

    只不过,唐浪用的烈火和洪炉,和现实世界之中的铸剑师们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但是,唐浪的红莲业火和内丹,却是绝对上佳的铸造真如气剑的烈火洪炉。

    如此煅烧了几个小时之后,唐浪突然感到一阵的心力交瘁,便想停下来。

    他急忙内视自己的那颗内丹,发现真如气剑业已成形了。

    于是,他便突然平心静气下来,而红莲业火也渐渐地消失了。

    红莲业火一消失,丹田气海之中的真如之气,再一次涌入了他的内丹之中,贴附到了那把真如气剑的剑之上。

    很快,真如气剑原本火红的剑,开始慢慢地冷却。

    渐渐地,真如气剑变得越来越清晰。

    唐浪内视到自己的内丹之中,一把莹然闪亮的真如气剑,依然成形了。虽然这把真如气剑很小,只有人的小指长短。

    他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铸成了!

    剑!

    气剑!

    真如气剑!

    唐浪的内心兴奋之,一时难掩。

    “得给这把气剑取一个好听的名字!”

    唐浪的心里想着,一个名字便从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真如一气剑!”

    他是用丹田气海之中的真如之气劲,凝聚而成的剑器,又用红莲业火加以煅烧,叫真如一气剑真是再贴合不过了。

    唐浪可是休息一气禅的,铸成的气剑,自然叫做一气剑!

    “嗯,就叫这把剑为真如一气剑吧!”

    他内心欢喜。

    紧接着,他突然又想到了禅骨功——用来修炼禅骨,加强金钟罩的无上禅宗内功。

    “该用禅骨功给我的这一柄真如一气剑注入一些禅念,让它变得更加地坚固。”

    于是,他重新闭上眼睛,默默地念动法诀:“……心元是妄,念念自净。自xìng自度,常生般若……“

    唐浪这是在运行禅骨功,以将自己长期修习一气禅以来凝聚的无上禅念,通过真如之气,运化进入到他的那一柄真如一气剑之中。

    真如一气剑吸收了他的无上禅念,将会变得更加坚固和锋利。它将被唐浪手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一匡天下。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