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初元境第二层的威力】

    (PS:私事耽误了,各位久等了,非常抱歉!今天仍是两更。第二更可能要晚些。)

    终于来到了程小树的家了。

    唐浪看着周围破败的景象,感觉这里像是一个贫民区,于是,便对程小树说:“这里拥挤不堪,你干嘛不去市外郊区找一个宽敞的地方,盖上几间大房子住。那岂不是比在这里憋屈强多了。”

    程小树知道唐浪浑然不知现在的社会状况,他一边走,一边说:“谈何容易啊。——唐先生,哦,不是,阿浪,请进吧。”说着,他只一脚就把插着的门给踹开了,然后自己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唐浪只好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一进去,程小树便打开了灯。

    只见里面装饰得倒也洁净,白sè墙壁,地铺瓷砖,中间做了一个隔断,想来里面应该是卧室,外面是客厅,摆设着桌椅几凳生活用具等诸般物事,墙角那里摆着一座小山般的啤酒的酒瓶。

    唐浪看着那一堆啤酒瓶,笑了笑,说:“看来你也是一个酒道中人啊!”

    “不是我喝得。是我那六十岁的老娘喝的。唉,我都管不了她的。”程小树说着,向着隔断间一指,说:“我妈妈想来是已经喝醉了,睡过去了。——我的房间在楼上,上来吧。”

    唐浪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对母子,一个是酒鬼,一个是老千,真是奇绝!

    通过了一段窄小的镂空的木梯,程小树领着唐浪吱吱呀呀地走上二楼。

    唐浪上来一看,发现二楼和下面却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只见地上到处堆放着凌乱的杂物,书籍、鞋子、衣服、大包小包、桌子、凳子等等,铺满了一地,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垃圾场一般。

    唐浪只感到自己的双脚都没有地方放下,而与此同时他的鼻子里又闻到了一股酸臭已极的味道,一阵阵的只让他想干呕。

    “我去!你这房子是人住的吗?跟猪窝似的……”唐浪说。

    程小树一笑,“早就知道你会感到不适了。这好办……”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拿出了一罐空气清新剂来,对着屋里猛烈的喷shè了一回。

    唐浪这才感觉满鼻子的清香,如处芝兰之室一般。

    程小树费力的从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之中抽出来了一个小板凳来,递给了唐浪,脸上带着歉意:“阿浪,不好意思,我这里就和狗窝一般,实在是和您的‘功夫大师’份有些不搭。也只好委屈一下您了。”

    唐浪一笑,说:“别乱捧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功夫大师’。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本地人,我是从雷州偷渡过来的。”

    “啊,你是雷州人?”程小树眼珠子一转,说:“其实,我也不是本地人,我是从广州过来的,原本是想带着老娘来这里吃香的喝辣的,没曾想香冈这里也不太好混啊。”

    唐浪说:“你说你已经三十岁了。那你这些年都干嘛了,竟然混到了如今这步田地?”

    “唉……”程小树叹了一口气,说:“想当年,我也曾经风光无限过,只是后来败落了。”

    唐浪不由地来了兴趣,问:“说说你当年都怎么风光了?”

    程小树说:“哼哼,当年,我的家境也算是十分殷实的,父亲是承包商,我们家的富裕程度,可以用‘家财万贯’四个字来形容。而我呢,学业有成,十八岁便考进了广州工业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深造。”

    “考古专业?”唐浪不由地一笑,说:“您的兴趣还真独特。”

    程小树说:“这个专业可是很有搞头的。不过,我后来的兴趣转移到了周易命理风水方面,还进行了十分深入的探讨。乱七八糟的书也看了好多。长时间研究下来,我就在寻龙点、看坟掘墓上,修成了正果。”

    唐浪打断了他,说:“你不是气功大师吗?”

    “气功,那是来香冈以后的事了。我在广州的时候,还没有学这个呢。”程小树接着说:“所谓‘千里来龙,到头结’。我学成了一的本事,就思量着要开一个公司,专门给人看风水。”

    “风水这东西,现在还有人信吗?”唐浪问。

    程小树说:“风水这东西是几千年以来遗留下来的,其中也有好的东西,不过,大多数都是糟粕。当然了,现在的这些风水术士,说白了就是一群骗子神棍。没奈何,有人信就有市场。”

    唐浪又问:“那你的风水公司最后开成了吗?”

    “当然开成了。名字就叫广州风水文化有限公司,在工商局注册了。公司对外宣称,以研究风水与考古为名,而实际上则专门给那些有钱人看风水,诸如办公室内部的布置、住宅内各种物品的摆放等等。”程小树说。

    “那你的这风水生意做的怎么样?有钱人请你看吗?”

    “越有钱的人,就越是十分的在乎自己家祖坟的风水,会影响到了自己以及后代未来的命运。很多人趋之若鹜。我整天就是坐着飞机往来各大名山大川看看龙脉,找找位,满脑子寻思着怎么忽悠那些大款巨富。几年下来,我是赚到了几千万。”

    程小树说着,眼里散发出奇异的光彩。

    唐浪不由地好奇地问:“那你后来又是怎么败落的呢?”

    “唉,后来,我卷入了一场人命官司,公司被查封,资产被冻结,我便带着老娘逃了出来,来到了香冈。我父亲也因为去澳门豪赌,一夜之间输得只剩下几万块了……”说到了这里,程小树的神又变得十分低落。

    “还真是大起大落啊……”

    唐浪并没有接着问他卷入人命官司的细节,怕触及到他的伤心之处,“那咱们两个可真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了。其实,我从雷州偷渡到香冈来的,现在可以说无分文,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比我强多了。”

    “你是偷渡来的?!怪不得你一个人光着子躲在小巷子里。”程小树说,“不过,你虽然现在无分文,但是你又一的好功夫,可以开武馆赚钱啊!”

    “开武馆?”唐浪苦笑着说:“可是我没有香冈份证,恐怕不好申请营业执照,搞不好还会被遣返。”

    “香冈有一项吸引优秀外地人材来定居的‘优秀人才入境计划’,规定具备超凡才能或技术并拥有杰出成就的个别人士,可申请到香冈定居。你是功夫大师,也算是拥有杰出成就的人士。”程小树说着,又一皱眉,“不过,这项‘优秀人才入境计划’对申请人有财产方面的基本资格要求……”

    “我去!那你说了还不是白说。”唐浪有些气呼呼地说。

    “不好意思……”

    唐浪想了想,说:“我看你还是给我介绍一份工作做做吧。我要糊口为先。”

    程小树故作轻松地说:“找工作,这个好说。”

    “不过,”唐浪说,“我会功夫这件事,还请你对任何人保密!我不想太张扬。”

    “了解。世外高人都很低调。”程小树说。

    唐浪想了想,问:“那你有什么工作可以介绍给我做?”

    他半晌没有听到言语。

    唐浪急忙向程小树看去之时,见他已经躺在了上呼呼睡去,鼾声震耳。虽然已经到了睡梦之中,程小树的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

    “奇人啊,说着说着就能睡着。”

    唐浪口中喃喃自语着。

    他心想:这程小树忙了一天了,估计是已经十分疲倦了吧。

    不过,唐浪依然还jīng神饱满。

    他站起来,走了过去,轻轻的给他盖上了被子,然后找了一个赶紧的地方,盘腿而坐,默默修炼一气禅。

    唐浪从《少林寺》的电影世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走那份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给他的《一气禅》布帛。

    不过,他早已经将一气禅的“总诀篇”和“功法篇”背诵了下来,且烂熟于心了。

    因此,来到《古惑仔》的电影世界后,唐浪即使没有《一气禅》布帛,也照样可以修炼。

    唐浪先是默默地背诵了一遍“总诀篇”:“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极大同小,极小同大……无上涅槃,圆明寂照。天下一气,冥冥无尽。”

    接着,他又冥想了半天。

    唐浪自思:“对于一气禅总诀篇中的微言大义,我总是不得其门而入。这难道是因为我对功法篇的修炼,还没有到达一定的境界的原因吗?”

    默思了半天,他仍然参不透一气禅总诀篇的奥义。

    于是,唐浪便决定继续修习一气禅的功法篇。

    按照一气禅功法篇对初元境、中元境、上元境、混元境四大境界等级的划分,从初元境到中元境之间尚有十层。

    ——从初元境第一层到初元境第十层这十个等级,是按照隔空发劲的威力来划分的。

    唐浪现在所处的等级是初元境第二层。

    虽然是初元境第二层,但是,唐浪运气发劲,不论是挥拳,还是运掌,劲力便都会透体而出,足以将一栋楼击穿。

    对此,唐浪还是很自豪的。

    他一想到自己一拳轰出,气劲咆哮,将一栋楼击穿,就止不住的内心得意非常。

    唐浪是看过周星驰导演的电影《功夫》的。

    在电影《功夫》中,自小受尽欺辱的街头混混阿星,最后炼成了“天蚕功”和“如来神掌”,一掌击出,将一座大楼击穿,露出了一个五指形状的空洞。

    这种功夫,唐浪也会。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