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少林梅花截木针】

    ……

    骄阳在天。

    林间空地上,昙宗看着张小虎劲风虎虎地练完了少林齐眉棍法,口中不由地大赞:“小虎,看来你的棍法,已经练得相当纯熟了。”又看着唐浪说:“你的棍法比起小虎来,可就远远不及了。还要多加练习啊。”

    唐浪笑着说:“这些时rì一来,我老是偷懒,小虎没rì没夜的练习,棍法自然jīng进。”

    “练功要勤,勤能补拙。”昙宗说着,从地上拿起了一柄长剑来,“现在,我再教你们少林剑法吧。”

    “好。”唐浪和张小虎二人都极为兴奋。

    于是,昙宗又像先前教他们二人练习少林齐眉棍法一般,教授少林剑法。他右手擎着剑,左手捏着剑诀,如行云流水一般地演练了一遍少林剑法。

    演练完毕,他又将这少林剑法中的要点,一一地向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剖析明白,又教他们背诵了剑诀。

    “……好了,招式都记住了吗?”昙宗对着二人说。

    唐浪、张小虎齐齐大声地说:“记住了。”

    “好,”昙宗说,“现在,你们两个就在我面前挨个演练一遍。——小虎,还是你先来!”

    张小虎大声地说:“是,师父。”

    待到张小虎和唐浪二人都演练完了之后,昙宗方才给他们二人指出了各自的缺点。

    二人躬受教。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好了,接下来,你们两个就苦练我教给你们的这一少林剑法吧。我先回寺里去了。”

    昙宗说着,转就要走出林间空地。

    “——师父!”

    唐浪突然从后面叫住了昙宗。

    昙宗闻言转过了来,说:“怎么了,唐浪?你还有什么问题不明白的,赶紧问。”

    “不是,”唐浪一副yù言又止的样子,“我是想……”

    昙宗大声地说:“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尽管说。”

    唐浪只好说:“师父,我是想着……这些大枪大棒的,每天练得枯燥的时候,也难受的。因此,我就想着……师父能不能传授一些小巧灵便的暗器之法给我们两个,让我们也能够交替着练习。”

    “哈哈……你这个小子。”昙宗大笑着说,“你直接跟我说,你想学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不就行了。何必绕来绕去的,绕这么大一个弯子。——无暇都偷偷地告诉我了。”

    唐浪鼓起勇气,说:“师父,我的确是想学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

    “你这个小子,少林齐眉棍法和少林剑法还完全没有练得纯熟,就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好好好,我今天就教教你这一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

    昙宗说着话,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一条腰带来。

    他拿着那条腰带,招呼唐浪和张小虎,说:“来,你们两个都过来看看什么是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

    唐浪和张小虎闻言,走到了昙宗的边。

    昙宗指着腰带上的一个个的大大小小的针,对二人说:“你们看,这就是盛放梅花截木针的针,是用特制的蛇皮做成的。”

    他从腰带上的针里,抽出了一根一指半长的梅花截木针来,对唐浪和张小虎二人说:“这就是少林寺秘传的防暗器——梅花截木针。这根截木针只有一指半长,是用铜铁制成的。一般来说,截木针都是用铜铁制成,也有金、银制成的,那就比较昂贵了。”

    唐浪看着那根粗如细线的梅花截木针,不由地说了一句:“这梅花截木针,细得就像是一根线一般。想来应该十分难练啊。”

    昙宗轻轻地叹了口气,似是想起了自己修炼这梅花截木针的岁月,说:“至少要下十年到十二年的苦功,方才能够炼成。——只有吃的苦中苦的人,方才能够炼成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

    唐浪早就料到了这种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必然是十分难练的,他知道这种功夫只要花十年左右炼成,在少林寺的诸种绝技之中,还是用的时间少的。

    “师父,十年左右炼成,所花的时间,也算是不多不少。”唐浪说。

    昙宗点了点头,说:“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之中,还有需要二三十年甚至四五十年方才能够炼成功的。这梅花截木针只需要花十年便可以炼成,时间的确可以算是不多不少。”

    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听了,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只听昙宗继续说:“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针法,是由少林寺的伏虎大禅师创立的。伏虎大禅师是隋朝初年之人,现在已经圆寂多年了,葬在了少林寺的塔林圣地之中。”

    唐浪并没有听说过“伏虎大禅师”这位高僧,便问:“伏虎大禅师是禅宗第二代祖师慧可大师的弟子吗?”

    昙宗说:“伏虎大禅师的师承,我也不太明白。不过,我好像听一些大师们说起过,这伏虎大禅师曾经得到过达摩大师的指点。”

    唐浪不由地说:“那他这辈分可就高了。”

    昙宗手中拿着那根一指半长的梅花截木针,又说:“伏虎大禅师传下的梅花截木针,其实有大、中、小三种型号。大的截木针长达四指,中的也长达二指半到三指,而我手上拿着的这个一指半长的,就是小型的。”

    唐浪问:“还有更细的吗?”

    “当然有。梅花截木针最细的,如蚕丝一般,那就更加难练了。”昙宗又说:“——下面,我给你们说一下这梅花截木针的练法……”

    张小虎突然说:“师父,我……不想练这梅花截木针……”

    正在说话的昙宗,闻言一愣。

    唐浪急忙笑着替张小虎解释说:“师父,小虎认为这梅花截木针是女人用的,他自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因此,心里便不想学。”

    昙宗闻言,呵呵大笑,说:“如此说来,这伏虎大禅师和昙宗和尚我,都是女人不成?”

    张小虎道:“自然不是。只是这种暗器,我不是太喜欢练。不过,师父可以交给我其他的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啊。”

    “好!”昙宗说,“那我就将这梅花截木针单单传给唐浪就是了。你从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选一个你喜欢练的,告诉我,到时候我再教你。”

    张小虎点了点头,说:“嗯,太好了。——师父,那我就去练少林剑法去了。”

    “好。”昙宗说:“你去吧。”

    张小虎欢快地持剑而去。

    看着张小虎在远处的一个空地上练剑的影,昙宗笑着说:“这个小虎……”

    唐浪心痒难耐,便提醒昙宗说,“师父,我们继续吧。”

    昙宗这才收回目光来,他看着唐浪,说:“你以后也不要光顾着练这梅花截木针了,少林拳、少林棍、少林剑,也要多加练习才是。”

    “弟子明白。我修炼这梅花截木针,也是在练习少林拳、少林棍、少林剑的间隙,应该不会有所耽误。”唐浪信誓旦旦地说。

    昙宗听了大喜,说:“嗯,这还不错。——说起这少林寺的梅花截木针的技法,最主要的有三种,分别是以手发针、以指发针、以气发针。而这梅花截木针击打的目标,为人的头脸、手腕、颈项,此外就是人的全各大位。”

    听到了这里,唐浪突然插口说:“幸好,我跟老爷爷借了一本医书,依然了解了人的全所有的位。”

    “你还只是了解,路还长着哩。认插针,是会更加艰难的。如果在十步之外,向人的体的各大道发针,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昙宗说。

    唐浪点了点头,“要不说得用十年的苦功,才能练成这项少林寺秘不外传的绝技呢。”

    “嗯。”昙宗继续说:“以手发针,主要是发大型的梅花截木针。你要练这梅花截木针,要从大到小练,越是小越是难练。以手发针,又分为前发针、后发针、左发针、右发针、上发针、下发针。最简单的,先从前发针练起——”

    他从地上拿起了一把剑,在一棵三人环抱的大树上,削出了一个一人高的平面来,又用剑尖在那新鲜的平面上,“嗤嗤……”不绝地画出了一个简易的人形来,——头、脸、四肢、躯干都隐隐地现出来。

    昙宗指着那个简易的人形,对唐浪说:“你先对着这棵大树,练习以手发针中的前发针技法。这前发针技法又分为合手打法和迎手打法。合手打法指的就是,用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针尖将之发shè而出。迎手打法则是用左手心迎击右手腕,通过触碰将梅花截木针发shè而出。注意,出针之时,要手心向下……”

    他说着,便捏出了一个大型的梅花截木针来,分别用前发针技法中的合手打法和迎手打法各演示了一遍给唐浪看。

    “唐浪,你站在这个人形图案的三四步之外,按照我所讲的,进行练习吧。”

    唐浪内心十分兴奋,他大叫道:“是,师父。”

    他按照昙宗所讲的技法,站在了那人形图案的三步之外,先以合手打法练习。

    见唐浪一丝不苟的练针,昙宗内心十分满意,说:“练习以手发针,要每天早午晚三次按时练习,不能懈怠。如果练了三个月之后,你发shè的针都没有落地,并且击中人形,那就可以再移远五步……”

    ……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