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一夜到山门】

    嵩阳城外的一处山坡上。

    唐浪回首看了看小小的嵩阳城,叹了一口气,说:“只愿老天爷保佑嵩阳城满城的百姓,不要遭到王仁则的屠戮。”

    老军说:“我看,嵩阳城的老百姓多半要死无葬之地……毕竟,嵩阳县知县只是一个平庸的官员。”

    “说的是啊……”唐浪接着说,“目今,天下大乱,我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求独善己罢了。——程大哥,老军大哥,我和小虎要在此与两位暂时分别了。”

    程咬金拍了拍唐浪的肩膀,大声地说:“唐兄弟,李世民一向求贤若渴,现下他正在招兵买马,你真的不去?”

    唐浪说:“不去。”

    程咬金问:“那你准备带着小虎上哪里去?”

    唐浪说:“上少林寺。太室山五rǔ峰下的少林寺。”

    程咬金圆睁了双眼,说:“——少林寺!?你们两个还真他娘的要出家当和尚啊?”

    唐浪说:“那是自然。不过,程大哥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到少林寺来找我。”

    ……

    天,渐渐地黑了。

    唐浪看着程咬金和老军二人远去的背影,眼神迷离,突然感觉自己不知在哪一世里就好像曾经与他们生活过一样。

    于是,他默默地说了一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旁边的张小虎感到莫名其妙,不由地问唐浪:“唐大哥,你这句话什么意思?”抓耳挠腮又皱眉,显然是对唐浪所说的这句话感到十分费解。

    “啊……”

    唐浪迷离的双眼猛然一瞪,他也不好与张小虎解释,便说:“禅机不可泄露啊。佛云: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出来,就露了相了。”

    “这……是打机锋吗?”

    “算是吧。”唐浪看了看rì渐灰黑下去的天空,话锋一转,说:“小虎兄弟,我们要加快脚程赶路了,最好在明天清晨的时候,赶到少林寺。”

    一提起少林寺,张小虎立刻变得jīng神抖擞起来,“唐浪大哥,那我们就来个急行军,趁着这大好的月光,一路赶去太室山。”

    “叫我‘唐浪’就行了。嗯,以后,我就叫你‘小虎’了。”

    唐浪一边说着话,一边转头看向夜空,只见一弯月亮悠闲地挂在了天上,周围繁星点点,更有银河迢遥,“星河灿烂,正好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如果我们加快脚步,在明天早上就应该能够赶到太室山五rǔ峰下的少林寺了。”

    张小虎高兴异常,他有些调皮地猛吸了几口初夏夜晚的空气,喜笑颜开,说:“外面的世界,就是无比的新鲜啊!——唐浪,我们上路吧。”

    “小虎,咱俩比比看谁走得快……”

    “好啊……”

    星月之下,两个人在山间小路上快速地奔走着,影随动。

    远远地,几声狗的吠叫,从黑暗中的村落屋舍里传来。

    ……

    天还没有亮,晨星寂寥,月华疏淡。

    整个世界还存留着淡薄的黑暗。

    四周静寂。

    少林寺的山门之外。

    经过了一夜疾行的唐浪和张小虎,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两个人浑上下不停地冒着气。

    张小虎说:“总算是赶到了少林寺了。”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

    唐浪借着微光,抬眼向少林寺的山门看去——门额上的“少林寺”三个大字,古意悠远,而两边的八字墙上,则分别写着“祖源谛本”、“大乘胜地”、“跋陀开创”、“嵩少禅林”等等的古书字样。

    一条小溪水缓缓地从少林寺的山门之前流过。——这条小河流名叫“少室溪”,是颖水的源头之一。

    唐浪不由地心生赞叹:“人说‘深山藏古寺,碧溪锁少林’,此言诚不虚也!”

    “走吧,我们赶紧进去吧。”张小虎一边催促唐浪,一边便快步向着少林寺的山门走去。

    恰在此时,一阵劲风从唐浪后袭来。

    唐浪急忙回头。

    眼前一花,一道黄影倏忽而过。

    转过头去的唐浪,见后并无人影,急忙又转过头来看时,正好看见一个黄袍僧人定定地站立在少林寺的山门之前,眼神平静地看着他们。

    正在向前进步的张小虎,也悚然一惊。

    只见那个黄袍僧人光头团脸,两道白眉,鼻下、唇下、耳际,银白须发随着晨风轻飘,俨然一副世外高人模样。

    知道那个人便是少林寺晨练的大和尚,唐浪便急忙对他说:“大师,我等二人千里迢迢而来,愿归入少林门下,请大师收留。”说着话,便当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张小虎见状,也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请大师收留!”

    黄袍僧人看了看唐浪,又看了看张小虎,却并不询问他们的来历,只是静静地说:“你们两个想要拜入少林,所为何事?”

    唐浪当即应声说:“愿参禅礼佛,禅武双修。”

    而张小虎则直接地表示:“请传授我少林绝技。”

    黄袍僧人双手合十,似乎对他们两个人的回答并不满意,口中说:“阿弥陀佛!少林寺方外之地,已然满员,只恐连二位施主的睡觉之处都没有了。依老衲看来,二位施主还是赶紧投别个寺院吧。这嵩山周围的寺院,少说也有十几座之多,总有一处可作为二位施主的落脚之处,不必非得是少林寺。”

    唐浪大声说:“大师,我等二人只愿拜入少林门下!”

    黄袍僧人说:“这……老衲无能为力,二位施主改投别处吧。”说完,转便要进入少林寺的山门之内。

    “大师——”

    唐浪一边口中大叫着,一边慌不择言地说:“大师要是不收留,我等二人就在少林寺的山门之外长跪不起!”

    “唉……”

    黄袍僧人口中叹着气,并不回头,一径进入了少林寺的山门,消失在了红墙佛影之中。

    看着黄袍僧人远去的背影,唐浪心说:“看来,没有铁硬的关系,是进不了少林寺啊。”

    见黄袍僧人离去,张小虎急忙说:“唐浪,我们也赶紧跟着进去吧。”

    “啊,这样不太礼貌吧。”唐浪沉吟着,又慢腾腾地说:“进去有什么用?少林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收我们,就算是进去也没什么用处。”脸上垂头丧气地,一似斗败了的公鸡。

    张小虎说:“那我们就跪在少林寺的山门之外!”语气颇为坚定强硬。

    唐浪很显然知道这个策略并不好使,目前,也有先在少林寺的山门之外跪上一跪再说了。于是,他便和张小虎一起跪在了山门外的泥土地上。

    ……

    天,渐渐地亮了。

    少林寺里的和尚们,也开始了他们一天的生活。

    武僧们一个个地,飞快地从少林寺的山门之中一跃而出,每个人的两只手臂上都平举着木桶。

    ——他们这是要到山门之外的少室溪里去提水,而此举也能练习两只手臂的抓举之力。

    当少林寺的武僧们看到了跪在山门之外的唐浪和张小虎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讶异的表。自然,他们早就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了。

    紧接着,又有当值的少林寺和尚们,手中拿着大扫帚来到了山门之外,仔细地打扫着。当他们扫到了唐浪和张小虎边的时候,竟然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一般。

    唐浪和张小虎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

    rì头渐渐地爬到了中天。

    时值初夏,唐浪和张小虎虽然跪在少林寺的山门之外的树荫之下,也不觉得有些燥的感觉。

    ……

    到了这rì的午后,唐浪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而他的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他已经有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东西了,不饿才怪!

    唐浪的肚子一叫,张小虎的肚子也仿佛受到了感应似的,也跟着不停地“咕咕”叫了起来。

    唐浪问张小虎:“饿了吧?”

    “不饿。”

    张小虎回答得很坚决。他依然努力地坚持着,他相信自己的诚心一定能够得到少林寺和尚们的重视。

    唐浪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说:“你就不要死撑了!——哎,我跟你说,我知道附近有一个村子,名叫王家村,不如……我们去那里要点吃的去吧。”

    唐浪所说的王家村,自然就是牧羊少女白无瑕曾经指点给他的那个村庄。他料想白无瑕就在王家村居住。

    于是,唐浪便想着先把张小虎引到了王家村,让张小虎和白无瑕先认识认识。

    但张小虎却坚决地说:“不行。我们一定要坚持等到少林寺跟收留我们为止。如果我们偷跑出去吃饭,就表示没诚心了。”

    唐浪说:“小虎,这样不行,我们要进入少林寺,必须换个法子。你看我们两个跪在这里,那些少林寺的和尚连看都不看一眼,显然是他们见的多了,已经见怪不怪了。为今之计,我们要赶紧填饱肚子,然后,我再好好地想一个妙计……”

    张小虎知道唐浪说的实,他们两个跪了快一天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和尚过来问询,简直就是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本想用自己的诚心,感动少林寺的和尚们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根本都不理我们。唐浪,你说的也是……”

    二人达成了一致。

    于是,唐浪便和张小虎一股坐在了地上,——跪了一天,他们的双腿仿佛都已经麻木了一般。

    休息了一会儿,二人站了起来。

    唐浪在前边走,张小虎跟在了他的后,二人慢慢地走出了少林寺的地界,向着一处山坳之中的村落走去。

    ……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