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香囊】

    ……

    忽忽之间,一个多月的时rì已经飞速地过去了。

    时值盛夏,赤rì炎炎。

    这rì的午后,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左右无事,便相约到小溪旁边的林间空地练习功夫。——那里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练功场地。

    他们各自拿着一根齐眉棍,离开了王承彦的家,向着茂密深林之中走去。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昙宗又零星地教授了唐浪和张小虎一些少林拳,诸如七星拳、小红拳、大红拳、龙拳、地趟拳、梅花拳等。

    他还格外教授了二人呼吸吐纳的运气之法。良好的呼吸调息,使得唐浪和张小虎在练习拳技功夫时如虎添翼。

    二人进境极快,让昙宗心中甚喜。

    期间,昙宗又准备将十八般武艺陆续教给唐浪和张小虎二人。于是,他便在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十八般兵器中,优先选出了“棍”来,教授二人少林棍法。

    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在所有的兵器之中,棍子还是比较好练的。

    少林棍分为盘龙棍、齐眉棍、狼牙棍等多种棍法。不过,昙宗只教授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少林齐眉棍法。

    当时,嵩山少林寺的武僧们,都十分jīng通少林齐眉棍法,其中尤以昙宗的修为最为高深。而少林棍也被少林武僧奉为“百兵之祖”。

    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得到了昙宗的亲自指点,不到一个月,他们的少林齐眉棍法,便已经练得有模有样,威力无穷了。

    林间空地上,唐浪手执齐眉棍,静静地观看张小虎在场中练棍。

    只见张小虎将一杆齐眉棍,紧握在双手之中,蹦跳起落,随步走,硬攻快打,上下翻飞,劲风呼呼直响,气势极为生猛霸道。

    整个的林间空地,几乎都笼罩在了张小虎的棍风之下,当真是水泼不进。

    “好!”

    唐浪不由地大赞了一声。

    “喀嚓”一声传来。

    却是张小虎突然将手中的齐眉棍猛击在了一颗碗口粗的大树上,将大树拦腰砸断。

    “啊——”

    张小虎仿佛发疯了似的大叫了起来。

    “……小虎……”

    唐浪不由地低呼了一声。

    他的这一呼声里,似乎包含了关切、可怜、疼、不解等诸种错杂在一起的绪。

    张小虎转过脸来,看着唐浪,双眼血红,杀气扑面而来,令人内心颤栗。

    “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已然长成参天大树了吗?”唐浪的内心这样想着。不过,他嘴上却说:“小虎,——‘外不着想,内不动心’!”

    唐浪是在拿昙宗交待他们的话,来提醒张小虎。

    “哼哼,等我报了杀父之仇,我自然就能够做到‘外不着想,内不动心’!”张小虎低声地吼叫着。

    唐浪说:“师父让我体会‘外不着想,内不动心’的禅之境界,也是为了我们能够把功夫练得更加透彻,而修为也自然会渐渐地加深。”

    “我不管。”张小虎一边猛地擦去了额头上不停滴落的汗水,一边说:“师父只是让我‘外不着想,内不动心’,可是,他又怎么能够体会我内心中的痛苦。我与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就是我的天空。父亲死了,我的天空也坍塌了,整个世界仿佛都沉入了无底的黑暗之中。师父能理解吗?”

    “……唉,我当然能理解。”

    随着一阵柔和的话语,昙宗从一棵树后现,慢慢地向着林间空地走来。

    唐浪大叫了一声,“师父,您来了。”

    张小虎则眼光死死地盯着那棵断折了的树,默不作声。

    “小虎,你心中的痛苦,师父当然能够理解,也能够感受得到。”

    昙宗叹了一口气。

    他继续又说:“十几年前,师父的父母妻子也被王仁则杀死。之后,也一心想着报仇雪恨。于是,便潜入少林寺学武。但是,经过长时间的佛法的感化,世间的恩怨仇,似乎都已经变得如同遥远天际的浮云一般飘渺了。你年龄还小,师父自然不会怪你……”

    张小虎听了昙宗的话,沉声说:“师父,我不报了杀父之仇,就永远也不会做到‘外不着想,内不动心’这八个字!”

    ——少年心xìng,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这一点,昙宗感觉到似乎很难用佛法去化解。

    昙宗沉吟着,说:“……好吧。师父可以让你学好了少林绝技去报仇!现在,好好地练习我教给你们的功夫吧。”

    张小虎闻言,大喜。

    昙宗从唐浪的手里,接过了那一杆齐眉棍来,当即在空地上给二人示范起棍法来。

    “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棍法要急,捣劈神速,但同时也不能乱了章法。棍子的一扫一劈之间,要全着力,方才显出勇猛气势!”

    昙宗一边威风凛凛地演练着棍法,一边大声地给唐浪和张小虎二人讲解着。

    唐浪见昙宗的棍法,在拨、拦、绞、缠、撩、挂、挑、截、封、击、扫、劈之际,凌厉俊捷,直截了当,毫无遗漏,不由地看得目瞪口呆。

    霎时之间,一棍法,便被昙宗演练完毕。

    昙宗收棍而立,呼吸不喘,脸sè平静如恒。

    紧接着,他又对二人说:“棍子是少林寺每一名僧兵都要熟练的一种器械。少林棍法,更是独步武林,天下罕有其匹。你们两个要好好地练习……”

    看了昙宗的少林棍法演练,唐浪和张小虎两个人都觉得十分技痒。

    昙宗便让他们二人一个一个地在林间空地上演练,并在旁对他们的棍法详加指点。

    ……

    唐浪和张小虎一直练到了天黑之后,方才再次回到了王承彦家。而昙宗则直接回少林寺,处理一件紧急寺务去了。

    回到家里,吃完了晚饭,张小虎又要拉着唐浪一起到林间空地去练习棍法。

    唐浪感觉到自己练了一天,有些累了,便推说:“小虎,累了一天了,今天晚上歇息歇息吧。”

    “不行!练功不能懈怠!我们赶紧趁着下午师父的亲自指点,继续练习熟了。”张小虎说话之间的语气十分坚决。

    “……小虎,我实在是累了,不想去了。”唐浪说话的语气,已经近乎是在哀求了。

    他自然知道张小虎这么着急地练功是为了什么,——都是仇恨给他的无穷的力量。

    张小虎见唐浪这架势,是死活都不肯去了,于是,便硬声硬气地说:“你不去,我自己去——”说着,转便向篱笆小院外走去。

    “——哎,小虎……”

    唐浪在张小虎的后面,急急地叫了一声。

    但是,张小虎并不理会唐浪的喊叫,径自一个人向着密林的深处走去。

    这时,白无瑕走了过来,看着张小虎远去的背影,问唐浪:“小虎练功怎么这么地用功?他定是报仇心切!”

    唐浪叹了一口气,说:“这个小虎,他是一刻都不想让那个什么洛阳守将王仁则活在这个世上。这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啊!”

    “……我也不想让王仁则活在这个世上。王仁则不但杀了我的许多亲人,还滥杀无辜,犯下了许多的滔天罪行,实在是该千刀万剐!”白无瑕说这番话的时候,也咬牙切齿的。

    唐浪赶紧说:“难道我就想和王仁则这个jiān贼活在同一座天空之下吗?——我们三个人有着共同的仇家。这个仇,早晚要报!”

    “是啊……”

    白无瑕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句。

    唐浪双眼又看向了夜空中的月亮,——月亮已经圆了,美轮美奂,发着柔和的光芒,“无暇妹子,你看,这月亮多好看……”

    他说话的时候,仍然看着月亮,并没有看向白无瑕。

    白无瑕半天没有说话。

    唐浪心中突然感到有些奇怪,急忙看向白无瑕时,见她竟然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脸颊。

    见唐浪转头过来,白无瑕忙低下头去,纤纤细手略微显得有些忙乱地弄着裙角。

    “……嗯!?这感觉不对啊……这丫头……她——”

    唐浪的心里砰砰直跳,紧接着,便赶到有些拘束起来。

    他心说:神秘怪咖让我来到这个《少林寺》的电影世界,所要执行的任务,可是要极力地撮合张小虎和白无瑕。难道说这白无瑕竟然对我有些意思了?

    只听白无瑕忽然说:“……是啊是啊,这月亮真好看。”但是,她并没有抬头去看月亮。

    唐浪看了看白无瑕,心说:“或许,是我多心了吧,她怎么可能会对我产生感觉……”

    “阿浪……”

    白无瑕突然喊了唐浪一声。

    唐浪急忙说:“无暇妹子,怎么了?”

    只见白无瑕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用锦绣制成的香囊来,说:“这是我自制的香囊,里面装有白芷、冰片、薄荷、苏合香等中草药,你可以随时戴在上,也可提醒醒脑……”说着,便向唐浪递过了那制作得十分jīng巧的香囊来。

    唐浪从白无瑕的手里接过了香囊,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香囊在古代之时,一直是男女双方之间的定之物,用以含蓄优美地表达对对方的慕之意的。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