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神照功】

    见唐浪竟然向点苍三老邀战,陈友谅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点苍三老可是当今一流高手,双修气宗、剑宗两道,就算是武当派的大宗师张三丰都钦敬有加。这个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小子,也大言不惭地想要挑战点苍三老?我陈友谅今天倒要看看你姓唐的是怎么丢人现眼的。”

    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心中虽然觉得唐浪简直是狂妄已极,不过,他们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气愤之sè来,仍然青郁郁的。

    浮尘子显然是点苍三老中的领头之人,他见唐浪竟然向他们三人挑战,只好说:“这位兄弟既然想要与我们点苍三老过招,就请到院子里来吧。”他说话的语气淡淡的。

    朱元璋、胡大海对唐浪充满了信心。

    不过,徐寿辉、郭光卿虽然亲眼见到唐浪接连击败了巫山帮的帮主金度庐和隐世高手陈二狗,但是,他们二人对唐浪是否能够打赢点苍三老,心中尚且狐疑。

    其余人等,各怀心思。

    于是,群雄都从大厅里走出来,来到了前面的院子里。

    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个个形萧然,手中各持着一柄灰黑sè剑鞘的长剑,行走之际,真可谓是片尘不起,显示着他们三人都拥有着极为高深的内功修为。

    唐浪则依然示人以弱,大踏步地从迎客大厅里走了出来,在院子场中站定。

    点苍三老则站在了唐浪的对面。

    而其余人等,则远远地站立在四周观看。

    “唐兄弟,给你的剑!”

    胡大海说着,扔了一把剑给唐浪。

    唐浪伸手接住了。

    正在这时,浮尘子右手所持的那一柄有着灰黑sè剑鞘的长剑,突然间落了下去,直接陷入了地中,直没至柄!

    浮尘子的剑掉落在地,可谓是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

    一柄带鞘长剑,竟然无声无息地插入了浮尘子脚下的土地之中。

    而群雄并没有看见浮尘子如何地运力发劲,好像只是顺手掉落在地,但是,带鞘长剑竟然直没至柄!

    若非没有高深的内功修为,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这浮尘子的内功修为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浮尘子露了这一手,让群雄大为敬服。

    唐浪并不以为意。

    浮尘子此举原本是想让唐浪知难而退的,却没有想到唐浪对他的这一手绝活,似乎根本就无动于衷。

    “难道这小子怀绝世武功?”

    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人人心中狐疑不已。

    浮尘子右手猛一颤动。

    只见那一柄陷入土地之中的带鞘长剑,突然又整个地从土地之中飞出,正好被浮尘子张开的右手握住。

    ——浮尘子的右手之中,仿佛发出了一种强大的吸力一般,将深埋土地之中的长剑给吸了上来。

    群雄见此,都不由地惊呼了一声。

    朱元璋、胡大海见点苍三老武功卓绝,不为唐浪担心起来。

    不过,站在一旁的兰蒂斯,似乎对唐浪很有信心,她依然笑吟吟地。可以想见,她的内心已然认为唐浪胜券在握。

    唐浪表面上虽然不动声sè,但是,他对点苍三老的绝活也叹服不已,心说:这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三人,必然练有极高深的内功,方才能够以jīng纯的内力,将手中的长剑运化自如。只是不知这点苍三老修习的是何种内功?

    他左手握着剑,突然伸出右手去,沉声说:“请三老指教!”

    “呛啷……”

    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几乎同时拔出了那柄藏在灰黑sè剑鞘中的长剑。

    龙吟声声中,三柄长剑在强烈的rì光照耀之下,发shè着刺眼的白光,剑之上,如渊如海,动魄惊心。

    这点苍三老手中的长剑,显然是三柄宝剑!

    “嗤!嗤!嗤!”

    点苍三老各个剑当

    他们三个人的剑招一样,又几乎是同时之间完成!

    群雄根本猜不透点苍三老下一步要发出何种招式。

    唐浪右手握住剑柄,猛地向前挥击了一剑,剑鞘便被他当做暗器一样地甩击向点苍三老中的浮尘子。

    剑鞘尚未己,唐浪形晃动,已然持剑来攻。

    浮尘子一剑斩落了唐浪甩击而来的剑鞘,古松子、归藏子的两柄剑已然剑光霍霍地击向唐浪的前

    唐浪的长剑搭上了古松子的长剑,以内力稍一牵引,使其击向了归藏子的长剑。

    “叮叮”两声。

    古松子的长剑与归藏子的长剑,双剑相交,各自被双方的内力震退。

    这时,浮尘子的长剑中宫直进,向唐浪当刺来。

    唐浪右手圈转,剑已然粘上了浮尘子的剑,他猛一转,剑随走,将浮尘子牵得脚下一个趔趄。

    浮尘子危急之中,脚下使了一个“千斤坠”,方才没有让自己出乖露丑。

    至此,唐浪已然与点苍三老各个对了一招。

    一招之间,唐浪便已经通过手中的长剑,探测出了点苍三老的内功绝学。

    他心中暗想:“这点苍三老的内功如此jīng纯强健,威力巨大,难道他们修习的是江湖上传说的《神照经》的内功?”

    《神照经》之中的内功炼成,内力jīng纯无比,天下无双,是为“神照功”。

    而《神照经》内功号称是天下第一jīng纯的内功,并且可以使人起死回生,当真是天下第一流的绝世武学。

    因此,唐浪只是在一招之间便辨认出了点苍三老所修习的内功。

    “神照功果然威力惊人!”

    唐浪说着话,又对着点苍三老笑了笑。

    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与唐浪过了一招,也已经感觉到唐浪负绝世武功,但是,他们却并不能了知唐浪的根底。

    他们只是觉得唐浪的长剑,虽然普普通通,平凡无奇,却仿佛蕴含着比他们的神照功内力更加强悍的内力。

    点苍三老又见唐浪一招之间便已经知道了他们所修炼的《神照经》内功,心下更是吃惊不已。

    《神照经》原本是隋唐之际的一种高深武学,早已绝迹江湖多年。

    点苍三老在年轻的时候,从他们垂死的师父那里,方才得到了《神照经》内功,经过了多年修习,最终成为了当世第一流的高手。

    他们纷纷以震惊已极的目光看着他们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唐浪。

    唐浪的内功自然是以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所传的《一气禅》为基底,此外,他又修习过包括少林寺的蛤蟆功在内的各种奇功。

    他更是吸收了陈二狗体内的北冥真气,加以炼化,为己所用。

    此时,唐浪一的功力,说起来,早就已经卓绝于《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了。

    他之所以能够以手中的长剑,轻松地粘住点苍三老的宝剑,任意牵引甩击,其原因也正在此。

    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心里再也不敢瞧不起唐浪了。他们三人竖剑当,并不敢贸然进击。

    一旁的陈友谅,从点苍三老的神sè之中,早就已经看出了唐浪的武功深浅。他的心里也不由地感到一阵的恐惧。

    而群雄察言观sè,也知道唐浪已经胜出了。

    比剑,似乎已经决出胜负来了。

    但是,唐浪好像还没有罢手的意思。他脚下使出流星步,一剑刺向浮尘子。

    虽然是一剑,但是,却仿佛有三道剑气分袭点苍三老!

    点苍三老各个闪避开,自斜刺里,挥剑削向唐浪。

    唐浪手中的那把剑,上下翻飞,气劲四散。

    “叮叮叮!”

    三声响亮。

    清脆悦耳!

    点苍三老已经被唐浪的剑气,迫退到十步开外。

    场中只有唐浪一人昂然站立。

    群雄也无不感受到了唐浪的长剑所发出的罡劲扑面而来,极为犀利。

    “嘭!”

    “嘭!”

    “嘭!”

    又是三声大响。

    群雄急忙睁大了眼睛循声看去!

    却见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三人手持的宝剑,已然崩断,成为了三柄断剑。

    群雄不知道是唐浪震断了点苍三老的长剑,还是点苍三老气急攻心之下,自运内力震断了长剑。

    不过,看到点苍三老人人脸上的惊异之sè,群雄似乎霎时之间明白了一切。

    却正是唐浪将气劲贯入了点苍三老的三柄宝剑之中,将之一一震断!

    群雄这一次可谓是开了眼界!

    陈友谅原本萧然自得的脸面,此时也变得极为难看。

    见唐浪“一剑伏三老”,朱元璋内心大喜,他看着陈友谅说:“陈长老,这一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友谅说:“这位唐兄弟,当真是修为渊深。陈友谅佩服!看来,襄阳达鲁花赤府的杨逸玄和他的手下黑手,的确不是唐兄的对手。不过,在下真的没有陷害郭香主!天地为证,如果我陈友谅出卖了郭香主,就让我遭受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发毒誓就能洗脱你的罪名吗?”朱元璋冷笑着说。

    到了此时境地,徐寿辉只好打圆场说,“朱兄弟,你看陈长老都已经发出了这样的毒誓了,我看他断乎不会做出出卖郭香主的事。”

    “好!既然徐香主这么偏袒陈友谅,那我朱元璋只好告辞了!”

    朱元璋说着,便要下山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