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黑手】

    见鳌帮帮主秦过三与其手下的十四凶徒,脸上齐齐变sè,杨逸玄心底不由地一声冷笑。

    这时,只见秦过三犹豫地说:“……公子,我并不认识什么丐帮长老陈友谅……”

    躲在暗处的唐浪,心中若有所动。

    他似乎觉察出这鳌帮帮主秦过三似乎是认识丐帮长老陈友谅的,秦过三眼神闪烁,说话又吞吞吐吐,却不是yù盖弥彰。

    那杨逸玄是何等聪明的人,见秦过三与十四凶徒脸上变sè,便已经明白了就里,仿佛证明了他内心的猜测一般。

    他又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黑手,仿佛是示意什么。

    “明教是天下第一大教派,而丐帮则是天下第一大帮派。在大元帝国境内的各大行省,都有丐帮的分舵。丐帮的帮众更是遍布我大元帝国境内,总数有千万人之多,就算是去除老弱病残,人数也有百万之众。因此,明教和丐帮都是帝国的心腹之患。朝廷早就十分重视。”

    杨逸玄一边说着话,一边注意观察着秦过三的表,见他额头上冷汗涔涔冒出,心中更是有数。

    “襄阳达鲁花赤府根据大元皇帝敕命,一力搜集襄阳境内的明教教徒和丐帮帮众的活动轨迹。对于他们的诸般秘密活动,早就了然于心。哼哼!不要以为丐帮神通广大,会派卧底到襄阳达鲁花赤府。在丐帮内部,襄阳达鲁花赤府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卧底。”

    听到杨逸玄说出这样的话来,秦过三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公子认为我们是丐帮派来的卧底?”

    秦过三说话之际,声音已经发颤。他已经感觉到坐在杨逸玄边的黑手的眼神中发散出来的杀气。

    在汉江边上,秦过三与他手下的十四凶徒,便已经见识过黑手蹬萍渡水的高深功夫。他们在剑道上虽有过人之处,但是对于击杀神秘的黑手,心底还是没有任何的把握。

    只听杨逸玄洪声巨震地说:“鳌帮已经加入了丐帮,你们真当我不知道吗?”

    他这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直震得秦过三与他手下的十四凶徒,齐刷刷地从酒席旁站起了来。

    就在这时,黑手突然一手掀翻了酒桌,就在酒桌翻起的那一刹那,一掌拍向了秦过三。

    “啪”的一声!

    黑手那一掌正拍在了秦过三的前

    秦过三的子当即跌飞了出去,落入了楼阁下面的院落里。

    紧跟着,院落里窜出了几条黑影来,将秦过三生擒活捉。

    而秦过三手下的十四凶徒见状,都纷纷挥拳击向黑手。他们的长剑早在进入襄阳达鲁花赤府的时候,便被扣下了。

    黑手的一对黑sè的手掌,“啪啪啪啪啪……”接连拍出了一十四掌,将满脸煞气的十四凶徒击落楼阁。

    锦衣公子杨逸玄依然镇定地坐在椅子上。

    这时,襄阳达鲁花赤府的卫士们,将秦过三押了上来,让他跪在了杨逸玄的脚下。

    变起须臾之间,唐浪甚至没有想到黑手会突然出手!他向那跪在地上的秦过三看去,见他嘴角流血,刚跪下没多久,又忍不住哇地吐出了一口血来,显然是五脏六腑依然遭到了掌力的重击。

    “黑手,你的黑风掌还真是霸道啊!”杨逸玄以一种赞赏的语气说。

    “多些公子夸奖!”

    黑手微笑着躬而说。

    杨逸玄又转而对着秦过三说:“秦帮主,我老早就觉得你归顺我襄阳达鲁花赤府有些蹊跷。因此,我已经预先派黑手去查探你的底细。没有想到,却查到你与丐帮长老陈友谅来往。原来,你的鳌帮刚刚被丐帮吞并了。陈友谅便派你跟我送上大礼,让我生擒了濠泗盐枭郭光卿,以作为你的进之阶。是也不是?”

    秦过三闻言,一声不吭。

    杨逸玄冷笑了两声,又说:“丐帮与明教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一心想着对抗朝廷,推翻大元。陈友谅这厮,虽然只是一个丐帮长老,但是,他竟然想到将你秦帮主安插到襄阳达鲁花赤府,看来他的野心不小,将来势必为帝国乱阶。此人不除,终究是鄂省一害!”

    “狗鞑子!我秦过三既然落入了你的手里,要杀便杀,说那么废话干什么?”

    这鳌帮帮主秦过三倒也是硬气。

    唐浪见秦过三死到临头却豪迈英勇,心里也不由地赞叹了一句“好汉子”。

    “好!那我就成全你。”

    杨逸玄向着两名卫士一使眼sè。

    那两名蒙古卫士便押着秦过三下了小阁。

    紧接着,唐浪便听到“啊”的一声传来,想来应该是鳌帮帮主秦过三,被那两名蒙古卫士给毙杀了。

    当看到秦过三原来是反元义士的时候,唐浪本有心救下他。但是,唐浪一想到秦过三为了能够混进襄阳达鲁花赤府,竟然不惜出卖濠泗盐枭郭光卿,便觉的这秦过三与陈友谅有些卑鄙了。

    唐浪最终没有现相救。

    而秦过三和他的十四名手下,也都杨逸玄杀死在襄阳达鲁花赤府中。

    此时,已过子夜。

    忽听杨逸玄说:“我们既然已经查出这濠泗盐枭郭光卿,是明教巨木旗下的一名香主,明天就把他押解到大都去,交给我们大元朝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处理吧。爹爹做襄阳达鲁花赤这么多年了,捉住一个明教的香主进献给汝阳王,面子上也好看些。”

    “公子说的极是!”黑手附和着说。

    两个人说着话,便下楼而去。

    躲在暗处的唐浪,仍然在他们两个人的后,不紧不慢地跟随着。他飞檐走壁,如一片飞絮一般,没有任何的声响,甚至连一丝的呼吸之声都没有。

    因此,即使是黑手那样的功力高深之人,也丝毫都没有察觉唐浪的存在。

    纱灯前挑,杨逸玄在黑手的陪同下,来到了一个装饰绮丽的院落。里面的婢女丫鬟俱都衣饰华贵,见杨逸玄来了,慌乱地迎接。

    紧接着,一个容颜媚的华服丽人从屋内走了出来,声音清脆:“公子来了……”

    杨逸玄一把搂住了那名丽人,又转对黑手说:“你可要看好了那个濠泗盐枭,不要让明教中人将他劫走了。”

    黑手躬说:“请公子爷放心!黑手必然严加看管!”

    杨逸玄听了,方才满意地揽着美人向屋内走去。

    而黑手则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了这座巨大府第的最后一进院落里。

    这襄阳达鲁花赤府的最后一进院落,正中间向北开着一个后门,两边都是厢房,大多都是小厮仆人的住所。

    厢房外面,站着七八名持刀的蒙古武士。他们见黑手来了,都躬行礼:“黑手大人!”

    黑手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都睁大眼睛看着点,千万别让贼人混进来!”

    七八名持刀蒙古武士,喏喏连声。

    黑手进入了左手边的一个厢房,在墙上一按机括,地上便现出了一溜台阶来。

    紧接着,黑手抬脚便要下去密道。

    唐浪在黑影里,觑得亲切,心知那密道下面便是关押郭光卿的地牢。他影一晃,便已经抢入厢房之中。

    在院落里看守的七八名持刀蒙古武士,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就没有察觉出来有人。

    便是黑手,也只是觉得一阵黑sè的风影,忽地从他的眼前,窜入了地牢之中。

    ——唐浪的流星步,显然已经臻至化境了。

    黑手急忙噔噔下了台阶。

    而唐浪已经在下面等着他了。

    看到黑手下来,唐浪根本连话都不让他说,便直接一个直拳猛然击出,气劲扑面而去。

    黑手的呼吸一下子便被气劲封住,体也有些站不稳,他急忙双脚一用劲,使了个“千斤坠”!

    唐浪没有想到黑手竟然能够硬生生地接了他一招,他急忙欺过去,运指如风,刹那之间便已经点了黑手的七大要

    他金针指的造诣非凡,劲力奇强。

    黑手前的七大要一旦被点,顿时不能动

    唐浪这才得以去解救被吊在地牢之中的郭光卿。

    却见那地牢长宽各不过十步,极为狭小,内中只有一个人,吊在了地牢之中。唐浪并没有见过郭光卿,但是,他料想被吊着的那个人肯定就是郭光卿。

    而郭光卿双手被绑着,已然被打得奄奄一息,浑是血。

    唐浪急忙接下了披头散发的郭光卿,正要背起他,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道向着自己的体袭来。

    他急忙运起不动心印。

    “砰”的一声!

    却见唐浪后暗施偷袭的黑手,已然被他自己打出的黑风掌的劲力,反击到了地牢的墙上。却是唐浪上的不动心印发威了。

    黑手顿时吓得脸白如纸。

    唐浪也微感意外,他没有想到黑手竟然能够运用极为高深的内功,冲开了他所点的道,更没有想到黑风掌的劲力那么yīn毒,似乎是用毒物修炼而成的。幸亏他的不动心印发威,将黑风掌的掌力全部都反击到了黑手的上。

    黑手中了自己的黑风掌,渐渐地,他的脸开始变黑,紧接着,整个体也开始变黑。

    唐浪已经没有时间去管黑手了,他背起了郭光卿,便冲出了地牢。

    在七八名持刀蒙古武士的喝叫声中,背着郭光卿的唐浪,飞之上房顶,展开流星步,霎那之间便离襄阳达鲁花赤府远远的了。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