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大宗师】

    唐浪抢了轻风的道袍,穿在上,正是舒舒服服的当口,如何肯脱下来相还。

    “张真人何必如此小气?不就是一个月白道袍吗?就算是赠与我穿了,与武当派也没有什么折损。”

    唐浪见张三丰非要他脱下好不容易抢来的道袍,的确是有些心不甘不愿的。

    “本来嘛,你没有衣服穿,要是亲口问我借,我或许会赠与你一衣衫。但是,你暗施偷袭,隔空击中轻风的头维,将他打晕,然后趁机剥下了他的衣服,可就太无礼了。我让你脱下道袍来还与轻风,已是给足你面子。要依贫道一百岁以前的xìng子,早就将你打翻在地。”

    张三丰这番话说的不怒自威。

    唐浪知道现在的张三丰已经是一位一百多岁的老寿星了。

    他自忖恐怕以自己的功夫很难击败张三丰,心下便有些虚,说:“我脱下来还给轻风道兄,然后,再客气向张真人借衣,那轻风道兄还不是要把这件道袍给我。为什么非要如此一番曲折呢?”

    “因为你是一个无礼之徒!”

    张三丰大声地说着,声如暴雷。

    可见,他虽然已经是一百多岁了,但是,脾气还是相当火爆的。

    唐浪要是继续招惹张三丰,指不定这邋遢道人做出什么事来。

    “好。张真人既然觉得我唐浪鲁莽混蛋,那我就向轻风道兄真诚地道歉。”

    他说着话,便向轻风以现代人的礼节,鞠了一躬。

    “你到底脱不脱?”

    没有想到,张三丰并不理会唐浪的道歉,他依然要唐浪脱下上的道袍,而且声音里已经有些焦躁的意味了。

    唐浪见张三丰执意要他脱下道袍,语气越来越强硬,心中也不由地冒出了一股硬气,当即大声地说:“不脱!”

    “好小子,老道我这半天就看你不顺眼!”张三丰说话的语气虽然变弱了,但是,这却是发怒的前兆,“你果然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张三丰赠之以矛,唐浪也立即还之以枪。

    “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堂堂震中原的武当派,赫赫大宗师的张真人,竟然因为一个道袍,跟后生晚辈斤斤计较?真是让我唐浪不服都不行啊!——我就是不脱!”

    唐浪一副“我看你能把我怎么着”的模样。

    “今天你是脱也得脱,不脱也得脱!”

    张三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也没看他怎么动作,便已经欺到了唐浪前,右掌已经推到了唐浪的前,大喝一声:“去吧你……”掌力吐出。

    ——幼年之时,张三丰曾经跟随少林寺的觉远大师习练少林功夫,因缘际会,习得“九阳真经”中的高深功法,但是,他并没有学全。但是,由于他自六七岁开始便跟随觉远大师,因此,他的九阳功依然修炼得很是强悍的。

    从觉远大师处,偷学得九阳真经口诀只言片语的,还有大侠郭靖的女儿郭襄,以及少林寺的无sè禅师。郭襄后来创立了峨嵋派,成为了峨嵋派的开山祖师。她所练的九阳功,被称为“峨嵋九阳功”。无sè禅师所练的九阳功,自然被称为“少林九阳功”。

    而张三丰所练的九阳功最为纯正,被称为“武当九阳功”。

    其后,张三丰又从老子的《道德经》以及庄子的《南华经》中,领悟到了一道家的内功心法,是为“纯阳无极功”。

    纯阳无极功以道家jīng髓为基底,动静结合,内外双修,是武当派最高内功心法。长期修炼下来,脐下丹田之中,自然就会真气缭绕,是为“氤氲紫气”。

    氤氲紫气一旦炼成,自然能够内化心神,外抗击打,成就金刚之

    这武当派的“纯阳无极功”一旦炼成,可与少林派的“金刚不坏体”一较高下。

    最为奇特的是,张三丰真人一生未婚,一直到死都是童男之体。因此,童子的张三丰,元阳未与纯yīn相交,体内纯阳,修炼起纯阳无极功来,自然事半功倍。

    此时的张三丰,纯阳无极功已经臻至化境,可以说在《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里,罕有与其比肩而立之人。

    说张三丰是当世大宗师,亦不为过。

    自然,张三丰击在唐浪口的掌力,并没有全力以赴。他并不像一掌拍死唐浪。

    其实,早在张三丰深呼吸的时候,唐浪便已经暗做准备了。

    他虽然有加持了禅骨功的金钟罩护体,也并不敢放松,因而默默运起“不动心印”,笼罩全。——此时,他之中结成的不动心印,业已成就“八瓣莲花”,威力更胜往昔。

    张三丰的那一记“推云掌”,劲力刚一推出,便被唐浪结就的八瓣莲花的不动心印霍地弹出,反而击向了张三丰。

    变起肘腋!

    意料之外!

    张三丰猛然一惊,便感觉到自己推出去的掌力,反攻向自己,将他震得后退了一步。

    见将张三丰震退,唐浪的脸上不由地微微一笑。

    “八瓣莲花的不动心印,果然小有威力!”

    唐浪的内心不由地沾沾自喜了起来。

    张三丰睁圆了大雁,定定地看着唐浪,突问:“难道你炼成了‘九阳神功’!?”

    ——如果练会了九重九阳神功的人,如果受到外力的击打,体内也会生出一定的反弹的力道来。

    唐浪的不动心印,自然是从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所传下来的“一气禅”总诀篇中领悟出来的,根本不是书写于《楞伽经》经文内页的“九阳真经”功法。

    见张三丰吃惊的模样,唐浪的心里不由地暗暗好笑,说:“张真人误会了,小子哪里会什么九阳神功?”

    “不是九阳神功,难道是‘九yīn真经’里的高深功法吗?”

    此时的张三丰一着不慎,便开始疑神疑鬼的,只觉得面前的这个青年人唐浪的上,充满了无尽的神秘。

    “当然更不是什么九yīn真经了。”唐浪笑着说。

    张三丰内心苦思:这世上还有什么高深的功法吗?

    见张三丰皱眉思索,唐浪便说:“张真人,你不用想了。我这功法,为当今之世所无,乃是一门来自天外的神功。”

    他口中所说的“天外”,指的自然就是《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电影世界之外。

    “一门来自天外的神功!?”

    张三丰根本不信!

    “既然小兄弟负天外神功,那老道我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手下留了。看招——”

    张三丰口中呼喝,双掌向着唐浪当平平推来。

    这一招“顺水推舟”,虽然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劲力却宛如翻江倒海一般地攻向唐浪。

    唐浪只觉得劲风扑面,避无可避,闪无可闪,当即双臂一震,准备用自己的前硬生生地接住张三丰的这两掌。

    “啪”的一声!

    张三丰的双掌猛然轰击在了唐浪的前,将唐浪一下子远远地震飞了出去!

    唐浪的体,仿佛像是一个受到了鞭子抽击的陀螺一般,飞逝到了数百米开外的地方,跌落尘埃之中。

    幸亏有加持了禅骨功的金钟罩护体,唐浪的子虽然远远地飞跌了出去,但是,并无大碍。而张三丰雄厚的力道,也并没有伤到唐浪的五脏六腑。

    拍了拍上的尘土,唐浪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自心里却说:“好一个一百多岁的无敌老处男!你双修武当九阳功和纯阳无极功,我自有金钟罩和不动心印护体,就算是把我到死亡的边缘,我还可以念动凤凰涅槃诀,使出涅槃之力相抗!哼哼,我倒要看看你个老处男今天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唐浪的之中结成的八瓣莲花的不动心印,并没有将张三丰所攻来的劲力,反击出去。

    唐浪知道,他的不动心印功力还弱,面对内力深厚的张三丰,便不能生出反击之力了。

    见唐浪优哉游哉地走过来,浑似一个无事人一般,张三丰再次暗暗地感到心惊:“他竟然挡住了我的全力直击!?”

    他对青年唐浪不由地刮目相看起来。

    “张真人的功力,果然深厚如渊,小子佩服之至!”

    唐浪说着话,已然离张三丰只有十步的距离了。

    “那张真人也尝尝小子的推山掌!”

    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唐浪双掌便猛然推出,丹田之中的真如之气,被他急调而出,透出体外,化为汹涌的气劲,轰击向十步之外的张三丰。

    ——推山掌,是少林寺秘不外传的七十二绝技之一,本来就已经极为霸道,此时,这一掌力之中又加入了唐浪修炼一气禅而化成的真如之气的气劲,可谓威力动天。

    张三丰修炼的纯阳无极功,已经练成了“氤氲紫气”。他见唐浪的掌力竟然透体而出,心念一动,丹田之中的氤氲紫气便已经运行到了他的双掌之中。

    他的双掌登时变成了一对紫sè的手掌。

    张三丰便以那一对紫sè的手掌,迎击唐浪所轰击而来的气劲。

    “嘭”的一声!

    平空响起了一声巨响,宛如天雷炸开。

    空间随之产生了一阵波动。

    紧跟着,气消劲散,一片空明。

    张三丰竟然以氤氲紫气贯注双掌,硬生生地挡住了唐浪的轰然猛击!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