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西行】

    小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兰姐姐……”

    随着清脆的声音,郭襄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她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

    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看到唐浪和兰蒂斯相拥在蒲团之上,郭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脸上也出现了红cháo,心儿更是突突地跳个不停。

    唐浪看到郭襄,也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松开了对兰蒂斯的拥抱,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

    “襄儿姑娘,你来了……”

    站在小院门口的郭襄,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她看着唐浪说:“我没想到你也在……”

    “你是来找兰蒂斯的吧。”

    唐浪说,“我正好有些事要处理,你们两姐妹且在一起好好地聊聊吧。”

    他说着,便走向了小院的门。

    郭襄满脸羞红,眼神闪躲,不敢去看唐浪。

    唐浪也没有去看在他后正坐在蒲团上的兰蒂斯,便快步走了出去。

    行走在甬道上,唐浪方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小丫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那个紧要的当口像一阵风一样地跑了来。被这小丫头撞破了,真是何以堪啊……”

    他心中想着,头脑之中又浮现出了郭襄满脸羞的模样,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

    这一天,唐浪正在琅琊山庄的迎客大厅里,与朱元璋、徐达、常遇chūn等人商讨培训义军将领的事

    忽听到庄门外面,人声喧哗。

    只见郭光卿引着一个头裹青布的汉子,走进了山庄。许多的明教教徒围在他们两人周围,神甚是兴奋。

    唐浪、朱元璋等人,急忙起相迎。

    郭光卿笑着说:“这位就是我们明教巨木旗的‘掌旗使’闻苍松闻大哥,兄弟们快过来相见。”

    接着,郭光卿又将唐浪介绍给了闻苍松。

    而其余人等,却都是认识闻苍松的。

    唐浪向闻苍松看去,见他形中等,个头不高,但是,目光如火,浑上下昂然有一种奋进无前的气势。

    “这位唐兄弟的威名,我可是早有耳闻了。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跟我提起过他。”闻苍松笑着对众人说。

    唐浪并不认识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心说:颜掌旗使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噢,是了,大别山的徐寿辉隶属于明教厚土旗,自然是他将我的事告诉了颜掌旗使。而颜掌旗使又向巨木旗的掌旗使闻苍松夸耀……

    寒暄过后,众人依次落座。

    “郭香主,我们明教这一次恐怕要遭遇一场空前的劫难了?”闻苍松语气沉重地说。

    众人闻言,尽皆大惊!

    郭光卿忙问:“闻掌旗使为什么这么说?”

    闻苍松叹了一口气,“自从我们明教的教主阳顶天失踪以后,明教四分五裂,光明左使、光明右使,四大护教法王,五散人,为明教教主之位,弄得四分五裂。我们五行旗的五位旗主以及天地风雷四门的门主,均对此感到万分的无奈。如今,六大门派又要围攻光明顶……”

    “什么?六大门派要围攻我们明教的总坛光明顶?”

    众人大惊失sè。

    他们都知道,六大门派之所以要围攻光明顶,皆是因为明教在向中原一带发展的时候,与六大门派的弟子发生了严重的仇杀事件。

    另外,明教的光明使者与四**王,也杀伤了不少六大门派的弟子。

    诸般因素,导致六大门派这一次要联手对抗明教东进。

    唐浪已经预感到这件事会发生。他并没有吃惊。

    “少林、武当、峨眉、华山、崆峒、昆仑六大门派,已经商量好了,要同气连枝,共同对抗明教。目前,六派的好手已经在去往昆仑山的路上了。”闻苍松说,“五行旗的各位旗主,经过商议,已经决定要回防昆仑山光明顶,护教护法,佑我总坛!”

    郭光卿沉吟着说:“六大门派好手如云,仅凭明教五行旗,只恐怕……”

    闻苍松明白郭光卿话中的意思,“仅凭明教五行旗,自然不能对抗六大门派。如今,我们五行旗的兄弟,已经骑着快马,到处寻找明教左右光明使者、四大护教法王、五散人以及天地风雷四门的门主。”

    郭光卿说:“目今,明教四分五裂,也没有教主统摄全局,却正好给六大门派一个机会,乘虚而入。但是,我等皆是明教教徒,护教护法乃是我们的本分。闻掌旗使,我们滁州香堂,这一次定会全力护教。”

    闻苍松闻言,心中感到十分欣慰,“不过,我听说滁州香堂正在招兵买马,训练义军将领,准备发动反元起义。……既然这样的话,滁州香堂的明教兄弟们,就不用全部出动了。具体的西行护教的人员,郭香主可自行决定。”

    郭光卿听了,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郭光卿大排筵席,款待了闻苍松。

    接着,滁州香堂连夜召开大会。

    郭光卿分派了任务,决定带领唐浪、朱元璋等人以及香堂的几十名武功高手,跟随闻苍松西行护教。

    而徐达、常遇chūn、胡大海、吴良等人,则奉命留守琅琊山庄,继续按照唐浪所撰写的《唐浪兵法》以及军校的课程安排,培训那一百名从滁州香堂的教徒中选拔出来的将材。

    郭光卿对徐达、常遇chūn等人说:“希望我们从昆仑山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将这一百名将材打造成为了真正的将领。”

    徐达、常遇chūn重重地说:“我等定竭尽全力!”

    分派已定,事不宜迟,郭光卿决定第二天便上路。

    得知唐浪要跟随闻苍松西行昆仑山,兰蒂斯连夜闯进了他所在的小院子里。

    “唐大哥,我也要跟着你去昆仑山。”兰蒂斯开门见山地说。

    唐浪一口回绝了她,“不行!此去昆仑山光明顶,可不是去游玩,一路上刀光剑影,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跟着我去闯?”

    “可是,”兰蒂斯有些焦急地说,“我担心你……”

    唐浪一拍脯,说:“这你就放心吧。我相信以我的能耐,还是能够活着回来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你……你的武功这么高,一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你……而你都不能把持得住的……”

    兰蒂斯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完了她心里的话。

    唐浪听了,心中暗暗地叹息了一声,他走到了兰蒂斯的边,轻轻地把她搂到了怀里,说:“既然你这么担心我,那你就跟着我来吧。让鬼力赤和秃不鲁也跟着,保护你。”

    “有你保护我就行了。”

    兰蒂斯欢快地说了一句,内心之中欢喜无限。

    ……

    夜空无垠。

    星辰之下。

    琅琊山庄的一处阁楼上,灯火通明。

    郭襄扶着栏杆,看向唐浪的小院。

    默默无语。

    暗夜深沉,她并没有看到什么。

    只是一片黑暗而已。

    风中仿佛传来了兰蒂斯的笑声。

    郭襄的嘴角,也隐隐地浮现了一丝笑意。

    ……

    第二天。

    唐浪、兰蒂斯、郭光卿、朱元璋、鬼力赤、秃不鲁、闻苍松以及几十名滁州香堂的功夫好手,都已经骑在了高头大马上。

    徐达、常遇chūn、吴良、胡大海等人,则带领着众多的明教教徒相送。

    “掌旗使,香主,各位兄弟,万事保重,顺风顺水。”徐达说。

    “徐达,琅琊山庄就交给你了。”郭光卿说。

    “请郭香主放心西行,有徐达在,我们明教滁州香堂不会出任何的差错的。”

    郭光卿闻言点了点头,徐达一向稳重,这一点他是十分放心的。

    “好,那我们就到明教总坛光明顶跟六大门派拼个你死我活!”郭光卿沉声说着,“闻掌旗使,我们走吧!”

    众人正要走,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阿爹……”

    却是郭襄来了。

    她得知父亲要去往昆仑山明教总坛光明顶,与六大门派殊死相搏,心中挂念不已,便一个人从庄内追了出来。

    郭襄后面的话,根本就说不出来,便已经泪落如雨。

    郭光卿只好柔声安慰她说:“襄儿,阿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郭襄只是哭个不住。

    唐浪见状,从马上跳了下来,来到了郭襄的边,柔声说:“襄儿姑娘,不要哭了。有你唐大哥在,郭香主不会有事的。你唐大哥的武功可是很高的喔……”

    听了唐浪的话,郭襄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双肩不住地颤动。

    唐浪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郭襄泪眼模糊地看着唐浪,“……唐大哥,保护我阿爹回来……”

    “好!”

    唐浪沉声说:“唐大哥答应你!我一定保护郭香主从昆仑山安全地回来!”

    郭襄听了,点了点头,但还是止不住地哭。

    “襄儿,别闹了!”郭光卿坐在马上,看着哭个不停地郭襄,一时之间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

    他往常之时,也经常带领着滁州香堂的教徒,出去跟人搏命,杀蒙古人,杀为非作歹的恶霸,也没有见到郭襄这么个哭法。

    “他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动,这么伤心?”郭光卿的心里也很不解。

    他只好大声地笑了起来,“襄儿,快别哭了。你还记得你跟爹爹说过的话吗?你说你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的!”

    郭襄抽泣着,点了点头。

    见郭襄点头,众人方才各个纵马而去。

    蹄声蹴踏,渐行渐远,直至淹没不闻。

    郭襄兀自一个人站在庄门之外,痴痴地眺望。

    六月的骄阳,扑面的暖风,仿佛也让她感觉不到温暖。

    一时之间,她如同置在肃杀的寒秋。

    正是:“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rì,此时此夜难为。”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