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清新少女白无瑕】

    唐浪和张小虎正向少林寺附近的王家村行走之间,突然听到了一阵清脆好听的歌声远远地传来:

    ……rì出嵩山坳,

    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水潺潺,

    坡上青青草,

    野果香,山花俏,

    狗儿跳,羊儿跑,

    举起鞭儿轻轻摇,

    小曲满山飘,满山飘。

    莫道女儿

    无暇有奇巧,

    冬去chūn来十六载,

    黄花正年少,

    腰壮,胆气豪,

    常练武,勤cāo劳,

    耕田放牧打豺狼,

    风雨一肩挑,一肩挑。

    风雨一肩挑,一肩挑,一肩挑……

    唐浪不听则已,一听之下,整个人的神魂几乎都飞越了起来。他心中狂喜,几乎就要地上跳起来了。

    他大声地对张小虎说:“小虎,这唱《牧羊曲》的姑娘,我认识!”

    唐浪一心想着,赶紧让白无瑕和张小虎认识,为二人将来的恋的展开打下一个基石。而他也就能够尽快地完成神秘怪咖交给他的这个任务了。

    张小虎很是惊讶:“什么?唱《牧羊曲》的姑娘?”他不明白唐浪所说的话。

    唐浪并不理他,紧走了两步,举目望去。

    只见在午后慵懒阳光的照shè下,一个穿蓝sè长裙的少女,手中握着鞭子,一边愉快地唱着歌谣,一边放牧着羊群。

    一只黄狗,吐着舌头,趴在地上,听到唐浪急促的脚步声,耳朵便紧张地竖立了起来。

    那牧羊的少女,将长长的头发梳成了两个辫子,放在了前上。

    她的鬓边耳际更是顺出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子,各用细绳扎住,衬着俊俏的脸蛋,灵动的眼睛,更显清新、妩媚。

    这少女却正是白无瑕,少林寺首席护院武僧昙宗大师的女儿。

    唐浪开心不已,当即大声地喊了起来:“喂,姑娘,你还认得我吗?那天,我在山间赤**的,都被你看到了——”

    正在放牧羊群的少女白无瑕,听到有人喊她,便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唐浪和张小虎二人,“咦,你不是……”

    唐浪加快脚步,走到了少女的近处,喜笑颜开地说:“对,是我。只不过我现在不再光股了!哈哈……”

    白无瑕听了,脸上微红。

    “汪汪……”

    黄狗对着唐浪大声地狂吠。

    白无瑕指着黄狗:“阿黄,不许乱叫。”

    那条黄狗仿佛通灵了一般,便再也不叫了。

    唐浪十分高兴,对白无瑕说:“一直忘了告诉你,我叫唐浪!荒唐的‘唐’,流浪的‘浪’,唐浪。——你看我穿的这一的衣服,还吧。”

    本来,唐浪在王家村的王牢子家的时候,穿了王牢子的一粗布衣服。但是,他到了嵩阳县城之后,又因为击败了王仁则派来的一千jīng骑,获得了战功,得到了嵩阳县知县赏赐的青衫、长裤以及双耳芒鞋。

    白无瑕看着唐浪的脸,微微地低着头,脸上浮现笑靥,她似有些含羞地说:“原来就是你!你那天可是……”

    “是啊,我那天实在是太狼狈了。”

    唐浪又一把将张小虎拉了过来,对白无瑕说:“姑娘,他是我新认识的一位兄弟,父亲也是被大坏蛋王仁则残害了的。他叫张小虎!”

    白无瑕上下打量了一眼张小虎,默默地说:“都怪这动乱的年头……好多人家都遭了罪,唉……真是可怜……”

    唐浪赶忙趁打铁,“姑娘,我们两个都走了一天的路了,肚子都饿坏了,你看……能不能给我们弄点吃的?”

    “当然可以。不过,吃的东西都在家里呢。”白无瑕看了看天上的rì头,又接着说:“天sè渐晚了。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到我家吧!”

    唐浪高兴地说:“那实在是太好了。”

    他知道,只要他和张小虎到了白无瑕的家,不但吃饭的问题解决了,而且晚上也有地方睡觉了,实在是一举两得。

    于是,三个人高高兴兴地赶着羊群,一路往王家村而去。

    一条毛sè发黄的狗,“汪汪……”地叫着,紧紧地追随在他们的后。

    ……

    “爷爷,我回来了!”

    到了王家村之后,白无瑕在将羊群赶到了一个用篱笆围成的小院里之后,便对着那五间茅草房喊了起来。

    ——茅草房是泥土、茅草以及树木搭建而成的。

    “无暇来了。”

    茅草屋里传出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唐浪对这个声音很熟悉,——这明明就是几天前,他在王家村的村口遇到的那个花白胡子老头说话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花白胡子老头拄着拐杖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

    唐浪一看,当即高兴地大叫了起来:“老丈,咱们又见面了。——奇遇,奇遇。”

    花白胡子老头一看唐浪,也当即认出了他来,“你是王八……呃……你是那天给王八蛋家送牛的那个后生。”

    “是我,是我。我姓唐名浪啊,老人家,叫我唐浪,或阿浪,都行。”

    花白胡子老头笑着说:“阿浪……好啊……”

    白无瑕很是吃惊,“爷爷,你们认识?”

    花白胡子老头说:“有过一面之缘。——快让他们都到屋里来坐吧。”

    说着话,几个人陆续进入了茅草屋中。

    茅草屋正中的那间屋子自然是当作客厅来用的,里面陈设简单,只是一个桌子,几个板凳,而已。客厅的两边,都是暗房,应该是主人用来休息的卧室。

    唐浪和张小虎刚刚在桌子前坐定,白无瑕便端来了饭食,——依然是一些朴素的民间面食菜蔬。

    二人犹如饿狼见了野鸡一般,将桌子上的饭食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净。

    花白胡子老头见唐浪、张小虎的那副饥不择食的吃相,不由地开怀大笑了起来。

    白无瑕也在旁边笑吟吟地说:“慢点吃,慢点吃,又没有人跟你们抢!”

    酒饱饭足了之后,唐浪、张小虎这才心满意足。二人齐齐看向白无瑕,竟然发现她变得更美了。

    白无瑕被二人灼的目光,弄得不好意思起来,竟然起跑入了卧房之中。

    “噔!”

    “噔!”

    花白胡子老头拿起拐杖,在唐浪、张小虎二人的脑袋上各砸了一下,“你们两个小鬼,看我孙女干什么?”

    唐浪、张小虎二人,被花白胡子老头说破,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老丈,您贵姓?”

    为了打破尴尬,唐浪只好没话找话。

    花白胡子老头回答说:“此处是王家村,我又是王家村的族长,你说我贵姓?”

    “自然姓王。”唐浪被花白胡子老头一句话呛得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王族长。”

    “王族长?——我有名字的,叫王承彦。呵呵,老朽今年都七十岁了。”花白胡子老头说

    唐浪和张小虎都一惊,“七十岁?人生七十古来稀,老丈还真是高寿。”

    王承彦客气地说:“虚度虚度。老朽略懂些养生之道罢了。——几天没见你,你都跑到哪里去了?”说着,又一指张小虎,“这个后生又是谁?”

    “他名叫张小虎。”

    唐浪接着就把他这几天经历的种种事,都一一告诉了王承彦。

    “……你们要去少林寺拜师吗?”

    随着一阵俏的声音,白无瑕从卧房里一掀帘子,迈着细碎的脚步,又重新走了出来。——原来,她一直都在卧房之中偷听外面的说话。

    唐浪急忙回说:“无暇姑娘能帮我们吗?”

    白无瑕一愣,“你知道我的名字?”

    唐浪赶紧解释说:“我听村子里的人说的。”

    白无瑕方才释然,“我当然能帮你们的忙。——看你们的心意这么诚挚,我明天就跟爹爹好好说说,让他去少林寺方丈处求。”

    唐浪大喜,“这敢好!”

    张小虎的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白无瑕看着张小虎,忽然对他说:“你爹爹是天下闻名的神腿张,想来功夫应该很是了得了。为什么你还要进入少林寺学武?”

    张小虎一听到“神腿张”三个字,神sè间便黯然下来,沉声说:“爹爹的神腿之术,我只学了不到五成,想不到他老人家……”脸上泫然yù泣,竟说不下去了。

    白无瑕急忙引开话题,“少林寺的功夫天下闻名,高手如云,十八般兵器以及各种奇门兵刃,南拳北腿,七十二绝技,应有尽有,你想学什么都行。到时候,你定然会眼花缭乱的。”

    “闻名久矣……”唐浪的表很是神往。

    张小虎强抑制住悲伤,脸现一丝喜sè,“总有一天,我会jīng通少林功夫,为我爹报仇,杀了王仁则这个jiān贼!”

    “王仁则?”白无瑕一惊,说:“王仁则当年也曾经迫害过我爹爹。我娘就是被王仁则的乱军放火烧死的。我爹爹被迫投奔少林门下,又将我寄养在了爷爷家里。”

    张小虎听了这话,眼里似乎喷出了火来,“原来,我和无暇姑娘有着共同的仇人。”

    白无瑕看着愤怒中的张小虎,她的内心似乎也体会到了他的愤怒。

    唐浪看看张小虎,又看看白无瑕,说:“没有想到,小虎兄弟和无暇姑娘的命运如此相似。而老天爷又让你们两个相遇相识,可谓: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几个人一直聊到夜sè昏暗。

    由于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有睡觉了,唐浪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地打架,王承彦也昏昏yù睡,只有年龄相仿的张小虎和白无瑕还在说个不停。

    看到他们相亲相近的景,唐浪不由地会心一笑。

    ……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