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不动心印】

    王灵正要下山办事,突然看到唐浪迤逦而来,心下吃了一惊,不由地猛睁双眼,似有畏惧退缩之意。

    唐浪看到了王灵,不由地想到了那天晚上一记大力金刚腿将他踢倒在地的景,便笑着说:“怎么样?脑袋不疼了吧?”

    王灵冷哼了一声,说:“你还真是够胆!竟然一个人来到凤凰山!我师父这几rì就要去找你呢,没有想到你竟然送上门来了。倒省的我师父跑一趟。”

    “明知山有虎,我是偏向虎山行啊!”

    唐浪大大落落地说着,“东星社现在已经完全瘫痪了,你的师父也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对得起大G。——你师父火云邪王在哪里?赶紧带我去吧。”

    “好,”王灵冷笑着,说,“你自己要找死,可怪不得我了。——跟我来吧!”

    他说完话,便在前面不紧不慢地带路。

    唐浪则跟在他的后面而行。

    走到了一个凉亭,又转而进入了一条羊肠小路,穿过密林,来到了一个两山夹峪的所在,两旁都是高山绝壁,只有中间一条道路。

    这一条道路的劲头,赫然是一座清幽的寺院模样的建筑。

    “唉,火云邪王怎么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叫我好找!”

    唐浪看着两边险峻的山势,心中突然感到有一丝的压抑。

    王灵又冷哼了一声,说:“这里幽静非常,是师父的闭关修行之所。凡俗之人,愚蠢可怜,又怎么会理解其中的玄机?”

    唐浪一听这话,心中来气,说:“那照你这么说来,你定非凡俗之人了?”

    “我当然不是凡俗之人!”

    王灵对此很确定。

    “还真是冷艳高贵啊!”

    唐浪以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王灵,又说:“你智商这么高,为什么那天晚上还被我‘制伤’了呢?”

    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嘲讽之意。

    王灵听了唐浪的话,老脸通红,心慌气促,“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废他妈什么话啊!赶紧头前带路!”

    唐浪大声地怒喝着。

    似乎是害怕唐浪再用少林寺的绝技——大力金刚腿抽他的脸,王灵竟然不自觉地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那深谷中的寺院走去。

    看似路程很近,但是,唐浪却和王灵走了有近十五分钟,方才来到了寺院的山门之前。

    唐浪抬头看去,见那寺院的匾额上写着“般若寺”三个字。

    “难不成这火云邪王出家当了和尚?”

    唐浪心中起疑,不由地说出了口。

    王灵却说:“师父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修行,才不会做什么鸟和尚。”

    “天下名山僧占多,邪王也来争一席!真不愧是火云邪神的徒弟——当年,火云邪神练功走火入魔,自动躲进了‘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作为他的徒弟,火云邪王竟然抢夺和尚们的修行之地,来当做自己的道场。这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唐浪以调侃的语气,斥骂着火云邪神、火云邪王师徒两个。

    王灵听了,虽然怒火中烧,但是并不敢回嘴。

    二人进入了般若寺,却见大前面的空地上,满目荒草,yīn风嗖嗖,又不见天rì,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来这是一个荒废了寺院!”唐浪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又点了点头,说:“嗯,像这种鬼地方,也就是火云邪王这种怪咖能喜欢!”

    他的话刚刚说完,半天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我终于有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了吗?唉……”

    那一声的叹息里,似乎隐藏了千年的幽怨一般。

    唐浪急忙循声望去,却发现在般若寺内的大雄宝顶站立着一个人。

    睁眼细看之时,唐浪只见那人穿着一带花的睡衣,双脚之上则着一双人字拖,面呈yīn郁之sè,头顶已经秃了,只在两边耳际飘着几缕稀疏的头发。

    他不由地想到了穿着拖鞋、短裤、背心的火云邪神。

    “啧啧,看您这一的风采,肯定是江湖上传说的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的徒弟火云邪王了吧。果然是有传承!在下佩服至极!”

    那人却正是火云邪王。

    火云邪王眼神静静地看着唐浪,说:“终于有人肯来陪我好好地打一场了!——少年,你体会过如深渊一般的寂寞吗?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要rì渐枯萎下去的花朵,你理解它的痛苦吗?当你站在绝顶,俯视如蝼蚁一般的众生之时,你知道那种漫天袭来的无尽悲凉,是什么滋味吗?”

    “病得不轻啊!这是要去‘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的节奏吗?”

    这是唐浪听了火云邪王的话后,产生的第一个心理反应。

    唐浪不由地问:“火云邪王,我千里迢迢地赶到凤凰山,难道是来跟你谈人生的吗?这么深刻的命题,还是容后再叙吧。”

    “少年,看来,你并不懂我的寂寞……”

    火云邪王的语气里,竟然有些失望的意思。

    “我去,不要装出一副寂寞高手的样子了!你的寂寞太高深,我的确是不懂。不如我们玩点简单粗暴的,你看怎么样?”

    唐浪说话的语气,只是一味地调侃。

    “少年,那你就准备好接招吧!”

    站在大雄宝顶的火云邪王,突然间凌空而下,双拳直击唐浪。

    劲风扑面,直吹得唐浪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真是高手啊!好强大的威压之势!”

    唐浪的心里暗暗地说了一句。

    他急忙运劲全,想要努力地站在原地,保持不动!

    但是,唐浪的体仿佛已经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了,直yù飘飞出去。

    就在这时,他的头脑之中,突然默默地涌现出了这样一句话:“……不动心印,妙用恒沙。自在神通,游戏三昧。一切有,都无挂碍。无上涅槃,圆明寂照。天下一气,冥冥无尽……”

    唐浪口中念诵着这一气禅总诀篇的文字,并不由自主地默默地闭上了双眼。

    他竟然无视破天而下的火云邪王!

    一朵白sè的莲花,仿佛盛开在唐浪的心间,圣洁光明,一尘不染。

    心中竟然盛开了一朵白莲花!

    随着心中白莲的出现,他原本在狂暴的劲风中不停摇晃的体,也仿佛突然之间被施了定法一般地,屹立不倒了!

    “我的心中怎么会突然生出了一朵白莲花来?”

    唐浪急忙运力内视,却发现那朵白莲花并不是一朵真正的白莲花,而是一个圆形的白莲花状的印记。

    不过,那朵莲花印记之上,只有四瓣花。

    此时,火云邪王的双拳带着狂暴的气劲,已然轰击而来,如同两柄雷神之锤一般地击在了唐浪的前

    唐浪竟然没有任何的阻挡。

    远远的在一边观战的王灵,脸上不由地露出了得意至极的笑容,“这一次,我看你唐浪还不死!?师父这双拳中的蛤蟆气劲,就算是悬崖峭壁也要被捣出两个深洞来……”

    唐浪以自己的脯硬生生地接住了火云邪王猛轰而来的双拳气劲。

    “嘭”的一声巨响。

    气劲咆哮,地动山摇,整个空间仿佛也出现了一阵轻微的波动。

    紧跟着,一个人被击得远远地飘飞了出去。

    不是唐浪!

    而是火云邪王!

    火云邪王运转蛤蟆功,力贯双拳,蓄积的蛤蟆气劲也砰然击出,没有想到,他竟然并没有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唐浪击飞,而是自己反而受到了这股强横的蛤蟆气劲的反噬一般,体一直被击飞到了寺院后面的悬崖峭壁之上,“嘭”的一声嵌入了石壁之中。

    一旁观战的王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张大了嘴,便再也合不拢了。

    不光王灵吃惊,他的师父火云邪王也很吃惊。

    体被嵌入了石壁数米深的火云邪王,紧皱着眉头,细细地思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自己轰击出去的气劲,竟然反噬其自己本来。

    唐浪更是吃惊!

    他站在原地,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难道是那四瓣莲花的印记在起作用吗?”

    唐浪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在他的心中盛开的那朵白sè的莲花。

    当火云邪王狂猛地向他发动袭击的时候,他竟然不自觉地想到了一气禅总诀篇中的“不动心印,妙用恒沙。自在神通,游戏三昧。一切有,都无挂碍。无上涅槃,圆明寂照。天下一气,冥冥无尽”这句话。

    “难道火云邪王的破天威压之势,竟然让我又领悟出了一功法来吗?”

    唐浪的心中狂喜地想着,然后,他又默默地念动起一气禅总诀篇的“不动心印,妙用恒沙”这句话来。

    他闭上眼睛,感觉到心中的那朵四瓣莲花的印记,隐隐约约地似乎又有两瓣莲花印记浮现。

    不过,最终那两瓣莲花印记没有在心中浮现。

    唐浪的心中最清晰的印记还是那四瓣莲花。

    “看来,这功法是一种极为高深的‘不动心印’!似乎这种不动心印的功法,还可以从四瓣莲花,升级到六瓣莲花,甚至八瓣莲花,九瓣莲花,二十四瓣莲花,六十四瓣莲花,八十一瓣莲花……”

    唐浪知道他又从一气禅的总诀篇中领悟出了一功法来了。

    这四瓣莲花的印记,竟然能够让他的体保持不动,即使面对再强大的威压之势!

    不但如此,这四瓣莲花的印记甚至还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将对方轰击而来的气劲反攻对方!

    “这功法让我在极度危险之中也能保持归然不动。我看,就叫它‘不动心印’吧……”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