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恶毒的大G】

    一听到花鸡说是“大G”,程浩东很是jǐng觉,问:“什么事?”

    花鸡说:“大G这个王八蛋,将成哥抓住了,让我们几个人去见他。我听到电话里,还传来了nǎinǎi的声音……”

    “什么?”

    听到花鸡说大G抓住了nǎinǎi,程浩东的声音都已经发颤了,“nǎinǎi……她也被大G绑票了吗……”

    这不由地让他的心里一阵紧张。

    由于父母亲工作忙,程浩东从小便是由nǎinǎi带大,和nǎinǎi之间的感极深。他经常去nǎinǎi家看望nǎinǎi。

    就算是花鸡、火炮他们也都十分喜欢nǎinǎi。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感受过nǎinǎi无微不至的照顾。

    因此,一听到大G绑架了nǎinǎi,程浩东、花鸡五兄弟都十分紧张。

    唐浪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也感到十分震惊。

    洪兴社铜锣湾分堂一直都没有揪出那个出卖社团、出卖兄弟的内鬼。这一次,程浩东的nǎinǎi和大哥成被大G抓住,很显然又是这个内鬼提供的信息。

    否则的话,大哥成是不会这么轻易被抓住的。

    而程浩东的nǎinǎi的家,更是隐秘,没有几个古惑仔知道,就算是洪兴社内部,知道的也很少。

    “大G这个王八蛋,现在在哪里?”程浩东声嘶力竭地问。

    “他说,让我们……”花鸡断断续续地说,“让我们到……尖沙咀附近的一个烂尾楼去找他。”

    程浩东想了想,沉吟着说:“立刻召集所有的兄弟!”

    “浩东,”花鸡提醒他说,“大G这个王八蛋只让我们几个人去!”

    “……好。”程浩东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这样,那就我们几个人去好了。”

    唐浪安慰程浩东说:“浩东哥,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大G伤害到nǎinǎi。”

    “……nǎinǎi一向都很疼我们。”程浩东说,“她老人家一直不同意我出来混,听说我加入了黑社会帮派洪兴社,还大骂了我一顿……没有想到,我最终还是害了她老人家……”

    他的脸上已经渐渐地流下了泪水,也不知是悔恨的泪水,还是心疼的泪水。

    ……

    一个废弃的烂尾楼前,地上铺满了板砖、石灰、石头、报纸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垃圾。而在这座烂尾楼四周,远远近近的各个高楼大厦里,尽是住着的居民。

    当唐浪、程浩东等六个人来到了这里的时候,整个的烂尾楼却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一个人的样子。

    唐浪提醒程浩东:“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按照我们商量好的计划行事。”

    程浩东默默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那座烂尾楼也有十多层高,里面空空的。

    几个人端着AK-74突击步枪,突然从暗影里走了出来,指着唐浪、程浩东一行人,说:“都给我老实点!”

    在那几名持枪人的指示下,唐浪、程浩东一行来到了这座烂尾楼的二楼。

    空阔的楼盘里,四周站满了手持各种枪支的古惑仔。他们都是大G领导的东星社的人。

    唐浪看到两个铁笼子,一个铁笼子里关着大哥成,已经被打得不chéng rén样,气息奄奄了,另一个铁笼子里关着的则是一个年迈的婆婆,被泼得浑上下都是水,一脸的憔悴。

    而在笼子的周围的沙发上,则坐着几个人。唐浪眼睛扫去,认出了rì本黑风组的女杀手千叶玉玲珑,以及平头阿四。

    平头阿四是花鸡的小弟。

    唐浪看到平头阿四,仿佛一下子突然明白了,最近以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原来都是这个平头阿四在给大G通风报信。

    “这个rì本黑风组的女杀手千叶玉玲珑,真是yīn魂不散。——平头阿四这个人,真是yīn险啊。我当初怎么就没有一拳打死他……”

    唐浪的心里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及早干掉平头阿四。

    看到这样的场景,程浩东激动得控制不住自己的绪,破口大骂了起来,“大G,你这个王八蛋,她只是一个老人家,你用得着这么折磨她吗?”

    此时,唐浪、程浩东一行已经被东星社团团包围了起来,可谓是插翅难飞。

    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的壮汉,走了过来,对着唐浪、程浩东一行说:“我知道你们中有高人!不过,你们现在最好老实点,你nǎinǎi的上已经绑上了炸弹,只要一按遥控上的按钮,她可就变成了飞灰了。”

    唐浪向这壮汉看去,见他生得五大三粗的,眉宇间尽是狂傲已极的嚣张霸道之气,一张肥脸,仿佛要流出油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东星社的话事人大G。

    “大G,放了我nǎinǎi……”

    程浩东此时的语气里,已经有了哀求的成分。他不忍心看到把他拉扯大的nǎinǎi受到这样的非人的折磨。

    “浩东……”

    程浩东的nǎinǎi突然说话了,气息很是微弱。

    不过,程浩东还是听到了。

    这个声音他是很熟悉的。

    “nǎinǎi,你怎么样?”程浩东焦急地问。

    “浩东,”程浩东的nǎinǎi虽然受到了大G的折磨,但是,中的一口气还在,“你能否听nǎinǎi的一句话,不要再做古惑仔……这是nǎinǎi死前最后的心愿。”

    听了nǎinǎi的话,程浩东忙不迭地说:“好,nǎinǎi,我答应你。我以后不会再做古惑仔了。nǎinǎi,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哇哦,真的好感人呐!”

    大G的脸上尽是夸张已极的表,“程浩东,**的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说不做古惑仔。我东星社的兄弟被你害死了那么多,我想请问你,他们的父母家人怎么活?”

    大G说这话,简直是在无理取闹了。

    唐浪的心里一阵冷笑:“这个丧心病狂的人,也要试图讲出一番大道理来吗?真是一何可笑……”

    此时,站在旁边的花鸡,早就已经目眦尽裂,他大声地喝骂起来:“平头阿四,你个王八蛋,你怎么在这里?”

    “鸡哥,我他妈早就受够了你了。跟着你这样的衰大哥,真是窝囊。——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已经投奔大G哥了。”平头阿四的眼睛里,依然流露着狠戾的光芒。

    平头阿四显然就是东星社的大G安插在洪兴社的内鬼。

    “你跟着我窝囊?”花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自己贪图富贵,出卖大哥,**的还敢说我衰?XXXX……”

    “花鸡,”平头阿四开始直呼花鸡的外号,“一心一意地做你的小弟,给你办事,回来还要挨你的训斥,我老爸都没有这么骂过我!在外面受了别人的欺负,你还嫌我招子不够亮。跟着你这样的衰人,我他妈迟早横死街头,也无人问津。我尊敬你,叫你一声鸡爷,但你也太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了。”

    “平头阿四,既然你觉得我这个当大哥的亏欠了你,那你就冲着我来啊。你为什么要串通大G这个王八蛋来搞我们整个洪兴?你还说你不是见利忘义的王八蛋吗?”花鸡咆哮了起来。

    平头阿四也大叫了起来,“我已经加入了东星社,自然就是东星社的人。大G是我的大哥,他让我做什么,我这个做小弟的,能拒绝吗?用你的猪脑子好好地想一想吧……”

    花鸡戟指怒目,说:“平头阿四,只要我花鸡活着一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整个洪兴社的人,也不会放过你!”

    平头阿四重重地哼了一声,说:“花鸡,你们今天还能走得出这里吗?”

    大G也嬉皮笑脸地对花鸡说:“大明星,没有想到你现在这么当红了,脾气还是那么地火爆。明天的报纸上,记者们又有的写了。哈哈……”

    “你羡慕吗?”花鸡冷冷地对大G说。

    “花鸡,”大G突然恶狠狠地说,“这一次是程浩东,下一个就轮到你!”

    他这是在暗示将要对花鸡的家人不利。

    “大G,你就这点本事吗?江湖有言,祸不及家人!——对付手无寸铁的家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就是只有你大G能够做的出来。”花鸡嗤笑着说。

    “这都是你们的!”

    大G一字一字地说。

    花鸡说:“我们出来混的,要是都对付对方的家人,那也就太下作了!这是英雄好汉所为吗?”

    “哼哼哼哼,”大G咬得牙齿格格地响,“你一个小小的古惑仔,还跟我谈什么英雄好汉?你拍的《战狼传说》很好看啊,你有种就像在电影里那样英雄啊!来啊……”

    面对着大G的疯狂咆哮,花鸡并不敢动。

    ——任是天底下再英雄的好汉,一旦被人控制了家人,他还敢做什么,也只有俯首帖耳罢了。

    人,都是娘生爹养的,没有人不会在意家人的感受,没有人不想着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这是人的本能。

    就算是这些为古惑仔的程浩东、花鸡他们,也无不对自己的家人充满了感恩的心理。“仗义每多屠狗辈”,反而却是这些混江湖的人,更注重义。

    面对疯狂而恶毒的大G,唐浪的心中已然充满了怒火。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