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功夫,两个字】

    见昙宗竟然冒着违犯少林寺的寺规的风险,准备私自传授少林功夫,唐浪和张小虎都十分感动。

    张小虎说:“师父,弟子将来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他直接将自己心里的话都和盘托出来了。

    唐浪也说:“师父宅心仁厚,弟子感佩莫名。”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儿一个劲地拍我的马了。赶紧回南凹村吧。”昙宗大笑着说,接着又低声吩咐唐浪和张小虎:“可要帮我好好地照顾一下无暇啊。她是我在俗世里唯一的牵挂。”

    唐浪、张小虎二人齐声回答:“是,师父。”

    ……

    一天的下午。

    天上的太阳,发出了昏黄的光,正在向着西天悄悄地滑落。

    在南凹村王承彦家的唐浪,闲着没事,便提着木桶到山上的一处泉眼处提水,以备晚上做饭用。

    而张小虎已经和白无瑕去山坡上放牧羊群去了,只留下了唐浪和王承彦一少一老在家。唐浪在家里和王承彦胡天海地地聊个没完。

    一直聊到王承彦昏昏yù睡,唐浪才抽去提水。

    提水回来的路上,他试着像少林寺的和尚一般,平举着两只手,提着两只盛满了水的木桶,快步疾行。

    但是,他只走了几百米,便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只好停下来歇息。

    想到就在前几天的时候,自己差点没死在了这《少林寺》的电影世界,唐浪就有点后怕。不过,他现在总算是活得好好的。

    他心说:现在看来,在这个《少林寺》的电影世界里生存下去,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不过,那位藏在黑暗中的神秘怪咖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呢?得加把劲了……

    心中想着,唐浪又站了起来,双手平举着两桶水,咬着牙,绷着劲儿,一直提到了王承彦的家里。

    唐浪到家的时候,张小虎和白无瑕已经撵着羊群回家了。

    看到唐浪回来了,阿黄没羞没臊地冲向了他,扒拉着他的衣裤。

    王承彦也已经开始和白无瑕做晚饭了。

    袅袅的炊烟升起……

    唐浪看着这一切,恍然如梦,似乎这就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家一般。

    张小虎走过来,拍了一下唐浪的肩,笑着说:“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唐浪遮掩着。

    “喂,晚饭做好了,你们两个快过来吃饭啊!”

    脆生生的声音,却正是白无瑕发出来的。

    忽听一阵粗豪的声音响起:“做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师父!”

    唐浪头也没转,便听出了这是昙宗和尚所发出的声音。

    “师父,您怎么来了,还没有吃晚饭吧?——一起吃啊!”张小虎高兴地招呼着。

    昙宗哈哈大笑,说:“好啊。”

    几个人一起嘻嘻哈哈地走进茅草屋中,坐在桌子旁吃饭。

    白无瑕更是高兴,“阿爹,你又来蹭饭!”

    昙宗大笑起来,“生了个女儿,还这么小气!”

    白无瑕脸上微红,“谁小气了?”

    唐浪、张小虎和王承彦都跟着笑起来。

    饭桌上,都是一些时令的蔬菜。

    大家却也都吃得津津有味。

    ……

    匆匆饭毕。

    昙宗站起来,脸sè一正,对唐浪和张小虎说:“你们两个跟我来!”

    唐浪和张小虎齐声答应:“是,师父。”便站起来,做好了跟着昙宗出去的打算。

    白无瑕也突然站了起来,气地说:“我也去!”

    昙宗正想要跟白无瑕交待些什么,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地脸sè一凛,“胡闹!姑娘家家的,跟来做什么。在家老老实实地做女红。”

    白无瑕皱了皱鼻子,又跺了一下脚。

    张小虎看到白无瑕皱鼻子时,脸上的可模样,忍不住说:“无暇,等我学会了,我教你。嘿嘿。”

    “嗯?”昙宗睁大了眼睛看着张小虎。

    张小虎忙说:“师父,我哄无暇妹妹的。”

    昙宗大声说:“胡闹!——走吧。”

    于是,唐浪和张小虎跟在昙宗的后,走出了茅草屋,离开了篱笆小院,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在一处林间空地上,昙宗停了下来。

    ……

    夜风轻拂。

    月光从树林之上倾泻下来,正好将那一处的林间空地照得明亮如白昼一般。

    昙宗转过来,对唐浪和张小虎说:“你们两个一心想要学习少林功夫,给我说说,你们都想学什么?”

    张小虎听了,当即兴奋地抢着说:“南拳北腿,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十八般兵器,我都想学!”

    昙宗听了,呵呵一笑,又对唐浪说:“你呢?”

    唐浪说:“除了小虎说的南拳北腿、十八般武艺之外,我还想学习少林寺的硬气功、轻气功、擒拿、八段锦、童子功、易筋经、横练、铁布衫、金钟罩、蛤蟆功、点、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少林寺绝招奇戈以及少林医术。”

    听了唐浪的话,昙宗不由地大笑起来,说:“唐浪啊唐浪,你这是要把所有的少林功夫一网打尽啊。那你也太贪心了。不过,我现在却担心一件事。”

    唐浪忙问:“担心什么事?”

    昙宗说:“你想要把所有的少林功夫全部练会的话,至少需要三、四百年的时间啊!——人生匆匆,如白驹过隙,不过百年而已。你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啊?”

    “啊!?竟然需要三、四百年的时间?”唐浪不不由地惊呼出声。

    昙宗说:“南拳北腿少林拳以及十八般武艺倒还好说,只要练个几年就会有小成,不过,要想深入下去,非三五十年不为功啊!而至于其他的诸种奇功绝技,你们两个就只能选修其中的一两个了。”

    唐浪略有些失望,“原来,少林功夫并不能被一个人全部学会。”

    张小虎在旁边说:“唐浪,一个人一辈子的时间,毕竟有限,要想学全,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就算是学的少林功夫中的一两样,只要炼jīng了,也一样可以威震武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爹爹就跟我说过,一招鲜,吃遍天。”

    “不错,”昙宗说,“只要将一样炼jīng了,照样可以吃遍天下。你是所有的少林功夫都练,却全不jīng通呢,还是只练一样,将之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呢?”

    唐浪说:“……师父和小虎说的是。”

    昙宗接着又说:“江湖都说‘天下功夫出少林’,你们两个也兴致勃勃地想要学习少林功夫,那么,我问你们,什么是‘功夫’?”

    “功夫?”

    唐浪和张小虎齐齐一愣。

    “功夫,自然就是武功,拳脚,技击之术。”张小虎说。

    唐浪想了想,也说:“功夫,自然是指通过长时间的修炼,方才能够最终达到的一种玄之又玄的高深境界。”

    昙宗呵呵一笑,说:“功夫,两个字,从表面上看,它们只是两个汉字而已。然而,在少林寺的高僧大德们看来,功夫指的就是禅宗的修行成果。打坐,参禅,都是做功夫;拳脚,武艺,也是做功夫。”

    唐浪当即了悟,说:“照大师的意思,这功夫大道,就是禅道!”

    “不错!”

    昙宗说,“在少林寺,僧人习武是一种修行。武,也是禅的万千外在表现形式之中的一种。武,就像是人的体;禅,就像是人的灵魂。灵魂只有依附体,方才能够显示出千般妙用。”

    听到了这里,张小虎不由地说:“太深奥了,太深奥了,我只不过是想学点技击之道,用得着如此费尽心机地参禅问道吗?”

    昙宗笑而不语。

    唐浪却说:“照大师的意思,这禅也就是功夫的终极内核,也就是功夫的灵魂所在了。”

    “呵呵,至少在少林寺方面,是这样认为的。”昙宗笑着,又说:“禅武同源,禅拳归一。要想达到武术的最高境界,就必须以禅入武!”

    唐浪沉吟着,口中又不停地念叨着“禅武同源,禅拳归一”八个字,似是在咂摸其中无尽的味道一般。

    “……练习功夫,也是一种禅道的修习!”唐浪突然说。

    昙宗说:“不错,少林寺就是禅和武的世界。当你达到了功夫的最高境界的时候,也就是你开悟成佛,超凡入圣的时刻。那时,你整个人的品质,都将得到彻底得改变,可以用‘脱胎换骨’四个字来形容啊!”

    张小虎听得一愣一愣的。

    唐浪说:“要达到那种高深的境界,岂不是要几百年的时间?”

    “这就要看个人的悟xìng了。”昙宗说。

    张小虎忽然问:“师父,什么是禅?”

    “你走路是禅,睡觉是禅,吃饭是禅,活着也是禅……”昙宗笑吟吟地,说:“——禅,其实是从天竺国的梵文,直接音译过来的。它表面的意思,就是静静地思虑。禅,就是指经由禅定止观以进入有层次冥想的过程。”

    张小虎又问:“如何体会禅之境界?”

    昙宗大声地说:“当你的心,不再有善恶之念,也不再沉空守寂之时,就是不生不死而又方生方死的禅之境界。其实,一切时中行住坐卧,皆可体会禅之境界!”

    接着,他话锋一转,又说:“你们两个想要跟着我练习少林功夫,那么,从明天开始,鸡鸣以前,就给我登上少室山,上上下下跑个来回,好好地体会一下我所说的禅之境界吧。”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