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直教生死相许】

    ……

    唐浪一记大力金刚腿踹晕火云宗火云邪王的弟子王灵,让程浩东、花鸡他们又一次见识到了他的功夫的强大犀利。

    见唐浪的战斗力如此霸道、强横,程浩东等人都心服口服,惊为天人。

    唐浪见得到了这班古惑仔们的宾服,心中也不由地大为高兴:我被神秘人安排进入到这《古惑仔》的电影世界,任务就是要劝说程浩东等人脱离黑社会,他们既然这般宾服于我,对我说的话,自然也就能够听得进去。

    其实,程浩东、花鸡、火炮、肥雪、香帅五人的年龄,都在二十二三四左右,和唐浪也算是同龄人。

    青年人在一块,互相之间自然就更加合得来。

    自从共同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东星社刀手伏击事件之后,唐浪和程浩东、花鸡等五兄弟之间的感,更加地进了一步。

    而唐浪也切体会了一帮江湖险恶。

    他决定劝程浩东他们急流勇退,撤离江湖是非之地。

    ……

    为了答谢唐浪的救“腿”之恩,程浩东、花鸡他们直接送给了唐浪一位于湾仔皇后大道东附近的房子。

    这个房子位于湾仔邮政局附近,是一个两居室。

    唐浪已经向程浩东、花鸡他们表示,自己愿意加入洪兴,但是,他还没有去见过洪兴社十二个堂口之一的铜锣湾的“扛把子”大哥成。

    这一天,程浩东、花鸡等人便一起来到了唐浪的住所,来带他去见大哥成。

    客厅里,几个人随意地坐在沙发上。

    唐浪挨个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做古惑仔的,真是在刀尖上走路,地狱外面讨生活,其实,生存的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一定要在混迹街头呢?”

    程浩东说:“阿浪,你以为我们想吗?做古惑仔,好像就是我们的命。这一辈子,恐怕都难以更改。”

    “和尚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们一心忏悔,一心向善,就可以走上正道。所谓: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只要你们忏悔向善,脱离黑社会,做回正行,那就是有为的好青年。”唐浪说。

    花鸡听了,笑了一声,说:“浪兄,你是寺里来的,自然会说这些和尚的话。不过,这些话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我们不可能听了你几句和尚的话,就幡然悔悟,退出洪兴,从此做回一个好人。你要知道,我们几个人已经染了黑底,是永远都洗脱不掉的。”

    旁边的火炮更是对唐浪的言行感到十分纳闷,问:“唐生不是打算以后跟我们混,还要加入洪兴吗?怎么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

    唐浪只好说:“昨天晚上的事,你们也看到了,做古惑仔,随时都会没命的。将来的有一天,古惑仔很可能是横死在街头。”

    “你害怕了,阿浪?”

    程浩东目光尖锐地看着唐浪,说,“横死在街头,是我们每一个古惑仔的最终结局。自从我们加入洪兴的那一天,我们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这本来就是有一条有去无回的路。”

    “我怕!?”

    唐浪睁大了眼睛,说,“昨天晚上,你也看到了,我害怕了吗?”

    肥雪也说:“……唐生,你要后悔,现在还来得及,一旦加入了洪兴,可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唐浪说:“照你们说来,一旦加入了洪兴,就‘生是洪兴的人,死是洪兴的鬼’了?”

    程浩东说:“加入洪兴,要在关二爷面前磕头上香的。”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这一还有用吗?大家加入洪兴,或者其他的黑社会帮派,也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正像有一句话说的那样,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黑社会也一样。”

    唐浪的心里,并不认为加入黑社会的那些古惑仔还讲什么古老的“忠心义气”。一个个的黑社会组织,其实也不过是一个个的利益小团体而已。

    就像要掌控一个地区的地下秩序,一个人肯定是不能够的,但是,一个帮派就可以。

    许多的古惑仔加入了洪兴,也只不过是打着洪兴的招牌在江湖上混饭吃而已。

    听了唐浪的话,程浩东点了点头,说:“不错,你说的没错。——不过,也有例外。我和花鸡、火炮、肥雪、香帅五个人,不但是朋友,更像是兄弟。我们五个人的父母都是从大陆偷渡到香冈来的。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天天在一起玩了,从小玩到大,我们五个就像是亲兄弟一般。”

    花鸡也笑着对唐浪说:“对于我们五个人来说,我们没有永远的利益,只有永远的兄弟。不管是钱财,还是女人,都不会使我们五兄弟决裂。”

    火炮也说:“唐生,你可能很难理解我们五个人的超越生死的兄弟义。虽然我们五个人不是一个爹妈生的,但是,我们就是异姓的亲兄弟。”

    肥雪笑吟吟地看着唐浪,“我们五个人,相互扶持,从街上杀出一条血路来……这种感,你是体会不到的。从小到大,我们五个人就一直在一起,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的。”

    香帅也说:“我们五个人同进同退,做什么事,都是要一起去做的。”

    至此,唐浪的心里突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肥雪、香帅这两个笑容温暖的青年,也要加入洪兴,混黑社会了。

    那自然就是他们之间从很小的时候,就培养出来的兄弟义的召唤。

    一起生!

    一起死!

    一起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感,唐浪又如何不理解?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发小”,同样也是混迹黑社会的刘子强。

    唐浪和刘子强从小一起长大,分享所有的东西,两个人之间的义,甚至远远地超越了亲兄弟。

    虽然到了长大之后,唐浪和刘子强两个人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他们之间却仿佛有一种无形的纽带一般,将他们牢牢地拴在了一起。

    这种感比金坚,是牢不可破的。

    唐浪的心里是体会过这种感的。

    他自然也不会把程浩东和花鸡、火炮、肥雪、香帅五个人弄得兄弟反目。既然他们兄弟五个人同进同退,那么他唐浪只要说服了为头的程浩东和花鸡两个人,其余的三个人自然也就搞定了。

    于是,唐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只要说服程浩东、花鸡二人愿意脱离黑社会,那么神秘人交给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不过,这件事看来不能一蹴而就,还须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唐浪突然对程浩东说:“那么,浩东哥……有时候,想没想过退出黑社会,做回一个平凡人,做普通的小市民的生活?”

    “自然想过……”

    程浩东沉吟着说,“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想要退出,谈何容易。”

    花鸡也说:“再说了,我们五个人退出江湖,干什么去呢?去酒楼当服务生吗?我们五个人除了会砍人之外,其余的可什么都不会做啊。”

    唐浪听了,笑了笑,说:“你们五个人退出江湖,干什么都行。只要是用自己的双手,挣出来的钱,那就不是可耻的。你们可以开酒吧啊!”

    “开酒吧!?”

    花鸡说,“好,就算我们去开酒吧,也得有人罩着我们啊,不然的话,这般古惑仔们还不天天上门问我们要保护费。说到底,还是跟黑社会有瓜葛。总之,在香冈,你是别想彻底地跟黑社会划清界线的。”

    唐浪说:“说的也是啊……”

    他便不再继续劝说,知道现在不论是怎么劝都没有用的。他知道程浩东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的。

    只有过一段时rì再说了。

    唐浪心里这样想着。

    ……

    第一次劝说程浩东、花鸡他们脱离黑社会失败。

    唐浪心说:要想让这五个古惑仔彻底地脱离黑社会,看来要有一件给他们的心灵造成极度震颤的事才行。如果不彻底地震醒他们,程浩东、花鸡他们是不会下这样的决定的。

    ……

    程浩东带着唐浪去见洪兴在铜锣湾地区的扛把子“大哥成”。

    大哥成已经隐遁起来。

    这自然是因为前段时间砍死东星社番狼的事

    番狼本来就是东星社的话事人大G派到铜锣湾挑事的。

    大哥成早就看番狼不顺眼了,一再忍让。直到最后忍无可忍,大哥成方才派程浩东、花鸡、火炮、肥雪、香帅五人去砍死了番狼。

    为了不引起洪兴社与东星社之间的帮派火拼,大哥成部署的砍死番狼行动,是在极为秘密的况下进行的。

    洪兴社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也是大哥成没有派遣一般的小弟去做这件事的缘故。

    砍死番狼之后,大哥成便隐居到了铜锣湾附近的一个别墅里,想等到风声过去,再现江湖。

    快到大哥成所在的别墅的时候,程浩东突然看到别墅外面停着几辆黑sè的轿车,他急忙让开车的小弟停车,对大家说:“不对,这几辆轿车看着怎么这么眼生?”

    随着他的说话,唐浪、花鸡等人也看向了别墅墙外的几辆轿车。

    只见一个长相白净的年轻人,从其中的一辆黑sè轿车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把AK-74突击步枪。

    “妈的,是‘飞机’!”

    程浩东大叫了起来。

    飞机,正是江湖传言东星社话事人大G派来干掉大哥成的那名职业杀手。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