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二货程咬金】

    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躺在嵩阳黑牢里的唐浪,便已经迫不及待地醒了过来。

    他昨天一天没吃饭,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也不知道这隋朝的监狱什么时候开饭,我饿得有些头晕眼花了。”唐浪的心里盼着赶紧放饭。

    不过,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自然知道隋朝的监狱没有一荤两素,更没有馒头大饼,有的恐怕只是清汤寡水窝窝头了。

    但是,为了不让自己挨饿,也只有吃。

    一直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唐浪才看到王牢子提着一个木桶,施施然地走进了黑牢之中。

    每经过一个牢房,王牢子便从木桶之中拿出十几个窝窝头来,随手向着囚徒堆里一扔,就像是喂牲口一般。

    而那些囚徒则纷纷去争抢那些窝头。

    看到这种场景,唐浪的心里不由地叹息了一声:“隋朝的囚犯没人权啊,活的还不如一条狗啊。”

    当王牢子走到了唐浪所在的牢房的时候,他故意地将窝头扔到了唐浪的脸上,还以一种嘲讽的语气说:“唐爷,你没有想到吧,有一天你会成为我手上的一个下的牲口!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结果了你。”

    唐浪冷笑了一声,“王牢子,你不要太嚣张了……难道你不相信因果循环吗?”

    王牢子怒声说:“我只知道你现在在我的手心里,我随时都可以送你去六道轮回。哼哼。”脸上的横随着他的说话,不停地颤动着,甚是吓人。

    唐浪知道这嵩阳县的官吏通同一气,在这个乱世之中,弄死他跟弄死一只蚂蚁无异。因此,他并不想再次激怒王牢子。

    “随时恭候。”

    唐浪有意无意地说着。

    “姓唐的,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狗圈里好好地等着吧。”

    王牢子说着话,又抓起几个窝头来,狠狠地砸向了唐浪的脸。

    唐浪则乘机抓住了一个窝头。

    “多谢。”唐浪有些俏皮地说。

    王牢子则大声地说:“不知死活!”

    饥肠辘辘的唐浪,总算是抢到了一个窝头。

    趁没有人注意,唐浪又偷偷地抢了一个窝头,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窝头吃在嘴里,就像是吃糠一般,难吃极了。

    但是,为了不让自己挨饿,唐浪硬生生地吞下了一个窝头。

    吃下了一个窝头,唐浪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叫得不那么厉害了。不过,他还是有着饥饿感。

    有了一点食物垫底,唐浪这才恢复了一些jīng神。他向着周围的这十几个囚徒一一仔细地看去。

    只见曾经对唐浪有“邪恶想法”的长相萎缩的jīng瘦汉子,和满脸虬髯的猛壮汉子,仍然在墙角处坐地。

    五六名囚徒围坐在猛壮汉子的周。

    唐浪知道这几个人是一伙的。

    见猛壮汉子仍然目光yín猥地看着自己,唐浪的心里一阵的发毛,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几乎呼之yù出。

    他急忙转过了脸去。

    目光所及之处,唐浪正好看到了一个长力大的大汉,穿着一个破烂不堪的白布道袍,下的一条裤子上,更满是破洞,露出了一处处的大腿来。

    唐浪一见这青脸的大汉,虎背熊腰的,便认定他就是昨天夜里救自己的大汉。因此,他不由地着意多看了那青脸大汉几眼。

    谁知,那青脸大汉焦躁起来,对着唐浪大喝:“直娘贼!看你爷爷怎的?难不成你想你爷爷的卵蛋?”

    ——“直娘贼”是唐宋之时,粗人骂人的常用语,“直”即卖的意思,而这三个字的意思是“连亲娘都敢出卖的jiān贼”。

    唐浪从小就一直喜欢阅读中国古典文学,对这三个字的含义如何不明白。

    他没有想到这青脸大汉说话如此下流粗俗,心中也不由地来气,“哎呀,我cāo,你说你这人……我跟你往rì无冤、近rì无仇的,你怎么一见面就污言秽语地骂起人来了。——我实话告诉你,小爷我看你那是瞧得起你。Do_You_Understand?(意即:你的明白)——Shit!(即:狗屎)Fuck!(即:cāo)”

    他本来还对青脸大汉相救自己心怀感恩,但是,青脸大汉却没来由地骂他“直娘贼”,让他也不由地怒从心头起。

    于是,唐浪便站起来,以现代社会的脏话对骂青脸大汉的隋朝脏话。

    他也知道青脸大汉不可能明白他所说的两句英文。——他上大学的时候,英文并不怎么样,但是,看美国电影,倒是学了不少脏话。

    青脸大汉闻言,忽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不知说的是什么鸟语?——反正我看你是闲得蛋疼,讨打来了。”撩开右手五指,如一把铁扇子一般向着唐浪扫击而来。

    唐浪一矮,躲过了青脸大汉的扫击,沉腰坐马,右拳从腰眼之际,猛地旋转而来,击向了青脸大汉的心脏处。

    “砰!”

    青脸大汉竟然被唐浪的右直拳一击而中,他不由地一愣。

    紧接着,青脸大汉的整个人突然一排山倒海以般的气势,向着唐浪压来。

    牢房里的空间本来就很小,又关押着十几名猛恶囚徒,因此,当青脸大汉向着唐浪压来的时候,唐浪几乎没有躲避的空间。

    青脸大汉的形庞大,一下子便将唐浪压在了自己的下。他的双手虽然戴着铁链,却正好从唐浪的头上了下去。

    唐浪的体被他压住,于是,便使劲地挥舞着拳头,没头没脸地打向那青脸大汉。

    青脸大汉任由唐浪重拳如雨点一般地落在他的上,他只是用两只手臂牢牢地抱住了唐浪,如两只铁箍一般。

    唐浪感觉到青脸大汉手上的铁链子几乎嵌入了自己的里去了一般。

    “打死他,打死他……”

    牢房里的囚徒们见状,都疯狂地大叫着。

    这时,监狱的牢头看到牢房里炸开了锅,便带着七八名牢子,一起走了过来。

    “住手!——程咬金,赶快放开他!”

    监狱的牢头冲着那青脸大汉怒喝声声。

    听到“程咬金”三个字,唐浪方才知道和自己对打的这个青脸大汉,就是唐太宗李世民钦封的“凌烟阁二十四名功臣”之一的程咬金。

    程咬金,又名程知节,早年的时候曾经以贩卖私盐为生。他是济州东阿斑鸠店(今属山东省东.平县)人。

    作为唐朝初年的一名猛将,程咬金先是跟随翟让、李密所领导的瓦岗军。李密战败以后,程咬金被王世充所俘虏。但是,程咬金不喜jiān诈的王世充,因而与秦琼秦叔宝一起叛离王世充,投奔大唐秦王李世民。

    李世民派遣程咬金渡过黄河,到王世充的势力范围内进行侦察,没有想到却因为一怒杀人而被稀里糊涂地关进了嵩阳县的大牢。

    唐浪心想:这程咬金果然鲁莽,简直就是个“二货”,他是坏人也打,好人也打,一个都不放过。难道这就是传说的“不打不相识”吗?

    虽然监狱的牢头怒声喝骂,但是,程咬金依然丝毫都不放手。

    监狱的牢头大怒:“妈的,我让你住手!听到了没有?”

    旁边的王牢子看到青脸大汉将唐浪压在下,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的狞笑。

    另有几个牢子也大声喝骂着:“程咬金,你是不是想吃‘板刀面’了。”

    ——“板刀面”是江湖上的黑话,意思指的是将犯人用砍刀零敲碎打之后,丢入沸水、枯井或河流之中。

    听到牢头和牢子们的大叫,程咬金方才松开了唐浪。

    这时,王牢子走到了牢头的跟前,低声说了几句话。那牢头则点了点头。

    “程咬金,唐浪,你们两个出来。”

    牢头冲着二人大声地呼喝着。

    唐浪知道王牢子没安好心,听见牢头的喝骂,只好拖着沉重的脚镣,走向牢房门口。

    程咬金也“当啷啷……”地拖着脚镣,跟在唐浪的后。

    王牢子用自己腰间的钥匙打开了牢房的牛头大锁。

    唐浪和程咬金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紧接着,王牢子又赶紧锁上了牢房。

    “程咬金,听说你以前也曾经是郑王手下的大将,以前是瓦岗军出,后来又叛变了郑王,渡过黄河,投奔李世民去了。我一向敬你是一条好汉!但是,监狱有监狱的规矩,你擅自斗殴,按监狱的规矩,要关在地下暗室一个月进行反省。”

    牢头对程咬金说话还算是客气。

    陈咬金冷笑了两声,对牢头说:“你怎么不和你的知县大人将我递送到洛阳,交给王世充?那样你就能得到王世充的奖赏。”

    牢头大怒,“王世充自立为郑王,但嵩阳县还是隋朝的天下。”

    程咬金大声说:“我呸!李世民的大军就在黄河对岸,马上就要掩杀过来,踏平河洛,席卷嵩山,还隋朝的天下?我看嵩阳不rì就要化入大唐版图,尔等也将化齑粉!”

    “少他妈的废话!给我将这两个囚犯押到地下暗室关闭。”

    “是。”

    随着一声大喝,王牢子和另外三名牢子来到了程咬金和唐浪的后,在他们的背上各自推了一把,大喝:“走!少废话!”

    就这样,唐浪和程咬金两个人被王牢子他们推推搡搡地走到了一个台阶。

    顺着台阶而来,又来到了牢房更深的一层。

    地下二层的牢房的排布格局和地下一层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地下二层的牢房漆黑一团,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光线。

    一名牢子点燃了火把。

    顿时,地下二层的牢狱之中大亮了起来。

    唐浪和程咬金被王牢子分别关入了地下二层的两个牢房之中。

    在临走前,王牢子恶狠狠地对唐浪说道:“姓唐的,你现在就是爷砧板上的,爷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哼哼,你就看着爷一点一点地玩死你吧。”

    “小人得志。”

    唐浪心里暗暗地痛骂着王牢子,但是,他的嘴里并没有说出来。

    他表面上只是不理王牢子。

    而地下一层的囚犯们吃完了饭没多久,牢头便开始命令手下的牢子陆续地打开了牢房的牛头大锁,放犯人们出去。

    原来,放风的时间到了。

    在地下二层的牢房里,程咬金大骂唐浪:“臭小子,害爷爷被关闭。这个点出去喝喝井水、晒晒太阳那该多舒服啊。”

    唐浪心中也十分气愤,这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干瞪眼瞎着急。

    “程咬金,你要是不出手打我,我们两个至于被牢头关闭吗?”

    程咬金大声说:“直娘贼,要不是你一个劲地看你爷爷,你爷爷我会打你吗?”

    唐浪说:“cāo,你是没出过门的黄花大闺女啊,还怕人看?”

    程咬金说:“你一个大男人,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的心里直发毛;我心里一发毛,我就想打人。你这么看着我,你不是找打?”

    唐浪说:“你因为打我被关闭,岂不是活该?”说着话,不由地冷哼了一声。

    程咬金说:“直娘贼,等出了监狱,好好跟你打一场。”

    唐浪说:“傻大个,我等着你丫的。”

    两个人渐渐地不再说话。

    唐浪和程咬金厮打了半天,体疲乏,便拖着沉重的脚镣,想要倚靠着强躺一会儿。

    黑暗之中,他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只好用手摸着前面走。

    这地下二层的牢房里的气味更加地腥臊,似乎是混合了血液和屎尿,熏得唐浪几乎马上就要晕过去。

    双手突然摸到了木头砌成的墙,唐浪大喜,于是,他便一股坐了下去。

    “啊!”

    突然一声大叫。

    唐浪吃了一惊。

    他听到那声惊叫,正正是从自己的股下面传来的。而他的股坐下去的地方也感觉甚是松软。

    “还有一个人!?”

    唐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坐在了一个人的体上了。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