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成为五行旗旗主】

    (今天第三更!!!)

    ……

    玉门关外。

    东方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

    明教和六大门派的人,都已经从龙门客栈的地道之中钻了出来。

    仿佛劫后余生一般,群雄从地道里出来,重见天rì,内心都感到说不出的喜悦。

    峨眉派的弟子们,则围着灭绝师太放声大哭了起来。

    群雄围拢过去,见灭绝师太直地躺在了沙漠之上,业已气绝亡了,都不住心中叹息了起来。

    唐浪想到了以无毒辣著称江湖的灭绝师太,昨天晚上为了掩护群雄离开龙门客栈,而只仗剑杀向蒙古的探马赤军,心中也感叹了一回。

    “哈哈哈……”

    正在这时,群雄突然听到了一阵豪放的笑声,忍不住都循声望去。

    只见明教的护教法王白眉鹰王殷天正仰天长笑,神粗豪。

    群雄都不知道白眉鹰王所笑何事,心中不有些纳闷。

    笑声突然停止。

    群雄向着白眉鹰王看去,见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可是,眼睛已经没有了神采,整个人也一动不动。

    “外公,外公……”

    张无忌叫了两声。

    白眉鹰王仿佛没有听到张无忌的叫喊似的,仍然一动也不动。

    光明左使杨逍摇晃了一下白眉鹰王的体,“老鬼!老鬼,你怎么了,老鬼?”

    白眉鹰王并没有什么反应。

    光明左使杨逍一探白眉鹰王的鼻息,发现他也已经气绝仙去了。

    殷野王走过来,大叫:“阿爹!你醒醒啊,阿爹……”

    但是,他永远也叫不醒白眉鹰王了。

    殷野王放声大哭。

    张无忌也不住眼中泪奔流。

    明教教徒无不万分悲戚。

    群雄见一rì之间竟然死了两个响震江湖的绝顶高手,均觉愕然不已。

    昨rì夜间,灭绝师太和白眉鹰王两个人杀进了蒙古大军阵列之中,拼尽了全的气力,抵挡探马赤军的进攻,以为明教和六大门派的群雄从地道撤出争取时间。

    他们两个人早在昨天白天的时候,便因比武拼斗各受了内伤,晚上又互相较劲,出去杀敌,早就将体之中的气力耗尽,因此,他们两个人便先后地死去了。

    当下,峨眉派的弟子们便护送着灭绝师太回巴蜀峨眉山,只留下了数名男弟子跟随明教徒众回昆仑山吊唁白眉鹰王。

    少林、武当、华山、昆仑、崆峒五大门派,出于礼节,也各派了弟子到昆仑山致礼。

    而郭光卿的尸体,则被唐浪和朱元璋派人偷偷地送回滁州安葬。

    他们二人暂且没有启程回滁州,而是跟随着张无忌来到了昆仑山光明顶。

    正当张无忌在昆仑山料理白眉鹰王殷天正的丧礼的时候,赵敏又率领着五万的探马赤军前来攻打昆仑山光明顶。

    但是,光明顶在昆仑山巅,地势极为险要,易守难攻。

    赵敏指挥蒙古大军接连进攻了好几次,都被明教击退,不得不退下了昆仑山来。

    张无忌这才得以好好地料理白眉鹰王殷天正的丧礼。

    ……

    几rì后。

    六大门派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昆仑山光明顶明教总坛。

    成昆自然跟随着少林寺三大神僧回到了嵩山,从此潜心修佛去了。

    作为明教教主,张无忌在光明顶圣火厅中,当众颁布了明教的“三大令、五小令”,以约束所有的明教教徒,谨遵教规。

    紧接着,张无忌一脸正容地宣布:“蒙元朝廷,不得民心,我明教这么多年以来,便一直从事秘密地反元活动。今天,本教主决定天下所有的明教香堂,正式举起义旗,发动反抗暴元的起义!”

    明教教徒们听了,欢声雷动。

    只听张无忌继续说:“明教五行旗巨木旗归德香堂的韩山童和刘福通两位兄弟,在中原一带起事;巨木旗滁州香堂的朱元璋、徐达两位兄弟,在淮泗一带起事;厚土旗大别山香堂的徐寿辉兄弟,在鄂省起事;洪水旗的方国珍兄弟在浙东一带起事;烈火旗的张士诚兄弟在苏东一带起事;锐金旗的芝麻李兄弟在彭城一带起事。到时候,大家约定时rì,同一天起事,给蒙元朝廷一个措手不及。”

    唐浪听了,心说:“原来方国珍、张士诚、芝麻李都是明教的。这下好了,明教在天下所有反元义军中的实力,将是最为强悍的。”

    明教群雄听了张无忌的话,想到举起义旗,反抗蒙元,夺回汉家河山,心中无不慷慨激昂,脸上也因为兴奋而红透了,放散着光彩。

    张无忌接着说:“我和左右光明使者、五散人、已经天地风雷四门仍然镇守在昆仑山光明顶明教总堂,处理明教内部的一切事物,包括联络各地的义军,搜集报,制定大的战略,清楚教内的叛徒和jiān细。希望兄弟们努力奋战,将鞑子赶到漠北去!”

    “好!”

    明教教徒大声欢叫着。

    “下面,我宣布一项任命:唐浪唐兄弟担任五行旗的旗主,负责统领锐金旗、巨木旗、厚土旗、洪水旗、烈火旗五旗的明教兄弟,发动对元朝各地驻军的进攻。那一个起事的香堂又难,唐浪兄弟就将率领五行旗奔赴哪里,一解燃眉之急。天地风雷四门和五行旗都是我们明教的jīng锐部队,一向训练有素。天地风雷四门暂时留在总坛,五行旗则交给唐浪兄弟,由他率领着为各大香堂排忧解难。”

    对于张无忌的这个任命,明教教徒中并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唐浪的武功,每一个明教教徒都看在眼里,甚至被视为是超越了明教教主张无忌的武林高手。

    而实际上,已经进境到一气禅中元境的唐浪的修为,也的确高于张无忌。

    除了修为高深之外,唐浪自从加入明教以来,也为明教做出了很多事,比如在襄阳达鲁花赤府解救巨木旗滁州香堂的香主郭光卿,比如在玉门关生擒活捉了挑起明教和六大派纷争的成昆。

    张无忌甚至一度想要将明教教主的位子让给唐浪。

    但是,唐浪婉言谢绝了。

    他知道要当明教教主必须要会波斯山中老人所传下来的武功“乾坤大挪移”。

    而他并不会这个武功。

    张无忌又想让唐浪担任明教的副教主。

    唐浪同样拒绝了。

    后来,朱元璋将唐浪在滁州琅琊山所写的那一本绝世兵书《唐浪兵法》,偷偷地送给了张无忌一本。

    张无忌看了唐浪所写的《唐浪兵法》,心中佩服不已。

    这也让他加深了对唐浪的认识。

    他没有想到唐浪竟然是一个如此jīng通兵法韬略的人,《唐浪兵法》之中无数的论断,都让他拍案叫绝。

    思来想去,张无忌便想到了将明教的jīng锐部队——五行旗交给唐浪指挥运用,将五行旗下属的各个香堂也都交给唐浪节制。

    于是,张无忌便想任命唐浪为“五行旗旗主”。

    他将这个想法预先告诉了唐浪。

    唐浪听了,心想:“如果我能够统领明教jīng锐五行旗的话,那么我帮朱元璋平定天下的时候,就会省心省力多了。”

    早在龙门客栈一战之中,他就亲眼见识了五行旗在对抗蒙古的五万探马赤军之时所发挥出来的威力。

    他可是一直都想拥有一支jīng兵的。

    张无忌让他做五行旗的旗主,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然,唐浪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最终,唐浪同意担任五行旗的旗主。

    见明教教主张无忌任命唐浪为五行旗旗主,厚土旗掌旗使颜垣、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洪水旗掌旗使唐洋、锐金旗掌旗使庄铮、烈火旗掌旗使辛然五人,一起向唐浪行礼:“属下拜见五行旗旗主!”

    唐浪只好回了一句:“众位兄弟,我们以后要jīng诚团结,并肩作战,一起合力将蒙古人赶到漠北去。”

    颜垣、闻苍松、唐洋、庄铮、辛然五人,齐声答应:“属下愿听从旗主指挥。”

    唐浪见五行旗的五位掌旗使恭敬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他前一天还是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手下的兄弟,而今一跃成为了他的上司了。

    他自然是有些不习惯。

    这时,巨木旗归德香堂的香主韩山童大笑着对唐浪说:“唐兄弟,不,应该称呼你为旗主了。以后,我们巨木旗归德香堂可就归你节制了!”

    唐浪说:“韩大哥以及众位掌旗使大哥,以后,你们仍然称呼我为唐兄弟就是了,不要总是叫旗主,怪生分的。”

    众人闻言都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朱元璋、徐寿辉、方国珍、芝麻李、张士诚,也赶紧向唐浪道贺。

    ——洪水旗的方国珍、烈火旗的张士诚、锐金旗的芝麻李三个人,这一次也奉命前来昆仑山护教护法,抵挡六大门派的围攻。

    方国珍,江南行省人,脾气暴躁,为人豪爽;

    张士诚,江南行省人,人物风流,仗义疏财,与巨木旗滁州香堂的香主郭光卿一样,也是一名私盐贩子;

    芝麻李,又叫李二,河南江北行省人,农民出,狡黠圆滑,机智过人。

    唐浪一一与他们见礼寒暄。

    这一次,张无忌授予唐浪的权力,可以说是极大的。他等于是把指挥五行旗发动反元暴动的实际权力,都交给了唐浪。

    唐浪不但可以节制五行旗常驻总坛的jīng锐,还是调动各地香堂的人马,进行大战略区间的运动决战。

    这就等于说唐浪是明教反元暴动的总指挥官了。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