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杀青宴,那一夜的疯狂

    离上次的闹剧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个月了,目前剧组已经没有剑飞的戏份了,新女驸马只差明天的最后一场戏——大结局,就要杀青了,到那时大家都要解放了。因此演员们都异常努力,使得拍摄即迅速又成功,导演见状不由欣喜不已,当众宣布等戏份全部杀青后由他做东,请大家去酒店聚一聚,权当散伙饭。

    剑飞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于是就没有着急的离开剧组,而是在逗留了下来,等待着过几天的聚餐。

    “来、来、来,剑飞我敬你一杯。不许耍赖,我先干为敬了!”说着王邦走到剑飞面前,拿着一杯酒,一口气闷了下去,根本不给剑飞搪塞的机会。

    这次聚餐宴会是由新女驸马投资方出钱,专门包场的。由于是导演以私人名义举行的剧组小型派对,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排场,完全是一派私人空间的氛围,演员们三三两两,好不惬意。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剧组里的男同胞们好似和剑飞有仇似的,一个个都跑过来给剑飞敬酒,就连曹导也没有放过剑飞,按理说以剑飞一个配角,是不可能受到这种一线大腕的待遇的?

    是剑飞拉着上洗手间的幌子,将安姐拖到包厢外问了起来。

    没想到安姐的回答居然是,剑飞真的是剧组演员里最受欢迎的,当然这要托了剑飞往rì在拍摄现场对同事们的照顾,因此他们不向剑飞敬酒向谁敬啊?

    弄清楚原委的剑飞也是十分高兴,毕竟是在社会上混生活的,尤其是在影视圈,多一个朋友就就多一条路,而且这些人里面有一些以后也都会有不小的名气。

    由于心大畅,剑飞也就来者不拒,每一个过来敬酒的,剑飞都会给面子,一一喝下。

    “干,不喝趴下谁都不许走!”说着剑飞也一口干了自己杯里的酒水。

    都说中国人就是酒桌上谈生意,酒桌上谈朋友,果不其然,因为剑飞的豪爽,不止导演,剧务等人,就连新女驸马的投资方代表都对剑飞好感倍增,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的太多了,还夸下海口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能办到的他一定帮忙。

    随着一杯一杯的红酒下肚,不一会剑飞就醉眼朦胧了。仗着自己会内功,剑飞已经把王邦,黑子,还有张明建都给喝趴下了,可谁知导演曹荣居然会是个千杯不醉的酒鬼,虽然最终把导演也给干趴下了,可剑飞自己也倒下了。

    “来,干杯......,别拉我...,我还能喝.........我怎么回来了,走回去继续喝”。

    “还喝啊,哎呦诶,我的少爷啊,你已经喝了十几瓶红酒了,再喝,看你明天怎么过”。安姐和张和把剑飞扔到了他自己的上后,安姐不满的说道。

    张和今晚也喝得不少,走路都直打颤,一步一晃,现在能帮忙扶着剑飞回房间,已经很不错了。

    “安....,安姐..,我....我先回去了,咯,拜拜”说着张和摇摇晃晃的走了。

    “脏死了,你自己明天起来整理,我先走了”。也不管此时早已昏昏沉沉的剑飞究竟有没有听到,安姐说着也立马准备跑路。

    “碰”。

    不知是不是内功加酒jīng的作用,剑飞在迷迷糊糊中,好似听见了黄伊的说话声,和舒畅的偷笑声。

    “哎呦喂,疼死我了,我说姑nǎinǎi啊,你开门要看一下吗?”随着房门被推开,传来了安姐“嘘嘘”的痛呼声和黄伊的道歉声,不用想就知道那两个美女又看剑飞来了。

    “啊,安姐姐,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您擦擦”。黄伊的声音还没落,安姐就叫开了。

    “不要了,你们进去照顾剑飞吧,我先回房了....”说着安姐立马跑开了。

    “嘻嘻嘻!”舒畅在一边偷偷的笑着,其实舒畅不怎么喜欢安姐那种不男不女的xìng格,这让她想起了记忆当中的yīn阳人王公公。如今见到安姐吃瘪,不高兴才怪。

    “还笑,快进去吧,去看看你的心上人怎么样了”。黄奕说着就先走进了剑飞的房间,也不理会还在门口偷笑的舒畅。

    “怎么衣服都没换啊,安姐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说着看到睡熟的剑飞,突然贼贼地一笑:“看你刚才满神气的嘛,现在怎么就像是一条死鱼了,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说着黄伊爬上一下子捏住剑飞的鼻子,好像这样可以报复剑飞似的。

    “黄姐姐,你在干什么,不要欺负剑飞哥哥啦,剑飞哥哥现在喝醉了,我们是来照顾剑飞哥哥的”。说走上前来,想把黄伊拉开。

    可能是因为被黄伊给捏住了鼻子,让剑飞呼吸不到新鲜空气,所以剑飞皱了皱眉头,然后把嘴巴张开来继续呼吸了起来。

    “嘻嘻,黄姐姐,你是拿剑飞哥哥没办法的,看你怎么堵住剑飞哥哥的嘴巴”。看到剑飞居然用嘴巴呼吸,舒畅也就不再推着黄伊了,倒是躺在了剑飞的另一边,笑嘻嘻的看着黄伊的表演。

    “气死我了,死剑飞臭剑飞,你就不会让我欺负欺负吗?”说着生气的放开的剑飞的鼻子,然后可能是因为累了,一下子倒在的剑飞的上。

    恩,这个死剑飞子倒是蛮舒服的,上除了一点点酒味,似乎还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息在里面。咦,我怎么会这么想,难道我喜欢他,不可能我恨死他了,这个混蛋,总是趁着我是冯素贞的时候来欺负我.......我我咬死你。

    黄伊越想越生气,于是暂时忽略了还在一边的舒畅,一口咬在了剑飞的肩膀上。

    “黄姐姐,你在干什么,不要咬剑飞哥哥啊,啊,都出血了!”说着舒畅用手去推黄伊。

    舒畅这一推可不得了,黄奕原本使用手撑在剑飞上,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压在剑飞上,可毕竟右手撑住,还有距离。现在可好,居然被舒畅给推得一下子没有撑住,整个人压了下去,变成真正的零距离接触起来。

    就在此时,剑飞似乎终于感到了肩膀上的疼痛,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其实早在刚刚安姐出门发生碰撞时,剑飞就已经有了迷迷糊糊的感知了,后来被黄伊一咬,就基本上醒过来了,只是这种醉酒醒过来可是和真正的清醒不一样。

    头好疼,是素贞吗,嗯,这香味没错,是她的,可味道好似有点变了,难道不是她吗?管她呢,只要自己熟悉就行,旁边这一个是杏儿吗?是了,温柔的杏儿最乖了,只有她才会为我讲话,素贞怎么这么着急啊,居然先压着我,不行男人只能在上面,不然可是夫纲不振,很丢面子的。

    可是我记得我好像已经回到现实了啊,难道这是我在做梦,嗯,那这个梦我宁愿永远不要醒,这么美妙的梦境,怎么可以醒来呢?杏儿素贞上次弄疼你们了,这次在梦里面我们再来一次,我上次弄疼了你们,这一次我一定会温柔一点的。

    朦朦胧胧地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念头,剑飞手上的动作也不慢,一把抓住还压在自己上的躯。转过子,把这个躯压在了下,同时又把躺在左侧的杏儿也给拖了过来。

    感受着被自己压在下的两个光滑酮体的挣扎扭动,还有那迷迷糊糊地哭喊,剑飞还以为是在说快点呢,因为那躯越扭越厉害。

    嫌麻烦之下,随着“哧……”一声裂响,剑飞一下子就撕开了束缚躯的遮盖物,然后掰开她那紧夹着的双腿,温柔的了进去。果不其然,剑飞只感觉自己下的躯一震,接着就像死了般,任由自己在她上驰骋播种了。随着紧窄温润的感觉传来,使得剑飞的神智更加沉醉了。

    至于剑飞的右手也没有闲着,正在不停地游走于旁另一个光滑嫩的酮体之上游走着。心里想着反正是在做梦,上次就已经有经验了,这次在梦中一定要重温一下一箭双雕的感觉,看看自己不用chūn药是不是也依然那么坚

    只是不知道等剑飞醒来时,将会面对一个怎样的局面。

    果真是曹cāo醉酒斩刘馥,刘备醉酒害黄忠,古人皆因醉酒误,何况剑飞酒双飞。总之一句话,醉酒误事啊!

    (求收藏,求推荐,有看这本书的朋友可加群:173305631)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