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捡了个‘太子’

    真是人逢喜事jīng神爽,这不系统再次给剑飞带来了一个大礼,居然再次得了十点的功能点,剑飞当然明白这十个功能点数的意义,这和那些灵气点不同,灵气点只要去了位面世界完成任务就可以得到,而功能点的获得则只能凭运气了。

    不知不觉间,一个晚上就在剑飞的迷迷糊糊中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第二天午后四点多钟,剑飞他们终于再次回到了sh市。

    “好了,终于到家了,叶哥,已经晚的了,你先回去!”说着剑飞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好的,剑飞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接你去公司。”叶英说着便转走下了楼梯,至于安姐张和他们,则是之前就在回来路上从他们家门口都绕了一圈,现在估计早就在家里优哉游哉休息了。

    “咦”,刚一打开门,正慌慌张张地好似在收拾着什么东西。

    ”你做什么呢?这么急冲冲的,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剑飞看着匆匆忙忙的岳大小姐,开玩笑的说道。

    “人家,人家才没有呢?是任姐姐,啊不,不是任姐姐。不,也不是,人家才没有对不起你呢?”说完后岳灵珊羞红了脸,很显然这小妞误会了剑飞,说实话,这时的剑飞还真没有想着要吃岳大小姐的豆腐,只是半开玩笑地想问她到底把自己家怎么样了。已经在这个世界以苗意乙的份生活了大半年的岳大小姐,明显还是理解错了剑飞的意思。

    “啊,咳咳“剑飞干咳了一下,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被岳灵珊曲解了,不过他可不想解释,不然会越解释越麻烦。

    于是转移着话题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急匆匆的,对了任盈盈呢?”

    “任姐姐在,任姐姐............”岳小姐吞吞吐吐的,眼神乱飘,就是不说实 话。

    “我说你倒是说话啊,你怎么了。算了我不管你了,坐了一天的车累死我了,我先去洗一下澡,然后睡觉去。”说着剑飞就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打算去主卧里的卫生间冲凉。

    “啊,叶大哥,你不能..,不能进去。”说着岳灵珊横着双手拦在了房间门口。

    这一下剑飞总算发现事的不对了,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坚决的岳美女,剑飞怀疑的看向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我想回自己的房间都不行吗?”知道她们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剑飞的脸sè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起来。

    “不,不是的,叶大哥,我只是...,只是....。”这一下子岳灵珊真的是想哭了,自己并不像骗叶大哥,可是任姐姐正在...,那可是绝对不能被叶大哥看见的,不然.....。

    “好了,你不要为难岳妹妹了,这是我的主意。”说话间任盈盈满头大汗且衣衫不整地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任姐姐,你好了,那人就回来了吗?”岳灵珊一下子松了一口气,高兴的叫了起来。

    “救人,救谁?”说着剑飞似乎从主卧的门缝中瞥见自己的上似乎有个人影,于是赶忙上前拉开房门,赫然望见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正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怎么回事,难道她们偷男人。’看到这样子的况,不由得剑飞不乱想,毕竟任盈盈现在衣衫不整,而里边的那男子虽然是躺在被子里,可是可以从堆放在旁边的衣服看出,他绝对没有穿衣服。

    看到剑飞一会青一会红的脸sè,任盈盈一下子就猜到了剑飞的想法,“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家只是在路过一个胡同时,看到他正在被人追杀,本来人家是不救他的,可是...................。”从任盈盈的解说着剑飞总算理清楚了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任盈盈昨天因为自己的内衣已经很旧了,想再去买几件,就拉上岳灵珊一起去。两个美女可谓是艺高人胆大,总抄近路走,可大上海的近路往往都是些比较偏僻陈旧的小巷子,这一走可走出麻烦来了,就在她们回来时,看到一个武功烂的要死的强壮男子(这是相对于这两位女侠来说)正拿着一把水果刀,在追杀一个年轻书生(在两位女侠眼中也许是)。本来以任盈盈的xìng格,她是绝对不会理会的,可是这是一条直线的胡同,那个男子想逃走只有从两女边跑过,可没想到的是,那个拿刀的男子在砍倒了那个帅气的男子后,居然想要对两女出手好杀人灭口,当然,最终的结果没有丝毫的悬念,剑飞闭着眼睛都想到了,那个凶手绝对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就是不知道两女后来到底是奉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呢,还是那个倒地的男子许了她们什么好处,居然让这两个古代女子把那男子带了回来。

    “这么说你们是因为救人才这样子的,那你刚才怎么不让我进去?”说着剑飞哭笑不得的再次看向了,那个正在假装乖巧的绞着手指的岳灵珊。

    “主要是怕你惊扰到我救人,刚才我正在用真气运功帮他疏通筋脉,如果受到打扰的话,不止救不了那人,可能还会使我搭上重伤的危险。”任盈盈可不是好相与的,虽然心里年纪确实才十七八,可毕竟成长环境不一样,自然造成了为人处世方式的不同,待人接物显得老练了许多。

    “那你怎么会衣衫不整?”剑飞还是有些不依不饶地问道,好似不打破沙锅问到底自己心里就始终不舒服一样。

    “叶大哥,你吃醋了。”岳灵珊一时没有那么机灵起来,想到什么就说出了口。

    “怎么会,你不要胡说,你...,我只是关心你们而已。”剑飞辩解着说道。

    “就是,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韩剧里就是这么演的,这就叫男人的占有yù。任姐姐我没说错?”岳灵珊不由得意的说道,还把自己的小脑袋扬了起来。

    “不要胡说!我...,我先走了。”任盈盈这一下也受不了了,脸sè羞红的偷偷瞟了一眼剑飞后,也不管里面那个男人怎样了,捂着脸就跑出了剑飞的房间。

    “其实那个人答应事后会给我两千万,所以我才救他的。叶大哥您就被吃醋了,呵呵呵,我也走了,不过我真高兴,这说明叶大哥还是很在乎我们的。”说着在走过剑飞边时,突然‘啵’的一声香在了剑飞的脸上。

    这一下剑飞被香懵了,迷迷糊糊的似乎还听见门外传来了岳灵珊隐隐约约的嘀咕声:“韩剧里好像都这样吻自己的人呢?嘻嘻,感觉真不错。”

    过来好一会儿,剑飞才反映了过来,暗暗感叹道:“这他妈的韩剧真是害人不浅啊,这么水灵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被棒子们毒害了。对了什么两千万?”

    “啊,你们就这样走了,那我上的那位可怎么办呐!你们谁.........................。”可惜在剑飞的房间里除了还在尸的那位之外,就剩他自己了,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无奈,剑飞想了想后,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也不理会还在自己上的那位,直接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来到了任盈盈的房间门口敲起了门。

    “你,你.....过来...干什么?”任盈盈一打开门就看见正抱着一叠衣物的剑飞,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翻了一个白眼,剑飞无语的回道:“你说呢,你带回来一个男人,他现在把我的霸占了,没办法,我只好来找你这个事主了。不然你叫我怎么办?”

    “啊,可是,可是...,我这也没有多余的啊!再说了...我们......。”可能是想到自己两人就这么在卧室门口说话暧昧非常,很容易给人想入非非的感觉,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那可不得了,任盈盈的话语顿时结结巴巴了起来。

    “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说着剑飞从任盈盈的边挤了进去,剑飞似乎完全忘记了任盈盈的武功,自己现在还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而且她似乎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啊!

    不止剑飞忘记了自己不是任盈盈的对手,就是任圣姑自己都把自己会武功这码子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一见到剑飞,就立刻变得满脸通红,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待宰的小羔羊了。

    听着淋浴间传来的流水的“哗哗”声,任盈盈正一脸怯怯的立在自己的边,既忐忑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心中正纠结着一会该怎么个睡法呢?

    (求收藏,求推荐,有看这本书的朋友想加入你喜欢的剧的可加群:173305631)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