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那一夜的事情

    不得不说,剑飞的材还是非常标准的,围着浴巾从任盈盈卧室的淋浴间里走了出来,直达边,见任盈盈没有反应,便一不做二不休趁势爬上了

    “咦,你怎么还在这啊!”剑飞一出来就惊讶的问道。

    原本剑飞以为自己过来了,那么任盈盈应该已经跑到旁边的岳灵珊房间睡觉了,没想到的是任盈盈居然站在头,看样子还在纠结着剑飞擅闯闺房这件事,并且在剑飞早已跑过来生米煮成熟饭的况下一直纠结到了现在。

    “啊,这...,这是我的,你睡在这了,那我去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恋中的女人都是低智商亦或是别的,任盈盈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想起来,自己卧室的隔壁就是岳灵珊的卧室,反而一脸认真地对着剑飞说了起来,那表还真是可至极。

    “啊!”这一下轮到剑飞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了,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看着任盈盈,难道这个...,这个今晚她想和自己一起睡吗?

    我想作为一个有sè心和sè胆的男人,剑飞是非常不愿意提醒任盈盈这件事的,所以剑飞直接躺下了,对着还在头边的任盈盈说道:“既然这样,那么你还不上来?”

    剑飞倒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这个胆子和自己睡,毕竟这种事男人是不会吃亏的。这时的剑飞早把自己和黄伊的约定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上就上,谁怕谁啊!”魔女本sè一发挥出来,那可真是惊天动地。说完后任盈盈一把脱掉自己的睡裙,只见她上一抹紫sè衣,下面一条玻璃黑丝裤袜,隐隐透出紫sè的丁字裤,伴随着丝袜与凉席的莎莎声飞快地爬上了,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上,然后把灯一关,就不再理会在另外一边正一脸吃惊的剑飞了。

    黑暗中只有剑飞和任盈盈的呼吸声,剑飞这会又觉得不困了,毕竟在自己边可是有一位大美女睡着,这对正血气方刚的剑飞来说,无异于送到自己嘴边的肥。于是开始想着找一个话题来引起任盈盈的注意。

    “睡了吗?我睡不着,你可不可以和我说说话?”纯粹的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着的话题,不过任盈盈的回答更有趣。

    “已经睡了,别打扰我。”说完后就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好像在说:看,本姑娘动都没有动一下,这说明本大小姐早就已经睡着了,你就别来打搅我了。

    “呵呵呵,睡了怎么还会说话,来陪我聊聊。盈盈,你们当时怎么会想起来救那个男人啊!还有你来到现代这么久就没有想过接接戏?把许晴的事业进行下去?”剑飞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任盈盈这一下是真的沉默了,而且还是脸sèyīn沉的沉默。

    可惜我们剑飞看不见,还继续如苍蝇般问道:“你现在还想回古代吗?”

    “不是我想救他,是岳妹妹说她没什么钱,想要那两千万,我才救他的。至于回去,现在回去做什么,那里我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再说了,我和岳妹妹只是那个叫金庸的作家笔下创造的虚拟人物罢了,在古代存不存在还是个问题呢?有时候我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还是在梦中,又或许我真的是许晴,只是她的第二人格?”可能是想到她那被困在西湖中的老爹任我行,还有最近自己刚看完的香港版和央视版的笑傲江湖电视剧,任盈盈不由自嘲一笑。

    “这样就好?”剑飞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这对孤男寡女究竟在说些什么了。

    不由想了想,顿了顿道:“存在即是真理,盈盈你别介意这些了,既然我们不能确定存不存在或是不是在做梦,那就当我们在做梦得了,其实不管在哪里,我们只要活得jīng彩,那么自己就无愧于。你想啊!既然哭也是这样子过,笑也是这样子过,我们何不高高兴兴的过一生,总不可能还要我们哭着过一生?你说有没有道理。”剑飞支起体面对着任盈盈的那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歪理邪说,哪有你这样子说的,不过倒是还有道理的...........。”虽然嘴上不说,可是任盈盈至少心里舒服了很多,至少语气没有刚才那么沉重了。

    “呵呵,盈盈你到底喜不喜欢令狐冲啊!你也看过香港和大陆两个版本的笑傲江湖了!那你有没有喜欢上哪个,或是喜欢你原本世界的令狐冲?”剑飞的八卦之火正熊熊燃烧着,他可能是太兴奋了一下子把不该问的东西全都问了出来。

    “找打。”说着任盈盈一指点住了剑飞的哑,然后接着说道““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小滑头,再说了,本姑娘已经到这里来了,现在都叫许晴了,你就别给我再提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了。”任盈盈越说越生气,这个该死的家伙,都已经和自己睡一张了,居然....,居然还问这样子的问题。

    剑飞完全忘记了这位任大小姐原来可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中国妇女,尽管已经在现代生活了一段时间,可是她骨子里还是那些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思想,都已经和他一张了,他还这样子问,还不把任盈盈得罪死了。

    “啊呜,啊呜,啊呜.....。”剑飞对着任盈盈手忙脚乱的比划着,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嘻嘻嘻,活该,谁叫你哪壶不提哪壶,就这样子,等你睡一觉,明天就好了。”说完后,任盈盈突然觉得自己心好了很多,看来以后要多逗一逗这个该死的家伙,这样子自己的心可能会更好,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剑飞现在后悔的要死,这个该死的小魔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呢,现在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不一会剑飞又开始埋怨起东方胜起来了,谁叫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好好学武功,居然连点都不会。越想越气。看着一旁已经进入梦乡的任盈盈,剑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口咬住了任盈盈那不知道是因为做梦,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正在嘟嘟囔囔的小嘴。

    ‘恩,和伊伊的小嘴不一样的感觉,好像还有薄荷的味道。就是没有反应。’算你的了,剑飞只是浅尝辄止,并没有过分的品尝太久,不一会就放开了任盈盈的小嘴,转过打算睡觉了,因为哑要明天才会解开,如果不睡觉还真不知道做什么的好。

    可惜因为太暗,剑飞没有发现,任盈盈那张小脸都已经变得可以和猴股相媲美了。

    自从剑飞上次靠着chūn药而得到冯素贞后,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现在已经对漂亮女人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而且还时不时的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调戏或暧昧的动作。而且做完后还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本就是自己应该做的。如果换做是以前的剑飞,绝对不可能这样的,看来融合了东方胜的灵魂后,也感染了他很多的劣xìng,根本不是区区一颗安心丹可以解决的。

    “啊............!”

    “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第二天一早,剑飞就被一阵高分贝的叫声给惊醒了,这下可不止是惊,简直就是恐吓啊!

    “你....,你怎么会在任姐姐的闺房里,你们...,你们做了什么?”岳灵珊看着上任盈盈的黑丝腿已经和剑飞的大腿交叠在一起的*靡场景,一时惊讶地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啊.....,”这一下原本睡得很死的任盈盈也被她给惊醒了,这一下可不得了,刚一个叫完现在又一个,剑飞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忽然出现了好几只小鸟正在叽叽喳喳乱叫呢。

    “停,”剑飞大孔一声,总算是把这两个女高音给叫停了。

    “我说,你们就不能稳重一点,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别东张西望的,说你的,岳灵珊岳小姐,还不是你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房间已经被一个病号给霸占了,那没办法,我只好过来睡觉了。还有你,你又叫什么,我又没有把你怎么了。真是的。”说完后剑飞再次躺了下来,居然还打算睡一个回笼觉。

    任盈盈和岳灵珊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已经躺下的剑飞,同时点了点头,然后非常默契的一起对着上的剑飞开始了进攻。

    “叫你说我,不就是叫了一声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叫你说,叫你说?”这两位可不是善茬,居然一边蹂躏着剑飞还一边小声的咒骂着。

    “啊!啊!我投降,别再捏我了,都肿了。”是啊剑飞不止被捏的地方肿了,就连短裤内那一坨,也被任盈盈的黑丝大腿给撞肿了,这是,似乎任盈盈已经忘记自己现在可是只带着罩啊,这不,为了教训剑飞,一弯腰,那两个大大的......,就露陷了。

    “啊啊啊!”在这打打闹闹中他们叫的是越来越大声,其中不止有剑飞的叫声还有任盈盈的,甚至连岳灵珊也夹杂在其中,还真是一个别开生面的早上啊!

    (求收藏,求推荐,有看这本书的朋友想加入你喜欢的剧的可加群:173305631)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