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双璧】

    ……

    自从白眉鹰王与灭绝师太一战之后,明教与峨眉、华山两排,一个在龙门客栈的西边,一个在龙门客栈的东边,双方之间隔了几百步,遥相对峙。

    双方暂时罢斗!

    龙门客栈的老板娘金香玉,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明教阵营这边。她只在张无忌边转悠,看着他忙着救治白眉鹰王,时不时地还递过去金疮药。

    张无忌经常到龙门客栈,一来二去,便与这金香玉熟识了。

    金香玉在他的周围乱晃,他倒也并没有觉得不妥。

    张无忌救治好了白眉鹰王殷天正后,便走到了唐浪的边。

    金香玉也跟着走过来。

    张无忌见唐浪的武功极为不凡,心下颇有惺惺相惜之意。

    “这位明教的兄弟,当真是好手!”张无忌笑着对唐浪说。

    唐浪拱手为礼,“无忌兄弟的九阳神功也很霸道!”

    张无忌心下微微一惊,他没有想到唐浪竟然能够洞悉他的武功根底,而他却没有看出唐浪的门道来。

    巨木旗的掌旗使闻苍松知道张无忌是白眉鹰王的外孙,是自己人,便向他介绍唐浪:“这位兄弟,姓唐名浪,是明教五行旗巨木旗滁州香堂郭光卿手下的兄弟。他是我们最近的明教教徒中最为出类拔萃的。武功极为高强。”

    张无忌亲眼看到唐浪发shè的飞针击飞了灭绝师太的倚天剑,知道他的内功修为甚至高于自己,心中敬服不已,“唐兄弟加入明教,实在是明教的大幸!”

    “无忌兄弟言重了。”唐浪说,“我是郭香主的外甥朱元璋的朋友,因他之故,我才加入了明教。”

    他说着,便拉着朱元璋向张无忌见礼。

    张无忌看到朱元璋的相貌极为雄奇,心下不由地一震,“朱兄弟这气派,当真是如龙之姿!”

    他的这句话倒也不是拍马,而是他的心里话。他本来就不认识朱元璋,根本就没必要去拍马

    朱元璋听了,似有些惶恐,“无忌兄弟翩翩公子,倒是让元璋艳羡不已。”

    他的这句话也不是拍马,也是他的心里话。他本来就不认识张无忌。其实,他在龙门客栈之中,听到那天地之间极为空灵的清啸之声的时候,便已经对这个发出清啸的人,满怀神往之意了。

    如今,朱元璋又亲眼见到张无忌一风流不羁的模样,几乎与唐浪不相上下,是以倾慕不已。

    这时,闻苍松在旁边看了看唐浪,又看了看张无忌,说:“我看二位兄弟,英雄年少,惊才绝艳,堪称我明教‘双璧’!”

    唐浪和张无忌听了,都赶忙谦逊地礼让了一番。

    金香玉美目看向了张无忌,眼见得她心中甚是欢喜。

    而兰蒂斯的那一对淡蓝sè的眼睛,也适时地看向了唐浪。

    仿佛突然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人似的,张无忌指着兰蒂斯说:“这位姑娘,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

    唐浪自然知道张无忌想到了小昭,“无忌兄弟,这位姑娘是来自蒙古鞑靼部的公主,名叫兰蒂斯。”

    他这么说自然是让张无忌不要把兰蒂斯错认为小昭。

    张无忌点了点头,说:“兰蒂斯姑娘跟我的一位来自波斯的朋友生得倒有几份相像。”

    唐浪说:“兰蒂斯的母亲是波斯人,她的体里流着波斯人的血液。”

    “怪不得。”

    张无忌说着话,又长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明教和六大门派之间的纷争,都是由一个叫做圆真的少林和尚引起来的。”

    “少林寺的圆真大师?”

    众人都吃了一惊。

    接着,张无忌便将他在明教的圣坟中听到的圆真的秘闻告诉了众人。

    原来,圆真的俗家姓名,唤作成昆,他与阳顶天的夫人通jiān,经常在密道中私会。阳顶天的夫人曾经是他的师妹。

    正在修炼乾坤大挪移的阳顶天,撞破了圆真的jiān,走火入魔而死。阳顶天的夫人则殉夫而死。

    成昆见人死去,心下恚恨不已,迁怒于明教。

    于是,他便杀了徒弟谢逊全家,又故意挑拨明教与六大派之间的矛盾。谢逊见全家被杀,正在练习七伤拳的他,走火入魔,心智丧乱,四处滥杀无辜。

    江湖中人以此对明教极为痛恨,视之为魔教。

    当下,明教群雄听张无忌说到这里,心下都感到极为震惊。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切事的背后,竟然是成昆所挑拨。

    正在这时,龙门客栈的东面大道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杂沓的马蹄之声。

    只见一群穿着土黄sè僧衣的光头和尚骑着快马,来到了龙门客栈。自从华山派的掌门人“神机子”鲜于通放出了焰火之后,少林派是最先来到的。

    看到少林派的和尚们来到,鲜于通高兴地哈哈大笑,“少林派的三大神僧空闻大师、空智大师、空xìng大师率领少林高手到了!”

    少林派三大神僧空闻、空智、空xìng,皆是内功深湛的武林高手。

    鲜于通看到他们自然感到十分高兴。

    少林派的僧人来到了龙门客栈之后,便一起下马,走到了峨眉派和华山派的旁边,各个见礼寒暄。

    空闻、空智、空xìng三大神僧,都披灰sè僧袍,相貌威严,不苟言笑。三人之中,以空闻大师为首。

    “阿弥陀佛!”

    空闻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走了出来,他指了一下受重伤的灭绝师太,对着明教教徒们大声说:“魔教作恶多端,如今又新增罪孽,老衲劝你们放下屠刀,重新做人。否则的话,六大门派齐聚昆山山,会攻光明顶,定当降妖伏魔。”

    他与明教群雄中间隔着数百步,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却传到了每一个明教教徒的耳朵里,清晰无比,可见他的内力之深厚。

    明教这边并无人答话。

    人人都知道成昆,也就是少林寺的圆真和尚从中挑拨离间。

    金香玉突然说:“你们说少林寺的圆真大师……几天前,我好像看到他跟一个美艳女子在一起……”

    “美艳女子?”张无忌大是诧异。

    “对。”金香玉说:“那名美艳女子,衣饰华贵,周围扈从甚盛,其中好像就有名震江湖的玄冥二老。”

    “鹿杖客,鹤笔翁!”

    张无忌一下子就说出了玄冥二老的名字。他曾经被玄冥二老的玄冥神掌击中,yīn毒散入了五脏六腑,直到他后来习得了九阳神功,方才祛除了玄冥神掌的寒毒。因此,他对玄冥二老可是很有印象的。

    “不错,正是鹿杖客、鹤笔翁两大高手!”

    金香玉接着说,“这两个人好像都称呼那名美艳女子为‘郡主’。当时,圆真大师也跟在那名美艳女子后。”

    唐浪知金香玉口中所说的“美艳女子”,正是如今的大元朝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的女儿“敏敏特穆尔”,汉名叫做“赵敏”。

    张无忌知道金香玉在这甘凉道上开设龙门客栈,消息灵通,便问:“这圆真和尚后来去了哪里?”

    “玉门关。”

    金香玉十分肯定地说。

    “玉门关?”

    张无忌见金香玉说的这么肯定,他反而倒有些不信。

    金香玉又说:“我认识镇守玉门关的千户。从他的口中,我得知那名美艳女子极有来头,这几rì以来,便盘桓在玉门关不去。我想,这元真和尚也必然跟在她的左右。”

    听金香玉这么一说,张无忌方才点了点头。

    “圆真……成昆……”张无忌沉吟着说,“江湖近几十年以来,这一切的恩怨仇都是拜此人所赐。既然圆真这厮在玉门关,那我张无忌就去把他捉来,让他在明教和六大门派面前,将这一切原委剖说明白。”

    唐浪听了,当即说:“无忌兄弟,我看你还留下来照料明教,照料鹰王。就让我去抓这个大jiān贼圆真吧。”

    张无忌已经见识过唐浪的神功,感觉到此人实在是深不可测,功力当在自己之上。他见唐浪说话真诚,便说:“也好。唐兄弟的武功,不在我之下。其实,我已经与圆真交过手了。圆真的武功虽高,但是,他并不是我的对手。我相信他更不是唐兄弟的对手。”

    此时,兰蒂斯突然说:“那个被圆真称为郡主的,我想定然是汝阳王的女儿敏敏特穆尔,汉名赵敏。唐大哥此番去玉门关,虽然能够胜得过圆真,但是,赵敏周的爪牙还有江湖高手玄冥二老。如果他们三个人联手起来……”

    唐浪看着兰蒂斯说:“我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又转向张无忌,“这里的武功数无忌兄弟为高,这里就交给你了。以和为贵,还是尽量不要跟六大门派恶战起来。”

    张无忌点了点头,“无忌自有计较!”

    “事不宜迟!那我现在立刻就赶去玉门关!”

    唐浪说着话,便展开流星步,一路大步流星地向着龙门客栈的西方疾行而去。

    说话之间,便已经在百步开外了。

    “好俊的轻功!”

    张无忌眼中火,不由地赞了一句。

    唐浪知道张无忌的清啸之声响彻苍穹,他在施展少林绝学流星步的同时,也忍不住技痒,不由地长啸了一声。

    他的啸声,乍一出喉,便震响在天地之间!

    啸声,连绵不绝,也如张无忌的清啸之声一般,空灵通透!

    在龙门客栈外面的明教教徒和峨眉、华山、少林三派的好手,掩耳不迭,登时被啸声震倒在地一大片。

    众人急忙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唐浪的啸声,渐去渐远,直至消失在大漠的深处。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