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光着屁股进村】

    唐浪见天sè渐晚,虽然是chūn天,但是,他已经感到有些寒冷。当务之急,他要赶紧弄一衣服避避寒。

    于是,他赶紧对花白胡子老头说:“老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下实在是大长见识。不过,我现在要把这两头牛送交给王八蛋他爹娘,我们改rì再会。”

    花白胡子老头温颜微笑,“小伙子,慢走。”

    唐浪再不答话,转就走。

    “喂,小伙子……”

    花白胡子老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从后面叫住了唐浪。

    唐浪回过头来,说:“嗯,老丈,有事请说。”

    花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地说:“也许你还不知道吧,这个村子叫做南凹村。你要去的王八蛋家,户主姓王,因为他现正在嵩阳县的监狱里坐着牢子的差事,因此,满村人口顺,都喊他王牢子。”

    ——嵩阳县即今天河南省的登.封市。千年古刹少林寺便在登.封市西北13公里处。而从嵩山少林寺西去数百公里,则可到达洛.阳市。

    在隋唐之际,今天的洛.阳市,也称作“洛阳”,为出隋朝武将的王世充牢牢占据。

    唐浪听了花白胡子老头的话,沉吟着说:“王牢子……”

    “这个王牢子脾气极为暴躁,你要去他家可千万要小心了。”花白胡子老头似乎是在刻意提醒他。

    唐浪见花白胡子老头说出这样的话来,便学着古代人的样子对着老者拱手作揖,笑着说:“多些老丈好心提醒。在下不是那孟浪的人,自然是有分寸的。”

    花白胡子老头一迭声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唐浪辞别了花白胡子老头,转又向着村子的深处走去。

    渐渐rì落,小小的村落之中阡陌纵横,鸡犬相闻,炊烟四起,于那草屋烟树之中不停的传来了大声斥骂的声音。

    不知怎么地,周力信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城乡结合部的温馨的家来。

    被柳下会的黑帮老大向华天杀死,唐浪只能是自认倒霉。谁让他偏偏上了向华天最最宠人林雪倾的呢?

    他本是是二十一世纪时的“华夏国”某东部行省境内一个大城市——潭城的五好良民,大学毕业之后天天没心没肺地开着一家电脑修理铺,赚着一点辛苦钱。

    也许,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的生意会有所起sè,但是,也许会变得更差。

    毕竟,命运总是捉摸不定的。

    他这次来到了电影《少林寺》的世界,完全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也不知道cāo纵他来到这个电影世界的神秘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坚持认为自己的体并没有来到这个电影世界,而只是他自己的三魂七魄和头脑之中的意识,也不知道到底是响应了谁的暗中召唤,就像是越过了时光隧道一般,来到了电影《少林寺》的世界。

    不过,他的体却有痛楚的真实感觉,他本人也表现得像是一个在真实世界里的人一般,有着喜怒哀乐忧愁悲的七六yù,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就让唐浪感到无比的神秘了。

    他自己心里胡思乱想着,便迤逦往村落之中走去,一直走到了前村临河的那一排人家,慢慢地找到了第三户人家。

    唐浪正要推开了篱笆门走进去,突然听到了三间破草房里传来了打骂哭闹的声音。

    “有人在家吗?”他轻声地说道。

    “啪”的一声!

    唐浪一怔,“什么声音?”

    紧接着,他便听到了一阵地斥骂之声。

    “……还敢嘴硬?!你个不得好死的小yín妇,你还敢说你没有偷偷的养汉子,刚才姚七郎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狂暴的男人在怒吼的声音。

    “姚七郎?姚七郎他过来是……”一个弱的声音,无力地辩白着。

    “说啊,他过来干什么的?”

    “啪啪啪……”

    “你打死我好了。我自从嫁给了你,从来就没有过一天好rì子。你整天的就知道在外面胡混,吃喝piáo赌的,数月都不归家,你心里想过我吗?我早就不想活了。你打死我啊……”

    “打死你?打死你那是便宜了你这个女人了!给我戴绿帽子!?我要是不杀了你们这一对jiān夫yín妇,我王牢子枉为这一世的人了?女人,女人……”

    “我没有啊……”

    唐浪在外面听了听,知道里面的王牢子可能正在对他的妻子使用封建社会男人理所应当的家庭暴力。

    遭受家暴的女人总是值得同的。

    唐浪尤其受不了一个大男人殴打弱女子的行为。

    于是,他赶紧地冲进了茅草屋子里,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量,一把拉开了那个男人。

    “喂,住手啊你……”唐浪大叫着。

    那个男人满脸横,络腮胡,长相极为猛恶,材高大肥胖,正是那刚刚从嵩阳监狱里请假回来的王牢子。

    这王牢子一回到了家,刚好看到了姚七郎从他们家里出来,他的心中不由得疑云大起,开始怀疑他的妻子出轨。

    紧接着,他就开始不停地打骂他的妻子。

    王牢子见一个人突然冲进了茅草屋里,将自己拉开,心下不由地一惊。

    于是,他便仔细地向那人看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全赤.的汉子,胯下的那“二斤半”兀自轻微地晃悠着。

    “你——”

    见王牢子看向自己,唐浪急忙再次捂住了自己的裆部。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王牢子的妻子。

    王牢子的妻子王氏,三十岁上下,虽然穿着荆钗布裙,却难掩他的娟秀面容,苗条段。

    她站在了那低矮的茅草屋之中不停的哭泣,双肩不住地抖动。

    王氏见唐浪**地冲进茅草屋来,惊诧不已,瞪大了双眼,脸上顿时变得通红,不知所措。

    “他是谁?”

    王牢子顿时暴怒了起来。

    他一手指定了唐浪,向着他的妻子大声狂吼:“你个不得好死的小yín妇,你不但跟姚七郎有一腿,还在家里窝藏着一个jiān夫?他连衣服都没穿,你们两个是不是刚刚干完事?——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他说着话,眼睛四处逡巡,似是在寻找凶器。

    唐浪顿时哭笑不得。

    这可上哪儿说理去?

    这让他如何向王牢子交待。

    王牢子竟然把他当做与他妻子通jiān的jiān夫了?!

    “王大哥,我可不是什么jiān夫啊!”

    唐浪虽然极力为自己辩解,但是,王牢子又怎么会听信他的说话。

    见王牢子已经陷入了失心疯的状态,唐浪只想着赶紧将他死死地控制住,让他不能轻举妄动。

    于是,他突然飞起右脚,一个鞭腿出其不意地将王牢子撂倒在地。

    唐浪早在上大学的四年时间里,便在学校的“散打俱乐部”里学习散打之术,四年下来,“远踢近打贴摔”的散打招数,都已经练得jīng熟了。

    “啊——”

    王牢子大吼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凶神恶煞地挥拳向着唐浪猛攻而来。

    在大学里的散打俱乐部练习散打搏击的时候,唐浪早就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的实战,他一看王牢子的架势,便知道他没有习练过任何的功夫。

    于是,他一矮,整个体滴溜溜地一转,如一只猿猴一般地,转到了王牢子的后,只轻轻地一个正蹬腿,借力打力,将王牢子跌了个狗吃屎。

    王牢子整个脸都撞到了地上。

    当他支撑着体回转过来的时候,鲜血顺着他的头脸直流了下来。

    “幸亏当年上大学的时候,还练习了四年散打,如今还真派上了用场。”唐浪的心里暗自庆幸。

    他见王牢子又想要起来,便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了王牢子的背心上,又将他跺了下去。

    “快拿一根长绳子来!”

    唐浪对着王氏大叫了一声。

    王氏直接懵了,体不受自己控制地找出了一根绳子来,递给了尚且子的唐浪。

    唐浪当即用绳子快速地将王牢子的手手脚脚,结结实实地绑在了一起,只让他肚皮着地。

    王牢子嘴里大骂:“你们这一对jiān夫yín妇,挨千刀的,老子早晚收拾你们,一刀一个,活剁了喂狗……”

    唐浪捆住了王牢子之后,又急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裆部,一面又对王氏说:“大姐,赶紧拿些衣服来给我穿上,我这……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那王氏急忙去茅草房的暗间里拿出了几件粗布衣服来,递给了唐浪。

    唐浪赶紧先穿上那条粗布裤子,上了一件露着破洞的大袍子,脚上也穿上了一双已经破了的草鞋。

    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现除了他的头发还是平头之外,他几乎就是一个古代的唐朝人了。

    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唐浪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是……”

    王氏眼神狐疑地看着唐浪,显然是对他的来历产生了疑问。

    唐浪看着王氏一的风,心想:怪不得这王牢子整天疑神疑鬼的,他长年在嵩阳的监狱公干,妻子王氏段风流,模样儿也不差,又兼一个人在家,难免不让他胡想乱想。

    ……

    本书作者“持枪头陀”诚心求本书的第一张推荐票~感谢。

    ;

重要声明:小说《电影世界任我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