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达鲁花赤】

    唐浪还是醉意沉沉,形摇摆,不知所谓。

    而秦过三的长剑,却已经在唐浪长剑的猛一圈转之下,带飞出了窗外,一直飞越到了汉水里了。

    早在《少林寺》的电影世界里,唐浪便已经跟从少林寺的昙宗大师习学过十八般兵器,其中自然包括剑术。

    且昙宗大师还曾经特意将少林剑法传于唐浪和张小虎。

    因此,唐浪在剑术技击之道上的修为,随着时rì的迁延,早已登堂入室。此时的他,更是到达了“只重剑意,不重剑招”的一种行云流水一般的高深境界。

    再加上他长年修炼道信大师的一气禅功法篇,内功大成,就连武当派的大宗师张三丰也心生赞叹。

    他以气御剑,剑发真劲,寻常的江湖豪客、剑术名家,已经远非他的敌手了。

    那名叫做秦过三的中年人,虽然练剑经年,又岂能与唐浪相抗。他一招落败,却也实属平常了。

    “大叔的这招‘毒龙攒心刺’,应该不下二十年的功夫了吧。可是刚才盛怒之下,使的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不但又滞又慢,而且还拖泥带水破绽百出,实在不是一个高手行家的风范啊。”

    唐浪迷离着醉眼,得意的点评着。

    秦过三听了唐浪的一番点评,顿时像是泻了气的皮球似的,只得说:“看来,年轻人的确有嚣张的本钱。老夫自愧不如。”

    人群之中有人大声嚷嚷了起来:“我们是杨公子请来的贵客,何必跟这个小子废话,大家伙一拥而上活剁了他喂鱼。”

    唐浪却慢条斯理的说:“早该如此了。”

    这些人与唐浪来说,根本就不值一哂。

    恰在此时,楼梯声响,一人上得楼来,双掌互击了一下,说:“鄙人于汉水中拾得一剑,眼见的是从此间酒家飞出,不知是在场哪位高人的?”

    却见来人高八尺有余,宽大体,颇似古之壮士“恶来”,他面皮微白,但是两只手却黝黑至极,与他的肤s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极为地不相称。

    “黑手大人。”

    秦过三大喜过望,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原来是你们。今rì就是所约之期,原来你们早到了。”那个被秦过三称为“黑手大人”的人,也显得十分的高兴。

    唐浪却颇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你们还打不打啊。本大爷可没功夫陪你们。要打就快点,不打就滚蛋。”

    那个叫做黑手的看了看手中鞘里空空如也的秦过三,顿时明白了就里。

    于是,黑手便笑着说:“少侠好功夫!不知仙乡何处。此处乃是汉阳酒家,襄阳‘达鲁花赤’杨将军的辖地,是讲究法治的地界儿,岂是比武决斗之地?少侠如有意,不如和这几位朋友一起相约一个好地方好好地打上一架,岂不爽快。何必在此多生事端,惹人厌烦。我家公子颇慕武者之风,一向是求贤若渴。少侠要是想在这个世上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的话,就到襄阳城找我家公子杨逸玄,襄阳城人人尽知的。”

    唐浪一听黑手说出了“达鲁花赤”这四个字来,便知道他是镇守襄阳的蒙古官员的下属无疑。

    ——达鲁花赤,是蒙古语,意思是镇守者。所谓的襄阳“达鲁花赤”,自然就是襄阳镇守使。

    蒙元朝廷将国内人民分为了四等,最上等的自然是蒙古人,其次是sè目人,第三是生活在长江以北的汉人,最末是生活在江南的汉人——“南人”。

    南人的地位如此之低,自然是因为蒙元统一全国之时,在江南之地遭到了该地人民激烈的反抗的缘故。

    汉人,尤其是南人,有许多矢志报仇雪恨,以图“反元复宋”的人士。他们以大宋孤臣文天祥为jīng神领袖,认为“胡运不过百年”,汉人终有一天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原。

    ——后来的事实也的确证明了文天祥“胡运不过百年”的话,疆土辽阔的煌煌大元刚好存在了不到一百年,便被汉人推翻了。

    而位高权重的达鲁花赤,监临地方,位于当地官员之上,并掌握最后裁定的权力。因此,可以说达鲁花赤是所在地方、军队和官衙的最大监治长官。

    这一重要的职位自然由蒙古人担任。就算是蒙古人才匮乏之际,汉人也无份担任,蒙元朝廷会退而就其次,任命一些出高贵的sè目人担任达鲁花赤。

    襄阳的达鲁花赤,名叫“识里木”,是一名蒙古人。识里木的哥哥是大元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兼知行枢密院事“答失八都鲁”。

    答失八都鲁世袭万户,又曾经做过大理宣慰司都元帅,为大元朝廷征讨兴兵起义的汉人,是一名出sè的蒙军将领。

    识里木和答失八都鲁的父亲,是元朝著名的藏书家南加台。他们的祖上则是元朝初年的元帅、曾随蒙哥大汗征宋的纽璘。

    南加台自然是蒙古人,却有一个汉姓——杨。

    而黑手口中所说的襄阳公子杨逸玄,自然就是襄阳达鲁花赤识里木的儿子。他的蒙古名字却是“孛罗帖木儿”。

    此时已经是元朝末年,天下大乱,盗贼蜂起。

    襄阳公子杨逸玄,也就是孛罗帖木儿,为了帮助他的父亲识里木镇守襄阳,四处以重金招募江湖好手,为其所用。

    黑手自然便是杨逸玄手下的江湖豪客之一。

    见唐浪竟然击败了秦过三,黑手自然大喜过望,便力邀他加入杨逸玄麾下。

    不过,唐浪却只是语气淡淡地说:“我不做蒙古人的奴才。”

    ——他唐浪的任务,可是要辅佐朱元璋屠灭蒙元的,又怎么可能去做杨逸玄的鹰犬呢?

    听了唐浪的话,黑手一笑,“是吗?不过,少侠要是去的话,公子一定会待为上宾,行师友之礼,出乘车,食有鱼,居有屋。”

    “高级奴才,还是奴才。”

    唐浪说话竟然一点儿都不客气。

    黑手只有付之一笑,对着秦过三等说:“公子已经在画船之上了,请几位移步过去登船面见公子吧。”

    秦过三慌忙说:“那我们赶快上船吧,不要让公子久等了。”

    接着,秦过三又转头,对着唐浪说:“若不是公子相招,我倒希望与阁下好好聊聊。不过,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有改rì再见了。但是,年轻人,你听我一言,不要仗着自己剑术超群,就锋芒毕露、目空一切,再有棱有角的人终究也会被江湖这个东西给磨的圆滑无比的。尊敬长者,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哼哼!”

    唐浪冷笑了两声,说:“还是不要再见的好。我只怕再见到你们,又被我一顿好打。”

    他见秦过三竟然甘愿跟随蒙古人,做他们的鹰犬,心中不由地十分鄙夷他的为人,口里便没有什么好话。

    听了唐浪的话,秦过三不由得气急,“这人真是无礼太甚!”但自己又打不过他,当着黑手的面又不好太过发作,只得悻悻作罢。

    众人刚刚见识过唐浪一招之间制敌机先,知道今天是碰上高手了,一个个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谁还敢出声,老老实实地跟着黑手步下了楼梯。

    此时,幕sè已经降临。

    唐浪颇有些疲惫的要下楼之时,却忽然听到了江面上传来了呼喊之声。

    他急忙的跑到了窗户边往外看,却见江心之中一个长长的画舫,不知怎么地就爆起了大火,浓烟冲天。

    远远地,唐浪看见画船之上的人狼奔豕突,有好几个上着火的人,啊啊大叫着跳进了江里。

    唐浪心中疑云大起,但是忽而想到了事不关己,心中也就释然,然后缓缓的步下了汉阳酒家,向着街区中心行去。

    但是,他转念一想:“火烧杨逸玄画舫的必然是反元义士,这黑手带着秦过三等人过去,必然会对那些反元义士不利。这些反元义士很可能就是一直与蒙元朝廷作对的明教中人,我为何不救他们?”

    想到了这里,他急忙施展流星步法,向着汉水江边狂奔而去。

    一路之上,街上的行人虽然稀稀落落,但是也为数不少。唐浪一路奔行而过,就连这些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过。

    奔到江边之时,唐浪见黑手领着秦过三等人也已然来到了。

    黑手的武功极高,竟然一路凌波而去,向着那着火的画舫狂奔,两只脚就像是踩在实地之上一般。这自然是一种极高明的轻功步法。

    而秦过三带着一群人也从码头边抢到了几只船,狠命地摇着撸,向江心划去。

    唐浪站在江边,凝目观瞧,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汉子正在水中奋力地游水。而在他的后的江水之中,则有好几个人穷追不放,大喝着:“乌龟王八蛋,别跑!”

    “定是这汉子烧了襄阳公子杨逸玄的画舫!我不救他,还有谁救!?”

    他想着,体早如一只离弦的箭一般,狂飞到了那汉子头顶。——进境到中元境的唐浪,功夫已然脱胎换骨,逍遥似仙。

    那正在水中奋力游水逃跑的汉子,只觉得脖子一紧,整个体便被唐浪从水中提了出来。

    唐浪提着那汉子,在汉水之上,使了一个“燕子三抄水”的功夫,形晃动间,早就奔到了对面的岸上。

    紧接着,二人向着一条巷子的深处狂奔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