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说英雄,谁是英雄】

    唐浪搞不清楚兰蒂斯的内心究竟是如何想的,他只好问她说:“兰姑娘,你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就是。”

    兰蒂斯还没有说话,形高大的鬼力赤突然抢着说:“这几天来,我跟你们汉人相处,也稍稍知道了你们的yīn谋。你们汉人要造反,我们跟着你,岂不成了蒙古的叛徒?别忘了,我们可是蒙古人。”

    唐浪说:“虽然你不想成为蒙古的叛徒,但是,蒙古的皇帝妥欢帖木儿又是如何对待你们的。他可是将你们想杀之而后快的。”

    “我是一个蒙古人,”鬼力赤说,“我不能做对不起蒙古的事。”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表示自己要忠于蒙古。

    “蒙古人侵占我们汉人的领土,欺压我们汉人。作为汉人,我只是想把蒙古人赶到漠北去,恢复汉人故土,可并不想杀光所有的蒙古人。到时候,你们蒙古人被我们汉人赶到了漠北,只要你们不再侵犯中原,就还是一样可以好好地生活。”

    唐浪试图劝说鬼力赤相信汉人对蒙古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坏的心思,也不想灭绝蒙古人,只是想将失去的汉人故土重新夺回来。

    这时,兰蒂斯突然插口说:“蒙古人把汉人视为下等的……民,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汉人之中也尽有气回肠的英雄豪杰,令人倾慕不已。”

    她口中说着话,一双淡蓝sè的眼睛,却只管定定地看着唐浪。

    唐浪被兰蒂斯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忙说:“汉人中的英雄豪杰,可谓是遍布寰宇。当年,蒙古大汗‘成吉思汗’率领军队西征‘花剌子模’的时候,我汉家健儿‘郭宝玉’也曾经跟随出征,并立下了显赫的战功。此外,我汉人的火药手以及各种工匠能手,也参加了这一次的西征,为蒙古军队取得西征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兰蒂斯听了,不由地点了点头。

    鬼力赤却说:“汉人中的英雄豪杰的确是多不胜数。但是,我蒙古人中出的英雄,可比汉人英雄要厉害得多了。成吉思汗一统草原,击败花剌子模,‘哲别’和‘速不台’,横扫俄罗斯大草原,孛儿只斤·拔都攻占俄罗斯三大公国,‘孛儿只斤·旭烈兀’征服波斯帝国,建立伊尔汗国……想我蒙古人铁蹄踏处,突厥人、波斯人、斯拉夫人、钦察人、条顿骑士团、圣骑士团,俱都颤栗不已。试问天下英雄谁能挡?”

    他越说,越是豪万丈。

    唐浪却说:“我们汉人有句俗话,好汉不提当年勇。说实在的,如今的蒙古帝国已经到了溃败的边缘了。元朝皇帝妥欢帖木儿,宠信番僧,昏庸无道,创设‘十六天魔舞’便是一个老大的证见。人民生活在水深火之中,难道你们不知吗?”

    十六天魔舞,指的是元朝宫廷之中的一种舞蹈。

    元顺帝妥欢帖木儿,不理政事,rìrì游戏,他最喜欢让全披着璎珞穿着大红销金长短裙的十六名宫女,戴上象牙佛冠,打扮成佛菩萨的样子,随着音乐跳十六天魔舞。

    一听到唐浪提起“元朝皇帝妥欢帖木儿”,鬼力赤和秃不鲁两个人的脸上,均出现了愤怒之sè。

    “我早晚要杀了这个昏庸无道的狗皇帝!”

    鬼力赤恨声大叫。

    元朝皇帝妥欢帖木儿只因血缘偏见,便害得兰蒂斯、鬼力赤和秃不鲁家破人亡,是以他们三个人心中充满了怨恨。

    唐浪笑了笑,说:“你是蒙古人,都对妥欢帖木儿充满了怨恨之心,何况我们汉人?——其实,就算是我们汉人的皇帝,如果昏庸无道,欺压良善的话,我们也会揭竿而起,跟皇帝老子大干!”

    鬼力赤和秃不鲁两个人,一个活跃,一个迟钝。

    自从见到了他们以来,唐浪还没有听秃不鲁说过话。所有的应答都是鬼力赤一个人说。

    直到此时,秃不鲁方才讷讷地说了一句:“皇帝做的事不对,的确要把他赶下台去。”

    兰蒂斯也说:“蒙古皇帝妥欢帖木儿是一个坏人,那我们蒙古人中的好人就和汉人一起推翻他!”

    “对!”唐浪沉声说:“正要如此。”

    兰蒂斯说:“那我和鬼力赤、秃不鲁三个人,以后就跟着唐公子造反,把蒙古的皇帝妥欢帖木儿杀了,为我的父兄报仇。”

    唐浪见兰蒂斯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大喜,“杀死了蒙古的狗皇帝妥欢帖木儿,兰姑娘就做蒙古的女王。鬼力赤就做太尉,秃不鲁则做宰相,岂不是甚好?”

    鬼力赤听唐浪这么一说,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秃不鲁则仍然无动于衷。

    “蒙古的女王?”

    兰蒂斯沉吟着说:“我对这种朝廷的政事,兴趣不大。我只是想zì yóu自在地生活……要不然,杀死了狗皇帝妥欢帖木儿,就让鬼力赤做蒙古的大汗吧……”

    唐浪说:“这未尝不可。”

    鬼力赤听了,双眼放出了光来,“公主尽然不愿意做蒙古的女王!?——我鬼力赤怎么能够做蒙古的大汗?”

    兰蒂斯说:“你不想做,那就让秃不鲁做好了。”

    她对“蒙古大汗”这一至高的汗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就算是说起来也没有任何的兴致,只是随意地说着,就像是说一只羊、一只牛一般。

    秃不鲁忙说:“公主,我怎么能够做蒙古的大汗?我只是公主脚下的一名奴仆。”

    唐浪见兰蒂斯、鬼力赤、秃不鲁三个人将蒙古的汗位,让来让去的,就像是在让一个西瓜一般,不由地心中好笑,说:“好了。你们三个不用谦让了。杀不杀死妥欢帖木儿,还不一定呢?——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你们蒙古人中的英雄不比我们汉人少。”

    他们三个人正聊着开心,朱元璋和胡大海火急火燎地走了过来。

    “……唐兄,丐帮长老陈友谅上山来了!”

    朱元璋说话之际,神sè甚是慌乱。

    胡大海也说:“陈友谅这厮竟然送上门来了,我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丐帮长老陈友谅?”

    唐浪沉吟着,说,“他上多云山来干什么了?……大海兄弟,稍安勿躁,千万不可冲动,以免伤了和气。”

    胡大海恨声说:“陈友谅出卖了阿舅,我们为什么不趁着他来到多云山庄收拾了他?”

    “这陈友谅是丐帮长老,广有智谋,与徐寿辉徐香主座下的大将倪文俊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总要看在徐香主的面子上,暂时忍住心中的怒火,否则,郭香主与徐香主的面上都不好看。就算是我们要对付陈友谅,也不能在徐香主的多云山庄……”

    唐浪的这番话,自然是有他的一番考虑的。

    这陈友谅本是“混元霹雳手”成昆的弟子,与金毛狮王谢逊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一的功夫自然不容小觑,只恐怕朱元璋和胡大海加起来都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他。

    况且,陈友谅老谋深算,他打入丐帮,并且夤缘混到了丐帮的长老之位,自然深谙权诈机变之术。

    可以说,陈友谅是会成为朱元璋屠戮天下的一个最大的绊脚石。

    胡大海依然气愤愤地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海兄弟,一定要克制!”唐浪提醒了胡大海一句,又说:“走,我们到多云山庄的迎客大厅去看看!”

    夏rì酷,但是,多云山上,却凉风习习。

    一行人行走在阵阵山风之中,不一时,便来到了多云山庄的迎客大厅。

    唐浪见大厅内,徐寿辉坐在东首主座,郭光卿、赵普胜、倪文俊等人下座相陪,而一位英气勃勃、风流儒雅的书生模样的人,却坐在西首客座。

    那书生一衣服,干净清爽,只在肩上背着八只布袋。他面相俊秀,脸上并没有任何的髭须,却哪里像是一个要饭的叫花子,分明是一个出富贵之家的公子哥儿。

    唐浪知道,那书生模样的人自然就是丐帮的八袋长老陈友谅。

    在陈友谅的肩下,坐着三个松形鹤骨的老者,脸sè青郁,旁的椅子边上,各倚着一柄灰黑sè剑鞘的长剑。

    看到唐浪、朱元璋等人来了,徐寿辉便从座位上起相迎,“来来来,唐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

    接着,徐寿辉便互相介绍陈友谅和唐浪、朱元璋等人认识了。

    一经徐寿辉的介绍,唐浪方才知道坐在陈友谅肩下的那三名老者,是来自滇南点苍派的“点苍三老”——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

    作为点苍派的三名硕果仅存的高手,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三人,皆是名震江湖的使剑名家。

    看到点苍三老,唐浪自心里寻思:“难道这滇南的点苍派也被丐帮的陈友谅给收编了不成?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三人,也算是武林耆宿,怎么会跟陈友谅混在了一起?看来这陈友谅蛊惑人心的招数,还真有一。”

    大家互相见礼,说着客话。

    唐浪、朱元璋等人这才落座。

    “陈友谅,你个王八蛋!你小子卑鄙无耻,竟然陷害郭香主!如今,你还真有老脸,敢上多云山来,与郭香主坐在一起!?”

    胡大海见到了陈友谅那温文尔雅、萧然自得的样子,不由地想起了他陷害郭光卿的事,忍不住便在大厅上当着众人的面叫骂出口。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