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青山脚下青山村】

    来自现实社会的唐浪,自然知道这张定边是陈友谅的死党。他不好在张定边的面前,再说陈友谅的jiān险,于是,便说一些明教不断壮大、不rì即可推翻蒙元朝廷的话,惹得大家都血沸腾起来。

    倪文俊本是渔民出,他一高兴之下,便说:“玉珍兄,这附近有河流什么的吗?”

    明玉珍问:“文俊兄,你待怎地?”

    倪文俊豪爽地说:“今儿个高兴,我想去河里抓几条鱼,给大家做一碗辣鱼汤喝一喝。让大家也尝尝我倪文俊的手艺!——鸡且放在锅里炖一会儿,等我做好了辣鱼汤,大家一块儿喝酒吃。”

    “天sè已经晚了。”明玉珍看着外边的夜幕,说,“文俊兄还是明天去吧。”

    倪文俊笑着说:“一说辣鱼汤,我口水都出来了。不行不行,我今天晚上一定得去抓几条鱼去。”

    明玉珍无奈,只好指给倪文俊青山村附近的一条河流。

    赵普胜说:“文俊大哥,我跟你一块去。”

    “好。普胜兄弟跟我来吧。”倪文俊又对着明玉珍说,“这附近有酒家吗?玉珍兄弟最好打些美酒来。”说着,便掏出了几两散碎银子。

    明玉珍说:“不劳文俊大哥费银子了。我这就去村口的酒店里打点来。”

    倪文俊大喜。

    ……

    夜sè深沉。

    灯光昏暗。

    唐浪、朱元璋、胡大海、倪文俊、赵普胜、张定边、明玉珍等七个好汉,围坐在一张木桌旁边,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啃着鸡,喝着辣鱼汤,谈笑风生,倒也十分投契。

    大家都是汉人,想到rìrì受到蒙古人的欺压,心中无不愤怒,恨不得明天就将大都的蒙元皇帝一刀屠龙。

    胡大海端起了一碗美酒,豪气地一饮而尽,接着又咂摸着嘴唇,高兴得哈哈大笑,说:“这随州的碧壶chūn,的确是美味绵长啊。玉珍兄,生在此间,真是有福了。”

    明玉珍笑着说:“都是些村酒,难得大海兄弟赏识。”

    正在众人饮宴高欢之际,明玉珍的妻子彭氏从里间屋里走了过来,小心地来到明玉珍的旁,说:“玉珍,郭香主醒了。”

    唐浪耳朵尖,早就听到了。他忙站起来,对彭氏说:“还要麻烦大嫂烧些米粥,给郭大叔吃。”

    彭氏说:“刚才炖鸡,剩了一些鸡汤,都给郭香主喝了,体也康复得快些。”

    唐浪点了点头,说:“鸡汤可以喂郭大叔喝一些,但是主要还是要用米粥粗粮,培养他的元气。等过几天,方才能够给他大鱼大,猛补子。”

    彭氏信了唐浪所说的话,她点了点头,“那我这就熬煮些米粥去。”说着,便快步走出了草房。

    众人听说郭光卿醒过来了,都站起来,向进入里间探视。

    于是,七个人都一起往里间屋里来,围在郭光卿所躺的榻旁边看视。

    众人纷纷乱叫:“郭香主!”“舅舅!”“郭大叔!”

    昏黄的灯光之下,只见郭光卿依然脸sè苍白,面无人sè。他看着众人进来,眼神茫然地点了点头。

    朱元璋端着半碗鸡汤,坐在榻山,喂郭光卿喝了几口。

    郭光卿喝了几口鸡汤,看着众人,说:“有劳各位了……”

    众人都客气地说:“郭香主见外了!”

    不一时,明玉珍的妻子彭氏熬好了米粥,气腾腾地端来,由朱元璋喂着喝下了。

    喝下了鸡汤、米粥之后,郭光卿的jīng神见好,脸sè似乎略微映现红润之sè,便与众人交谈了几句。

    郭光卿只认识朱元璋、胡大海、倪文俊三人,余皆不识。

    胡大海便将唐浪、赵普胜、张定边、明玉珍等人一一地介绍给郭光卿认识了。

    听说唐浪夜探襄阳达鲁花赤府,亲自将自己救了出来,斜倚在病上的郭光卿,当即拱手为礼,对唐浪说:“小兄弟古道肠,救命之恩,郭某没齿难忘……”

    唐浪忙还礼,说:“郭大叔赶紧躺下休息,你的体还很虚弱。”

    接着,众人又说了些明教事务,方才从里间出来。郭光卿则继续卧休息。

    七个人回到酒桌旁,又继续饮酒吃,天南海北地畅谈,一直闹到更深方散。明玉珍安排几个人都睡在了他的草房之中。

    ……

    第二天,明玉珍又牵来了一头羊,与倪文俊、赵普胜、张定边三个人合力宰杀了,准备熬煮羊汤。

    而唐浪、朱元璋、胡大海三人则被当做客人,只在一旁歇息。

    众人正忙活着,忽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玉珍,你家来客人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篱笆外面站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正望向院子里来。

    明玉珍忙说:“七老爷,这几位都是我在汉阳认识的几位朋友,来我家探望我的。——待会儿,煮熟了羊,七老爷端着盆过来分些羊汤喝。”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笑呵呵地说:“羊汤,那可好喝着呢。”他又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十几匹马,问:“你来了十几位客人?”

    “倒不是。”明玉珍说,“他们都是马贩子,从北地望这边贩马的。”

    满头白发的老人听了,点了点头,方才自行离去。

    见那老人走远了,倪文俊方才低声问明玉珍:“我怎么觉得这老人有些不对劲……”

    明玉珍说:“他是我们村的一位长者,辈分极高,我们都喊他七老爷,现为青山村的社长。他见我家来了这么多陌生人,自然要过来问问。没什么的,文俊兄。”

    倪文俊皱了皱眉,又点了点头。

    ——社长,也就是一个村子的村长,在元朝之时,主管一个村落,平时则负责劝课农桑,调解纠纷,联络官府,帮催赋税等。

    闹腾了一上午,羊汤煮了满满一大锅。唐浪又指点明玉珍向羊汤里放了一些当归、生姜、枸杞子之类的草药,使得汤味更加浓厚、淳郁。

    众人饮酒吃喝汤,开怀大笑,好不痛快。

    ……

    如此过了五六天。

    郭光卿的体已经恢复过来了。

    唐浪又嘱咐彭氏,rìrì熬煮汤给郭光卿补充营养。

    倪文俊更是到青山村附近的河流里,捞鱼捕虾,回来熬煮鱼汤。

    因此,一连七八天下来,众人都吃得红光满面,jīng神饱满。

    在得到了郭光卿的认可之后,唐浪正式加入了巨木旗,成为了一名明教教徒。他虽然一切顺利,但是已然没有忘记了修行。

    闲暇之时,他便一个人进入青山深处,刻苦修炼一气禅功法篇。

    对于一气禅总诀篇,唐浪也从来没有放弃对它的挖掘。长期地坐禅灵修,他已经从一气禅总诀篇中领悟出了禅骨功、不动心印、凤凰涅槃诀等高深的功法,使得他的修为获得了突飞猛进,进入了中元境。

    他当然也注意到,除了禅骨功是在平时坐禅修炼之时领悟的之外,不动心印、凤凰涅槃诀两大高深功法,都是他在与强敌恶斗之时而瞬间领悟的。

    这或许是机缘巧合。

    唐浪在平时修炼的时候,并不是处在艰难困境之中,因此,像不动心印、凤凰涅槃诀这样的高深功法,便无法做到豁然贯通。

    他心知,要想获得高深的功法,或许在强大的外力的迫下,反而更有可能。

    坐在山林青石之上,唐浪默默地修炼了一会儿禅骨功,感觉到自己金钟罩的能为似乎又高了一级,不由地心下大喜。

    他从青石之上,一跃而起,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顺手捡起了一根树枝,乘兴舞起了少林剑法。

    他手中所持的虽然只是一根枯枝,舞在他的手上,却不停地发出龙吟之声,气劲鼓,天地为之低昂。

    渐渐地,唐浪的“枯枝剑法”,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招式,只是心随意动,剑由心发,却凌厉霸道,杀伐决断,一如他现在的心境。

    舞了一会儿他自创的“枯枝剑法”,感觉到体活泛开来,他又盘腿坐在地上,继续修炼不动心印和凤凰涅槃诀。

    连rì以来,诸事纷繁,他几乎都没有时间用来修炼。

    不过,就算是在繁忙的间隙,他也总是能够内观心神,暗暗修行。自外人看来,唐浪仿佛正在骑马奔行,或是躺在上睡觉,而他的内里则在默默地引气归原,暗暗地滋润丹田之中的那颗内丹,又引领着真如之气游走各大经脉,功行全四肢百骸。

    ——他以卧禅法修炼一气禅诸般功法,与张三丰的《蛰龙吟》中提到的睡功修行,有异曲同工之妙。

    到了这一天的晚上,众人吃饱喝足,便都已经入睡了。

    远远地,青山村落里传来了几声狗叫,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唐浪的听觉极其灵敏,他从睡梦中醒来,侧耳细听,神念不断延展开去,最终还是让他听出了一些不对。

    他已经觉察到有兵马正在向着明玉珍的五间草房,小心翼翼地慢慢围拢过来。

    “难道郭香主在青山村的消息走漏出去了?官府派兵追剿来了?还是江湖上的帮派来此找明教中人报仇来了?”

    唐浪心中这样想着,便急忙叫醒了众人。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