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 再遇黄奕

    “欢迎欢迎,呵呵,等你们已经很久了,你们终于到了。”一个西装笔人模人样的中年男子,非常的站在一辆房车面前手握着张和的手,笑口常开的说道。

    “不好意思,公司最近比较忙,所以....呵呵呵!”张和诧异的打着哈哈的说道。

    “没事,没事,能来就好............................”。

    今天是剑飞来福建省某某市参加新女驸马宣传会的rì子,这不刚下车就有专门人员站在门口等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剧组知道剑飞已经说过自己很忙了,还是一直在催促着剑飞,一定要他快一点来参加新女驸马的宣传会。

    从后门走进这个会场,剑飞也算是领会到了那些明星的‘后门路’了。正门是走不了的,因为已经有很多记者和影迷们堵在了那里,因为没有保安围好道路,如果你不怕被人偷摸什么的话,那么你可以走正门。

    “叶子来了,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王邦一看到走进后台的剑飞,立马喜笑颜开的走了过来,边说还边拍着剑飞的肩膀。

    “呵呵,好久不见了,王哥最近怎么样?还有黑子也在啊!哦,王公公吉祥.....。”剑飞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熟人,立马开始一个一个的问起好来。

    只是剑飞没有看到自从他来到这里后,坐在某个角落里的黄伊,浑一颤,之后立马低下头,不敢面向剑飞这边,这也导致剑飞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她。

    终于随着一个又一个地打完招呼后,剑飞还是来到了黄伊的边,这一下黄伊想躲都没地方躲了,因为这个角落的路口宽度正好只能容得下剑飞一个人,旁边都被杂物赌着。

    剑飞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个又是一古装打扮的可人儿,里面包含着恋,回味,思念怜等等感。真是感慨万千,一时竟忘记了开口,而且就算想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你....,你...,你看什么,为什么不说话?”黄伊被剑飞的目光看得俏脸通红,她觉得在这样看下去的话,会很不好,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她甚至觉得再看下去别人会猜出他们之间的猫腻,于是无奈之下,只好先开口了。

    其实她哪里注意到,自从剑飞来到这边时,周围几位好像已经从剑飞和她的表中,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这不,剧组全体成员基本已经全部转移到另外一边的休息室里去了,当然这是除了那伸长脖子竖着耳朵的袁姐姐王公公等几位,他们把门开了一条小缝隙,伸长了脖子,那长度连剑飞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快要把自己的脖子给伸断了。

    千言万语、道不尽的温柔,一时剑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才说出一句“你..,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剑飞憋了半天只憋出这一句这么没有营养的话来。

    黄伊愣了一下,一时被剑飞的话弄得哭笑不得,白了剑飞一眼,语气悠悠的道:“你说呢?原本我以为我是最快乐的,从小我就有一个明星梦,而且我也表演,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我演的一个角sè是谁?呵呵,她叫俞秀莲,她调皮捣蛋,英雄侠气,是一个令人喜欢的的江湖奇女子。我非常的羡慕她,虽然我知道那只是我的一个童话梦想,可我就是羡慕她,有时我会想我其实也可以那样的。可你的出现一下子就改变了我的人生,其实对于你我还很陌生呢,可是你却已经把我给...。冯姐姐自从上次...,自从之后,就再也没有现过了,她一直都在沉睡着,现在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唤醒她了。听到这里是不是很失望,因为没有了她的影响,我和你不过是有着的陌路人罢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控制不住的一直往下流。

    看着眼前正哭地伤心的泪人儿,剑飞一时手无足措起来,剑飞现在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就因为自己的一次醉酒就.就....。

    “好了,你别哭了,大家都看着呢?大不了,大不了..........。”大不了什么剑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一不能给她名分,二不能给他交代,三....,不想了已经够多的了。

    “大不了什么,呜呜,人家都已经这么伤心了,你就不会安慰安慰人家。”说着说着,或许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哭起来不过瘾,又或许是没有冯素贞的影响,从而恢复了自己原有的xìng格习惯,便很不客气地扑进剑飞的怀里,一面流泪,一面用他的衣服来擦那滚滚而出的泪水。

    剑飞一时愣住了,就像一根木头似的立在那里,任由黄伊抱住自己在那里流泪。

    兴许是感觉剑飞这家伙像木桩一般的站着,黄伊心想“这个木头,也不知道配合一下,真是可恶”。便恨恨地一把拉起剑飞的左手,搭上了自己的肩头,又放开抱住剑飞的左手,然后拉着剑飞的右手,环上了自家的腰肢,脑袋还用力的在剑飞的怀里蹭了几下。

    她的意思是,‘哼哼,小样,人家现在人都已经是你的了,你之前不会安慰人家,现在人家主动了,你还不好好珍惜,还想像个木头一样装傻充愣?这可不行,你现在必须好好的补偿人家’。

    剑飞被她这样子弄得一时苦笑不得,不过一时也被她哭的心烦意乱,一时不由得失神了。

    毕竟是一个现代女xìng,又是个很男孩子气的女孩儿,人也比较聪明,从一开始就已经成功的把剑飞引入了自己的温柔乡中,现在再不好好把握的话,那么怎么对得起自己呢?而且自己好像因为受到冯姐姐的影响,每天都想着这个冤家呢?天知道是不是因为冯素贞。

    随着黄伊的泪水,滔滔不绝,剑飞的衣裳很快就被浸湿了,幸好过会儿上台开宣传会时要换上古装,不然..................。

    可怜剑飞居然还在为自己因为睡了她,而感到良心不安呢,所以在黄伊把剑飞的手环上她自己上时,也就就坡下驴用力地紧紧抱着那柔软的躯了。却不知道人家早已经打算好了未来一系列的安排,顺便还把自己的未来也计划安排好了。

    所以说再男孩子气,再假小子,亦或是再笨的女人,只要她是女人,只要关系到她自的切利益和人生的话,那么她也会立马变成为再世诸葛或因斯坦,严重的还会让你自动的把自己给卖了。

    “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剑飞和黄伊正陷入浓蜜意时,从旁边休息室里传来了王邦等人和另外几个不认识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正在纠结将来该怎么办的剑飞,和正在偷偷观察剑飞的黄伊。如被蜜蜂蜇了一下似的,两个原先互相拥抱的鸳鸯,立马弹开来,然后yù盖弥彰的装着各做各的事,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可是天啊,黄小姐拜托你也敬业一点啊,化好妆后再来插花啊!你的眼泪虽然已经被剑飞的衣裳给擦干了,可那妆早就花了,你就不会先补补妆吗?还有剑飞你可不可以去更衣室换一件衣服先,你那白衬衫上那么一大块水迹,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大家会以为那是你的汗渍吗?

    (求收藏,求推荐,有看这本书的朋友想加入你喜欢的剧的可加群:173305631)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