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千户】

    “嗤嗤嗤……”

    星火闪动中,无数支利箭破空的声音不停地传来。

    却是有人围住了明玉珍的五间草房,并不停地shè来了火箭。

    无数支火箭,纷纷shè中了草房的屋顶。

    火焰遇到了干草,腾地一声,便灼灼地燃烧了起来。

    明玉珍的五间草房,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熊熊大火中,唐浪大叫了一声:“兄弟们,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每个人都到院子里抢一匹马骑着,杀一条血路出去!”

    早在那些火箭还没有shè向明玉珍的五间草房的时候,朱元璋、胡大海、郭光卿、倪文俊、赵普胜、张定边等人,便已经被唐**醒了。

    明玉珍和他妻子彭氏住在另一个房间里,但是,他们听到动静,也早已起

    火光之中,众人听到唐浪的那一声大喊,都纷纷持刀仗剑,冲出了业已被火箭点着了的草房,到院子里去抢夺马匹骑乘。

    唐浪是第一个冲出去的。

    黑暗之中,正不知有多少人围了上来。

    唐浪二话不说,对着正前方的黑地里,便呼地推出了双掌,气劲狂暴翻涌,宛如排山倒海一般,向着黑暗之中怒扫而去。

    正前方的黑地里,传来的一阵的扑腾之声,其间还夹杂着“哎哟……哎哟……”的疼痛叫唤之声。

    唐浪知道自己一击而中,心下大喜。

    他猛地跳上了一匹骏马,对着朱元璋等人说:“大家跟在我的后面,不要走散了。我们杀出一条血路,突围出去”

    双腿一夹,他胯下的骏马向着正前方怒驰而去。

    唐浪在青山村待了已经近十天了,自然知道这里的路径。他知道明玉珍的小院东边不远处有一条南北向的大路,于是,当即骑着马向那条大路奔去。

    四周的黑暗中,已经围拢了许多的人。

    周围黑魆魆的。

    晃动的人影,正在不停地迫近中……

    “……千户大人,这班逆贼想要突围!”

    一声沉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唐浪听到“千户”两个字,便已经明白他们是被蒙古军队包围了。

    ——千户,是元朝军官的名称,其官衙被称为“千户所”。

    蒙元帝国在境内各处都有驻军,在重要的府州便设立一个千户所,下辖十个“百户所”,拥有士兵一千人左右。百户所的长官,称为“百户”。

    “一个也别让他跑了!——跑了一个,我拿你是问!”

    说话的人,自然应该就是这支夜袭部队的长官——千户。

    而千户厉声大叫的对象,则可能是他手底下的一名百户。

    紧跟着,突然灯火通明,一阵大亮。

    却原来是夜袭的蒙古军队点燃了火把。

    火光照耀中,唐浪看到赵普胜正挥舞着双刀,与猛冲上来的蒙古军队恶战。赵普胜的双刀,一旦舞动起来,便如同两条恶龙一般。他很快就斩杀了几名士兵。

    倪文俊、张定边、朱元璋、胡大海、明玉珍等人,也各持刀剑砍杀那些蒙古士兵。他们各个勇猛绝伦,其中尤以张定边最为剽悍!

    张定边手中的那把刀在劈杀之际,章法谨严,一看便知他曾经跟随名师学习过刀法。

    此时,深受重伤的郭光卿,业已痊愈,也在马上挥舞着长刀,“刷刷刷……”,快捷无伦地与敌周旋。

    更让唐浪没有想到的是,明玉珍的妻子彭氏,也持刀与蒙古军队大战,一招一式,颇为得心应手。

    黑暗之中,唐浪也不知道来了多少兵马,眼见得他们越陷越深,势必会被拖死在这里。他心中一急,形突然从马上跃起,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循着那名千户说话的声音极速奔去。

    火把之下,眼看着一个人穿着极为考究的官服,与旁边的士兵明显不同。

    唐浪认定那人便是这支军队的长官——千户,于是,便向他忽地击出了一拳。

    拳劲咆哮而出,猛地击打在了那名千户的前,将他从马背上轰到了地面之上。旁边的几个人急忙相扶,一边口中还惊呼着:“千户大人!”

    另有几名蒙古士兵,已经手持弯刀向着唐浪猛攻而来。

    唐浪的体呼地一声落到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蒙古士兵的怀里,体背对着他,迅疾无比地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那把弯刀来,然后使一个少林绝学“铁靠”,将那名士兵撞得直接倒飞了出去,又一连撞倒了后的三四名蒙古士兵。

    弯刀在手,唐浪紧接着便使出了一个三连劈,立时杀死了三名蒙古士兵。

    其余的蒙古士兵,见唐浪武功极高,都不敢靠近,只是握着弯刀,远远地瞪视着。

    被唐浪的拳劲击中的千户,虽然被几名士兵扶着站了起来,但是,他马上就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五内翻腾,已然奄奄待毙。

    千户被杀,整个部队便只剩下几个百户在指挥。

    唐浪又接连击杀了那几个百户。

    前来夜袭的蒙古军队,少说也有三四百个人。但是,千户和几名百户接连被杀,整支部队便几乎开始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朱元璋、胡大海、倪文俊、张定边、赵普胜他们又越杀越勇。

    一片火光之中,一地的淋漓鲜血和断肢残体,看上去甚是恐怖吓人。

    蒙古军队的士兵们,开始渐渐地退却了。

    就这样,这三四百人的蒙古军队,硬是被唐浪以及朱元璋等九个人打退了。

    ——唐浪原本还想撞透重围,夺路而逃的。

    蒙古军队仿佛如cháo水一般而来,又仿佛如cháo水一般而去。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了不远处的暗影里。

    唐浪这才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

    火光之下,唐浪看到胡大海在纵声大笑。

    “nǎinǎi的!爷爷今天晚上算是杀了个痛快!”

    胡大海骑着马,手舞血刀,大声而言。

    倪文俊则夸赞唐浪说:“今天总算是见识了唐兄的功夫,接连毙杀蒙古的千户、百户,当真是雄威赫赫。”

    他不知道唐浪的经历,只是被唐浪高深莫测的武功所折服。

    看着在大火中化为灰烬的五间草房,唐浪又对明玉珍说:“可惜了,玉珍大哥的五间草房被烧成了一片瓦砾堆了。”

    明玉珍在旁边说:“烧了正好,我早就不想待在这青山脚下了。烧了这五间草房,正好断了我的后路。从此,我就去大别山找徐寿辉大哥去。”

    “也好……”

    唐浪说:“如今,我们也只好去大别山了。”

    正在这时,“嗤嗤……”之声再次传来。

    唐浪伸手接住了一支箭,冷声说:“这些蒙古士兵还不死心,又躲在暗处向我们放箭!”

    朱元璋、倪文俊等人,则纷纷用长刀劈砍那些shè来的箭矢。

    但是,明玉珍的妻子彭氏还是不小心被shè中了一箭。

    唐浪心中气愤,从腰带的针里捏出了几十枚梅花截木针来。——几天前,他便已经拖明玉珍到随州城内,找高手匠人,按照他的要求,打造了一批梅花截木针。

    他向着箭矢被shè来的方向,将手中的几十枚梅花截木针尽数发打而去。

    “啊……啊……啊……”

    黑暗之中,很快就传来了几声惨呼之声。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立即离开这里吧。”唐浪对几个人说。

    倪文俊当即说:“那既然如此,我带你们去大别山去见一见徐寿辉大哥吧。”

    郭光卿当即表示同意,他说:“我已经有好长时间都没有见过徐香主了。这一次,正好去大别山看看他。”

    “那我们赶紧走吧。”

    倪文俊一骑突出,当先带路。

    几个人也都纷纷打马跟随他而去。

    在他们的背后,围攻夜袭他们的那些蒙古士兵,兀自不停地向他们shè来一支支的箭矢。但是,他们并不敢紧紧地追上来。

    ……

    在黑暗之中狂奔了一阵儿。

    唐浪他们已经离开青山村很远了。背后并没有蒙古士兵追杀而来。

    他放慢了马速。

    众人也都紧跟着放慢了马速。

    “奇怪!?我们在青山村谨小慎微的,平时并没有到处露面,只是躲在玉珍大哥的家里,却怎么被这蒙古驻军的千户知道了?”

    唐浪的疑问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明玉珍说:“可能是青山村的社长七老爷,将我家的况报告给随州官府了吧。官府肯定派人偷偷地前来查探过,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千户这才带兵前来围捕。——元朝施行连坐法,一家有事,全村遭难。哎,七老爷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全村人的xìng命吧。”

    郭光卿叹了一口气,说:“这也怪不得七老爷这么做。——我们总不能连累了青山村的乡亲们。”

    “的确,郭香主说的也对。”倪文俊说。

    众人一路闲聊了一阵,方才再次放马前行。期间,唐浪又为明玉珍的妻子彭氏拔出了箭矢,涂上了金创药。

    东方渐渐地露出了鱼肚白。

    众人骑着骏马,仍然不停地向东疾行。

    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鄂省、徽省、豫省三省交界之处的大别山。——在元朝之时,这里则是湖广行省、河南江北行省交界之处。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