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兰蒂斯】

    唐浪在追上那十几名蒙古武士的时候,纵飞跃到了这些人的马背上,施展了少林绝学大力金刚腿,对着他们一阵猛烈抽打,将他们尽数扫落马下。

    少林绝学大力金刚腿,一旦踢起,快如狂风,力大无穷,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的硬功外壮功法,劲力阳刚,一向称雄于“北腿”诸般绝技。

    唐浪的大力金刚腿,又有一气禅的功法为基础,更是霸道。

    就算是《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之中的武林高手,都极难抵敌,更不用说这十几个蒙古武士了。

    而他之所以用上了少林绝学大力金刚腿来对付这十几个蒙古武士,却是因为他在急促的马蹄声中,没有判断中这些人的武功深浅,怕他们是蒙古人中的高手,方才痛下杀手!

    的确,这十几名蒙古武士纵马驰奔在这襄阳古道之上,神剽悍,追逐那三名高鼻深目的sè目人,仿如老鹰搏兔一般,难免让唐浪误以为他们是武林高手。

    十几名蒙古武士一一被唐浪的少林绝学大力金刚腿踢中之后,便纷纷跌落马下,各个受内伤,却哪里还能够挣扎起来,只好躺在地上哀嚎。

    两名手持弯刀的sè目人,在斩杀这些蒙古武士的时候,方才不费吹灰之力,几乎就是随手屠杀!

    顷刻之间,两名形高大的sè目人,便已经将十几名蒙古武士尽数杀死。

    ——sè目人,在元朝之时,指的是除了蒙古人、汉人、南人、高丽人之外的各种类的人。

    被那十几名蒙古武士追杀的三个高鼻深目的人,很明显不是蒙古人,而是sè目人。不过,他们却都穿着汉人的衣饰。

    唐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那两个sè目人飞快地杀死了十几名蒙古武士,他并没有说一句话。

    他看了一眼老老实实地坐在马背上的那名脸蒙黑纱的女人,见她虽然脸蒙黑纱,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她的头发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黄金的颜sè,眼角额头虽然布满风尘之sè,却难掩她的肌肤白皙、细嫩,一对淡蓝sè的眼睛之中,似乎正在向外活泛着蔚蓝sè的海水一般的眼波。

    唐浪心说:“看这女人的样貌自然不是中原人士,也非蒙古人,难道她是来自波斯的明教总坛的圣女?——她是明教四**王之一的紫衫龙王黛绮丝的女儿小昭吗?”

    ——当时的波斯,隶属于蒙古帝国四大汗国之一的伊尔汗国。波斯人自然可以通行整个蒙古帝国。

    唐浪心中虽然疑问重重,但是,并不敢发问。

    那名脸蒙黑纱的女人,突然用蒙古语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句话。

    ——却原来,她见那两名sè目人,不停地用弯刀斩剁那些已经被他们杀死的蒙古武士,心中似有不忍,方才出声制止。

    唐浪不懂蒙古语,但是他自从来到了《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之后,曾经听过蒙古人说话。因此,他方才知道那脸蒙黑纱的女人说的是蒙古语。

    不过,他并没有听懂黑纱女人所说的话。

    他心中惊奇不已:“这女人明明不是蒙古人,却怎么说出了一口这么流利的蒙古语。”

    听到了黑纱女人的话,那两名sè目人方才停止了疯狂的杀戮。

    “这位英雄,多谢你刚刚的仗义相助!”

    脸蒙黑纱的女人突然向着唐浪说起了汉话来。不过,她的汉语说的并不流利,仅仅勉强成一句话。

    感受到她眼睛中的那海水般的淡蓝sè的眼波,尽是温柔之意,唐浪心中不由地感到无限的温暖,“啊……姑娘不必客气。”

    “喂,汉人!你好高的功夫啊!”中了箭伤的sè目人大声地说。

    那名sè目人材高大,胡须满脸,脸宽口阔,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说话之际极为豪爽大气,虽然他的汉话说的并不流利。

    另一名sè目人的长相也与他相仿,只是脸却略略窄些。

    “鬼力赤!秃不鲁!退下!”

    那脸蒙黑纱的女人突然轻声叱,话语之中却自有一种无上的威严,压迫着那两名sè目人躬退在一边。

    她似乎不喜欢那两个sè目人粗声大气地与唐浪说话。

    唐浪听了那脸蒙黑纱的女人叱,方才知道那两名sè目人的名字叫做“鬼力赤”、“秃不鲁”。——这却是两个蒙古人的名字。他知道那开口说话的汉子,必然是叫鬼力赤无疑了。

    他越发觉得这三个人的来历有些古怪了。

    唐浪见那两名sè目人鬼力赤和秃不鲁,对那脸蒙黑纱的女人,执礼甚恭,心知她必然是一位大有来历的女人。

    “姑娘是来自伊尔汗国的波斯人?”

    唐浪好奇心太盛,不由地问了起来。

    那脸蒙黑纱的女人,见唐浪相助他们将十几名蒙古追兵打倒在地,心中早存感激之意,见他相问,便回答说:“我并不是波斯人,也不是来自伊尔汗国。”

    “但是看姑娘的相貌,并非中原人士……”唐浪说。

    “我当然不是汉人。”脸蒙黑纱的女人说。

    见她并不向自己透露来历,唐浪心中有些着急,便以一种试探xìng的语气说:“姑娘是明教中人?你可认识小昭姑娘?”

    脸蒙黑纱的女人听了唐浪的话,脸上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恒定如常,“明教?……就是那个一直密谋对抗大元朝的隐修教派。我倒是听说过这么一个教派。不过,我并不是明教中人,也不认识什么小昭姑娘。”

    唐浪知她所说是实。

    他又不好多问,只好说了一句:“在下明教教徒唐浪,不知姑娘芳名可否告知?”

    没有想到那脸蒙黑纱的女人却爽快地说:“你叫我兰蒂斯好了。”

    “兰蒂斯……”

    唐浪沉吟着说:“原来是兰姑娘,幸会了。——不知道兰姑娘因何事被鞑子兵追杀?”

    听到唐浪说到“鞑子”二字时,兰蒂斯的眼光之中闪过一丝不快之意。

    “此事可就说来话长了……”兰蒂斯说,“多谢唐公子刚才相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江湖再见!”

    见兰蒂斯学着汉人豪客的说词讲话,唐浪的心中不由地觉得一阵好笑。他努力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

    他知道兰蒂斯并不想告诉他事的真相,自己也不便继续追问。

    “兰姑娘客气了!”唐浪说。

    兰蒂斯从自己的手上褪下了一枚镶嵌着蓝宝石的黄金戒指,交给了鬼力赤。

    鬼力赤则将那枚镶嵌着蓝宝石的黄金戒指,递到了唐浪的手里,说:“汉人,公主给你的镶蓝宝石黄金戒指……”他说完了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无意中竟然说出了“公主”两个字。

    唐浪心中一惊,“公主?难道兰蒂斯是蒙元皇帝的女儿?但是,看他的相貌又根本不是一个蒙古人……”

    “鬼力赤,退下!”

    兰蒂斯的语气中似有一丝薄怒。

    “对不起,公主下!我……”鬼力赤张口结舌,惊慌失措之下,又说出了“公主”两个字。

    唐浪从鬼力赤的手中接过了那枚镶蓝宝石黄金戒指,突然发问:“兰姑娘是蒙元皇帝的女儿吗?”

    兰蒂斯见自己的份已经被鬼力赤无意中泄露,只好说:“我……并不是蒙元皇帝的女儿……只是,我的父亲也是一位蒙古部落的大汗……”

    唐浪知道蒙古部族下属鞑靼部、克烈部、乃蛮部、汪古部、蒙兀部等大部落,也不知这兰蒂斯是其中哪个部的。

    兰蒂斯对于自己的份,总是隐隐藏藏的,似乎并不想说的太多。

    唐浪也不好勉强她,只是说:“兰姑娘先别急着离开,这些蒙古武士的尸体最好扔到那边的山谷之中,以免被巡逻的蒙古骑兵发觉。”

    兰蒂斯知道唐浪说的有道理,便命令鬼力赤和秃不鲁,处理那十几名蒙古武士的尸体。

    唐浪和鬼力赤、秃不鲁一起,将那十几名蒙古武士的尸体,俱都搬到了路边不远处的一处山谷中。

    他又在那些尸体上面附上了一些树枝碎石,然后,用泥土掩埋了。

    见鬼力赤胳膊上中了箭,箭杆已经被他用刀斩断,唐浪又给他拔出了箭头,敷上了金疮药,缠以白布。

    当箭头的倒刺破而出时,鬼力赤竟然硬生生地忍住,没有吭声。

    一切处理停当之后,唐浪又重新回到路边,对兰蒂斯说:“这里是大元帝国腹地,四处巡逻的蒙古武士极多,兰姑娘一路可要小心了。”

    他私下猜测,这兰蒂斯的父亲可能是因为什么事得罪了蒙元皇帝,而遭到了屠杀,而兰蒂斯则在鬼力赤和秃不鲁的帮助下,从蒙古部落之中逃了出来,渐渐地深入了中原腹地。

    唐浪害怕他们再次遇到蒙古武士,因此,便好心地提醒他们。

    兰蒂斯却说:“多谢唐公子提醒。我自会注意!那咱们后会有期了!”说着,便拔转马头,便要继续上路。

    “后会有期!”唐浪说。

    此时,他的内心颇有些莫名的惆怅。

    兰蒂斯纵马而去。

    鬼力赤和秃不鲁紧随其后,一路向东狂奔。

    蹄声蹴踏,尘土飞扬。

    兰蒂斯等三人很快绝尘而去。

    唐浪站在原地,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郭光卿来,心说:“也不知这朱元璋、胡大海赶来了没有?我且赶着这十几匹蒙古战马回头找他们去。”

    十几匹蒙古战马,散落在四周,都站立在古道之上,有的打着响鼻,有的低头吃草,有的则交颈而鸣。

    唐浪跳上了一匹蒙古战马,便往回走。

    其余的那十几匹战马见状,都紧紧地跟随着他狂奔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