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 章麻烦了

    也不知马大元究竟给剑飞吃了多少分量的chūn@药。居然让剑飞一个这么强壮的男人,直到第二天rì上三竿了还没有起。就更不用说那两个初受恩泽的女孩子了。

    随着午后的阳光照在香帐外地上那一堆已经称不上衣裳的破布上,剑飞终于转醒了过来。摇了摇自己因为昨晚消耗太大而头晕目眩的脑袋,剑飞终于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幕幕。

    立马坐直体,剑飞机械式的转过脑袋看了看,正分别睡在自己两边的冯素贞和杏儿。一时剑飞就从头晕目眩到疼痛yù裂,这他吗的什么况,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还是一箭双雕,想着想着剑飞已经痴傻了一样。只知道傻傻的看着那如海棠chūn睡般的冯素贞,还有那俏可还时不时的撇撇嘴的杏儿。

    这下麻烦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剑飞终于整理清楚事的来龙去脉了,这肯定是马大元这个狗头军师做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连自己都敢算计。虽然这是为自己着想,可这种行为是绝对要制止的,不然他今天可以为了你好给你下药,明天他就可以为了自己的xìng命而犯上作乱。

    不过不管将来怎么处置马大元,自己现在最先要解决的还是边这两位美人,不然.............。

    就在剑飞还在神游时,旁边突然传来了声音。剑飞转头一看,就见冯素贞双眉紧邹,似有不适,接着就睁开了那一双原先充满灵气的妙目。只是此时这一双妙目里还是一片茫然,似是还没有完全清醒。

    该来的还是要来,剑飞现在还真觉得自己有一点上战场时那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啊,你....,你....,怎么在这,我......我.....啊啊啊啊啊啊”。随着冯素贞的脑子越来越清醒,终于她发现自己现在的况了。接着一把抱住自己上的被子,缩到角落里,两眼发直的看着剑飞。

    “我说我也不知道况,你信吗?”剑飞一脸苦笑的说道。

    冯素珍此时也是六神无主起来,也不答话,只是一味地直愣愣看着剑飞和边的杏儿。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之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杏儿触着眉头,好似因为哪里不舒服就快醒来了的样子。这才让冯素珍注意起周围的环境,开始思考起来,而旁边一脸无所事事,正等着最后裁决的剑飞,也在这时回过神来。

    “你出去,出去,快,给我滚出去”。说着冯素贞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住剑飞,然后急冲冲的裹住被子,把全**的剑飞一把推出了房门。

    还好马大元早就吩咐府里的丫鬟,备好衣服等在门外了。穿戴整齐的剑飞立马气冲冲的打算去找马大元的麻烦。可惜下人回报,马大元昨晚就已经离开妙州,南下江南,说是为了剑飞将来登基做准备去了。

    可能是因为马大元实现了剑飞想做却不敢做的愿望,所以剑飞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放他一马,不过以后不会再把他留在边听用了。最多把他外放,却又不给实权,这样既全了君臣之义,又不必再担心他的背叛了。

    这就是马大元的厉害之处,既然发现剑飞开始提防他,有了灭口的心思,那么就自己自动找事离开剑飞的边,还让剑飞承了自己的,让他以后不会轻易派人来杀他灭口。

    “大人,大人,不好了,房里那位姑娘走了!”就在剑飞还在考虑该怎么处置这个自己的得力助手时,一个家丁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叫到。

    “怎么?”剑飞一下子站了起来,接着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况,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好,是把她绑回来当自己的压寨夫人,还是放她走?亦或是绑回来变成定时炸弹,随时给自己来上一刀,rìrì刀光剑影?

    “大人,这是那位姑娘临走时,留给您的信。”说着那个家丁双手呈上了一封书信。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剑飞摆摆手示意那下人可以下去,可那个家丁却yù言又止的。

    剑飞一看,现在自己正烦着呢,你还在我面前晃悠,还不快滚。还真是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啊。正想喝骂时,那家丁再次开口了。

    “大、大人......,房里剩下的那位小姐.....该怎么处置啊,她.......她从醒来就一直哭到现在”。感觉到少爷的不耐烦,似乎已在发作边缘,可是一想到房里剩下的那个一直痛哭的姑娘,自己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得硬着头皮把话说了出来。

    靠,剑飞现在还真想杀人,怎么冯素贞没有把杏儿带走啊。现在还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麻烦,不过一想到这确实是自己造的孽,没有让冯素珍替自己承担后果的义务,心下也就了然了。

    只好一边看信,一边向之前那间让自己忘乎所以的卧房走去。

    “东方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信里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可剑飞却感觉到了,那字眼里的杀气腾腾。看来自己这段时间还真得躲一躲,避其锋芒,只能等时间长了冯素珍恨意淡些再说了,不然..............。

    “呜呜呜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哭声,将门口正魂游天外的剑飞给拉了回来。

    打开门一看,只见杏儿两眼都哭肿了,像熟透的桃子似的。一看到剑飞来,立马把自己的脑袋钻进了被子里,手里还慌乱的藏着什么。再一看被单有两个大窟窿,很显然不知道被谁给剪的,看着都好笑。

    “你.....,你......出去,哼,呜呜,我不要见到你,你这个坏人,你欺负人,呜呜呜”。杏儿委屈的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剑飞看着看着,突然怜意大起,也不听她说的话,走到边坐下,轻轻的把她给抱在自己的怀里。

    开始杏儿还挣扎几下,后来不知不觉就紧紧的抱住剑飞,好似生怕剑飞会像侯门大户的世家子弟那样始乱终弃。这其实本就是封建社会的实况吗。

    可惜剑飞是一个现代人,可不会随意的抛弃被自己占有过的人。

    “等回京后我去公主府把你要过来,你给我当小妾,怎么样,我会好好对你的”。剑飞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还真怕把这已经如惊弓之鸟的小猫给吓着了。

    ‘恩’,躲在剑飞怀里的杏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这已经是她最好的结局了,还好现在的剑飞至少还给了她一句承诺,要是换成原来的东方胜,那绝对是标准的世家子弟作风,吃干抹净一走了之的。

    “那,你在这里先休息几天,等养好了伤,你就回公主府,等我的消息”。剑飞继续拐着这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还好不是现代,要不然剑飞就会亲体验一次拐骗未成年少女的刑罚了。

    “恩”还是轻轻的点头,不过似乎陡然间又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坐直了体。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剑飞的双眼问道“你不会骗我吧,你真的会来找我?”

    直到剑飞满脸郑重地对着她点了点头后,这才心安理得的再次躲进了剑飞的怀抱。可能是哭的太累了,不一会就又睡着了。

    (求票票,你的肯定就是我的动力)

    ;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