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蒲团上的肉体】

    “你当然……”兰蒂斯突然顿了一下,“打扰到我修行了……”

    唐浪一怔,“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兰姑娘,你知道我是无心的。”

    “我自然知道。”

    兰蒂斯微低了头,幽幽地说:“只是我自己的心神乱了……”

    唐浪见兰蒂斯的眼神里,脉脉含,自己也忍不住动于中。

    她来到汉地的时间并不长,似乎也沾染了这里的姑娘们所特有的温柔和羞。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羞……”

    不知道为什么,唐浪突然想到了徐志摩写的一首诗的句子。

    气氛有些尴尬。

    “……兰姑娘修行的是什么高深的功夫?”

    唐浪没话找话地问。

    “高深的功夫?”兰蒂斯一愕,“我只是闲着没事,胡乱练着玩的。”

    “那兰姑娘倒也真是有雅兴。”唐浪说。

    兰蒂斯说:“我见你整天忙于军务,又不敢打扰你,也只有练练这《曼荼罗心经》解解闷了。”

    “原来,兰姑娘练的是《曼荼罗心经》中的内功心法。”

    “我倒是忘了给你这本书了。”

    兰蒂斯仿佛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似的,她轻柔地走进了卧房里,拿出了那本她业已翻译好了的《曼荼罗心经》汉文版来。

    唐浪从兰蒂斯的手中接过了《曼荼罗心经》,“我正想着好好地研究一下这本传承自藏域的武学。”

    “坐下来看吧。”

    兰蒂斯说着,早拿出了一个蒲团来,放在她刚刚结跏趺坐的那个蒲团旁边。

    “好。”

    唐浪便拿着书,盘腿坐在了那个蒲团之上,认真地读起了兰蒂斯所翻译的这本《曼荼罗心经》汉文版来。

    而兰蒂斯则娴静地坐在唐浪旁边的那个蒲团之上。

    此时的唐浪,记忆力惊人,他只是翻看了一遍,便已经将《曼荼罗心经》汉文版中的所有内容尽数记在了心里。

    合上心经,唐浪心说:“这本藏域《曼荼罗心经》与禅宗四祖道信大师的《一气禅》何其相似!只不过,《曼荼罗心经》依据天竺的三脉七轮学说修行,而道信大师的《一气禅》则依据中原的经脉学说修行。这两种修行心经之中,其实,更有一些重合的部分……”

    在唐浪看来,藏域的《曼荼罗心经》所修成的最高境界——大圆满,与道信大师的《一气禅》中的混元境,其实是同一种境界。

    因此,唐浪认为这两本心经虽然分属密宗和禅宗,但是完全可以交相发挥,互相吸收各自的优点,以弥补不足。

    道信大师的《一气禅》功法篇中,详列了初元境、中元境、上元境、混元境四重境界;

    而藏域的《曼荼罗心经》也划分出了五重境界,分别是:通达菩提心、修菩提心、成金刚心(如果是女修者的话,这一境界为“成莲花心”)、证金刚(如果是女修者的话,这一境界为“证莲花”)、大圆满。

    《曼荼罗心经》所划分的五重境界,其实,就是密宗行者修行的五个大的阶段。

    那一rì,与唐浪对阵的六名手持黄金伏龙钵的番僧,他们还远远没有达到“通达菩提心”这一阶段。

    不过,唐浪内心估算:六名番僧的师父,也就是大元帝师图鲁巴应该修炼到了“通达菩提心”境界。

    唐浪现在的境界是在中元境与上元境中间的节点上。

    如果《一气禅》功法篇中的混元境,等同于《曼荼罗心经》中的“大圆满”之境的话,那么相应地,唐浪的修为便应该在《曼荼罗心经》的“修菩提心”这一层次上。

    根据《曼荼罗心经》的经文所讲,唐浪认为密宗行者“修菩提心”,等同于他修炼丹田气海。

    两者之间所要达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此外,天竺的三脉七轮学说中,三脉之一的中脉,其功能类似于中原经脉学说中的“督脉”;七轮中的“脐轮”更是与中原经脉学说中的“丹田”相重合,甚至也可以说指的就是同一个地方。

    既然《一气禅》和《曼荼罗心经》所依据的气脉学说,有相通的地方,那也就是有可能在功法的修行上可以相互借鉴、融化。

    让唐浪感兴趣的是,《曼荼罗心经》中的“大手印”、“气”、“脉”、“明点”、“念力”等修行要术,他是完全可以与道信大师的《一气禅》交相发挥。

    这让他感到喜不自胜。

    “怎么样?这本藏域的武学经典《曼荼罗心经》,比起中原武学来,孰优孰劣?”

    看到唐浪愣愣地发呆,坐在旁边的兰蒂斯终于等不及了,便开口相问。

    唐浪听到了兰蒂斯的询问,方才从出神的冥想中返回来。

    “不能说藏域武学和中原武学,孰优孰劣,两者都是通往彼岸的桥梁。路虽不同,但是,所要到达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通往彼岸……”兰蒂斯说:“那就是成佛作祖吗?难道修炼武道也能成佛吗?”

    “自然。武道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是佛道了。”

    唐浪说,“——我虽然修炼的是中原武学,但是,我完全可以兼收并蓄,旁杂别收,交相发挥,以巩固和生发我自己的修为。”

    “嗯,好。你修炼中原武学,我就修炼藏域武学。你从藏域武学中吸收修行的要诀,那我就从中原武学中吸收修行的要诀。”兰蒂斯说。

    唐浪问:“你真的要修炼藏域的武学经典《曼荼罗心经》?”

    “我反正左右闲着也没事可干。那就修炼《曼荼罗心经》,来消磨这漫长的时rì好了。况且,我看到《曼荼罗心经》中,有一男女双修的法门,可以提高相互的修为……”

    兰蒂斯说着说着突然脸红起来,声音也渐渐地湮没不闻。

    “男女双修”这四个字,也响彻在了唐浪的脑海里。

    看着兰斯蒂羞的模样,唐浪动,不能自持,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桃腮。

    感受着滑滑的触感,唐浪一阵的心旌摇曳。

    兰蒂斯别转过了头去,悄悄地甩脱了唐浪的手,但是,却并没有一丝嗔怒的意味。

    其实,唐浪刚才在看《曼荼罗心经》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心经中提到了一种男女双修的法门。

    这是藏域武学中所特有的一种修行方式。

    所谓的“男女双修”,便是以男女肢体的相互接触,甚至是世俗的男欢女的形式,脉脉相触,气气相合,点点相融,来打通一些修行中难以逾越的关卡。

    不过,这其中也暗藏着危险——只要心神不正,便会滑入堕落的地狱世界,从而导致走火入魔,甚至会带来双方的死亡。

    而这种“男女双修”,更是成为了一些“花和尚”yín僧猎艳的一种绝佳的借口。

    在蒙元帝国,许多皇室王妃贵妇,都因此而受到了一些藏域jiān猾番僧的糟蹋、蹂躏。而蒙古的贵族们,竟也不以为意,习以为常。

    ——他们认为那是在“灌顶”。

    当然,唐浪对这种男女双修的法门,持一种谨慎的态度。

    修炼《一气禅》的他,内心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将男女双修这种法门当做是一种偏邪的修行路径。

    唐浪见兰蒂斯羞无限地提到了《曼荼罗心经》中的男女双修,一颗心也不住突突地直跳。

    这些时rì一来的相处,唐浪早就已经对兰蒂斯魂牵梦萦。而兰蒂斯似乎也暗暗地感觉到了唐浪的心意。

    两个人心意相通,自然也就是难自已之时。

    唐浪在现实世界之中死去,之后,他在神秘人的帮助下,进入了《少林寺》的电影世界,接着又进入了《古惑仔》的电影世界,而如今则在《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

    虽然说他在电影世界中的一年时光,只相当于现实世界中的一天的时间。但是,他却实实在在的是过了一年的时光的。

    他每到一个电影世界,便仿佛死去重生了一般。

    这就像是一世又一世的轮回。

    只不过,他在这一世里还记得上一世的诸般景。

    一次次地离开,就像是一次次的死去。

    而一次次地降临,又像是一次次的重生。

    每一世里,唐浪都会置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与完全不同的人生活在天空之下。而他的感,也仿佛随着世界的转换,而在不停地适应着。

    当年刻骨铭心的恋,似乎随着世界的转换,已经变得有些遥远,有些模糊了。

    只是在这一世里,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他的眼前,他仿佛才能感觉到那强烈的感的波动所泛起的涟漪。

    是那么地真实!

    他几乎不能回避!

    不能躲开。

    不能逃离。

    仿佛只有去承受命运的安排,才能保持灵魂的和平。

    唐浪看着兰蒂斯,突然将她拥入了怀里,鼻子埋进了她那淡金sè的长发里,努力地呼吸着她的**所发散出来的香味。

    而兰蒂斯并没有反抗,温顺得像是一头绵羊。

    他们两个就这样坐在蒲团上相拥着。

    天道的炎,似乎并不能阻止他们的相拥,却反而让他们各自的体温更加容易传递。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