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 张纪中的答复

    “候导,来来,我给你介绍.............。”剑飞带着张纪中刚来到剧组,就看见自己剧组的候导已经在准备开机了。

    剑飞的话还没说完,侯导就已经望见了剑飞后的张纪中,不由叫了起来:”哟,这不是张导吗?你好,你好,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难道...。”说着候导就看向了一边正苦笑的剑飞。

    “原来你们认识啊,那我就不必介绍了。候导,张老师是过来指导我们的哦,呵呵,您不会介意?”说着剑飞好笑的等待着,想看看侯导会有什么反应。毕竟对于候导来说,张纪中是前辈,还是著名的导演,不知道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压力。

    “呵呵,我可不是来做什么指导的。只是无聊出来逛一逛,路过时正好遇见叶先生,再加上之前我们也合作过,所以就过来看一看。你忙你的,就当我是打酱油的就行了。”张纪中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到来,从而影响了人家候导的拍摄。

    “哪里哪里,您能来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一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您不吝赐教。”都不是简单的人,候导说完后就立马大声地呼唤了起来,好似已经开机了似的。完全不在乎布景设备还没运到,一副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强行上马的模样。

    “小叶,你们这是在拍摄什么题材的影片,怎么设备衣物都这么少,就连演员也不....。”说到这张纪中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剑飞肯定明白他的意思。

    “呵呵,张导,这次只是侯导他们为我个人录制歌曲专辑mv,所以才显得比较寒酸,您千万别介意,让您见笑了。”剑飞不想给张纪中留下自己做事马虎,得过且过的负面印象,所以先把况说明,打个预防针。

    “哦,”张纪中若有所思的看了剑飞一眼:“你应该不是真的单纯只为了让我看看你的mv录制过程才把我拉来的!”

    毕竟人老成jīng,从这个小剧组的况,张纪中一下子就猜出了剑飞别有它意,完全不像剑飞说的,是要他过来指导或散心什么的。

    “张导,不知您是怎么看待金庸武侠小说的,有没有兴趣再执导一部金庸武侠剧?”剑飞可不会再提笑傲江湖,虽然知道外界对笑傲江湖的影评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比如“到底是拍武侠剧还是风景片?”等等不一而足,但归根结底这部张版笑傲江湖确实有很多不足之处。

    张纪中睁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剑飞,其实张纪中对于剑飞的外貌和气质是非常欣赏的,可他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对于自己所要拍摄的影片,那必须是具有商业价值的,也就是说明星差不多都要是大牌的,很少启用新人做主角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话直说,我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不过如果是想上我的戏的话,那么以你现在的条件,我是不可能用你做主角的。”张纪中可不会和你绕弯弯,一副单刀直入,快人快语的架势。

    微微一笑,剑飞也不在意,毕竟作为后世的影视圈大鳄,21世纪大牌导演之一,总会有那么一点傲骨。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想自己出资拍摄一部金庸武侠剧,由我自己担纲主演,您怎么看?”剑飞旁敲侧击吞吞吐吐地问道,他想知道,如果是自己参与制片投资的话,能不能被这个巨导给看中。

    “你的意思是想投资给我,然后请我执导你说的那部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不过主角要是你。”说罢,张纪中不由上上下下前后左右好好地打量了一会剑飞,好似看外星人似的。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不知张导您怎么看?”虽然很早剑飞就产生了这种想法,可是那个时候的他既没人也没钱,根本就是白rì做梦,现在条件倒是有一些了,因此在见到张纪中的一刹那,这个想法又从心底跳了出来,并不断发芽长大。

    “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还是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现在的本职工作,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拍戏了。”说完后张纪中看也不看剑飞,在他的认知中,剑飞就是那种以为自己有几个钱的二少。不懂什么是拍戏,以为投几个钱就可以了,而且还可以出名,或者到时候还可以对那些女星如何如何的。

    剑飞无比郁闷,他当然猜不透张纪中内心的想法,这都怎么了,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把自己的存款拿出来拍戏,可谁想到这张大导演这么不给面子。

    其实剑飞哪里知道,找张纪中拍戏的制片人多了去了,可是真正能够进入他眼帘的又有几个呢?投资商说的好听点是投资文艺事业,说得难听点就是为了睡几个明星,当然如果能够大卖收到回报那自更是锦上添花。

    眼看张纪中抬腿便要离开片场,剑飞终于狠下心来,舍不得孩子不住狼。

    “张导,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不想听我的建议,但是如果您想拍出好成绩的话,我希望您能听我说完,到时候如果真的不满意的话,那么您可以立马就走,听一听或许对您并没有坏处。”剑飞自信而执着的对着张纪中的背影叫了起来。

    张纪中闻言顿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转过来,瞟了剑飞一眼,或许是看到剑飞那执着的眼神,一下子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那根弦,“曾几何时,自己也和这小伙子一样,不是吗”,只见张纪中似乎瞬间下了什么决定似得,有重新坐回了剑飞的边。

    “你说!你说的没错。可是说不说在你,听不听在我。”说完后就老神在在的坐到原先的位置上,等着剑飞发言。

    峰回路转,剑飞在心激动之余,也不由深入思考了一下,罗织了自己的语言,思量着何种方式更能打动张纪中。

    “张导,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对于自己执导这些武侠剧时,选角sè的时候,您的标准是否符合那个角sè,亦或是您自己有一个标准,反而往往忽略了别人的意见,甚至是受众的意见?”剑飞清楚对付这种自信自傲的人必须施以猛药,当然剑飞也不能肯定这一对张纪中有没有用,若是适得其反的话,剑飞将会彻底得罪这一未来的武侠剧大鳄。

    “闭嘴,你知道什么,那是艺术,艺术本来就是自我表现的创造活动,再说艺术本就没有界限的,每个人的艺术细胞都是不一样的,你懂不懂。”张纪中被气得七窍生烟,又如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跳脚,连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

    “呵呵,张导或许我不知道什么是艺术,可我知道观众对于自己的需求,他们大部分都不懂艺术,他们追求的只是影片的镜头好看与否,节jīng彩与否,演员的演技和气质是否能够对应的上影片中的角sè,而不是您客观的认为的所谓艺术。”大道理剑飞可说不过这些个老狐狸,不过剑飞也有优势,后世那么多人都拿张纪中的影片演员来说事,剑飞虽然不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和理论渊源,可最基本的盗用还是会的。

    本来以张纪中的脾xìng,剑飞的意见是不可能被听进去的,,因为后世那么多人骂他,他都没有反应,可那是没有人面对面的和他说道,现在有一个人这样子当面批评,倒是一下子是他感到了一阵被揭露的体无完肤的痛快。

    看着渐渐沉默下去,明显在思考之中的张导,剑飞知道自己刚才赌对了,那剂猛药起作用了,于是再接再厉的说道:“您想,您拍摄的片子不是就为了给人看的吗?艺术那是一种象征,但是我们现在拍摄的影视剧大部分都是纯粹为了娱乐受众的,这根本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方向,要娱乐大众那么我们不止要了考虑到艺术价值,更需要考虑的是它的实在意义。剑飞虽然不才,可还是有一点自己的心得,如果张导愿意和我合作的话,那么我想我会拿出让您满意的条件的。”

    说到这里,剑飞明白自己该做的该说的都说了,火候应该到家了,下面就看张纪中自己是怎么想的了,想通了,那么大家以后就是朋友,可以好好合作。想不通的话,那么剑飞只好找其他导演了,而张导只有回到他原来的轨迹,继续着他那好坏参半的拍摄之旅了。

    看了看已经发言完毕的剑飞,此时这个小伙子已经坐在自己的边,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回话,但张纪中仍然不急于表态,仍旧坐在那里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剑飞也不催促,该是自己的总会是自己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如果张纪中还是拒绝合作的话,那只能是自己和他确实是有缘无分了。

    (求收藏,求推荐,有看这本书的朋友想加入你喜欢的剧的可加群:173305631)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