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你是我的了

    “驸马,我们这是去哪里”。妙州城外的清晨大道上,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杏儿,到了你就知道,不过现在不准多说话”。另外一个中xìng的声音回道。

    认真一看,这不正是前几rì和剑飞分开的冯素贞和公主丫鬟杏儿吗。

    “哦,可公主亲自交代让我跟着你啊,你如果不告诉我,我怎么........交代”。杏儿知道自己差一点把公主的交代给说了出来,所以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交代”,毕竟冯素贞武功高强,居然被她听到了杏儿小声说话的声音。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杏儿慌忙的回道。其实杏儿也奇怪以公主的脾xìng,应该不会叫自己盯着驸马的。只是她不知道现在的公主因为中毒,已经不是原来的公主了,而是一个行尸走

    “到了”冯素珍轻声说道,于是立马跳下马然后跑到落魂崖上,看下去,只见这悬崖峭壁,居然好似深不见底,而且下面还云雾缭绕。如果一个人从这里掉下去的话,那么.............。

    冯素贞已经不敢想象了,撇下杏儿,不理会她在后面高喊。施展轻功,快速的从旁边崎岖蜿蜒的小道上跑了下去。

    “驸马,你去哪啊,等等我啊................................”。后面杏儿一路高喊着追了下去。

    等杏儿也消失在小道上时,剑飞才出现在这悬崖上。剑飞愣愣的看着悬崖下,一阵的失神。至于剑飞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当然不是偶遇,而是剑飞自从冯素贞离开京城到了妙州时,就已经一直尾随在后了。

    随着太阳缓缓的爬上高空,渐渐把那一层薄薄的雾气给蒸发了。剑飞现在已经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悬崖下的景了。

    只见早就到崖下的冯素贞正抱着一堆尸骸,在那里痛哭失声。嘴里似乎还在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

    而杏儿却站在她的后,满脸诧异的看着泪流满面的冯素贞。剑飞立马就知道聪明的杏儿,肯定发现冯素贞这一失态时所表现出来的女儿态。

    看来这个杏儿有得冯素贞忙的了。剑飞现在可不会跑下去自讨没趣,只要冯素珍不出什么意外,剑飞就会一直跟着她,直到她回京为止。只是世事不如意者十之仈jiǔ,随着杏儿的惊声尖叫,剑飞不得不跑下去了。

    “驸马,驸马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原来冯素贞因为看到了李兆廷的尸骸,而哭晕过去了。之前她是从不相信李兆廷就会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的,可现在....。对于李兆廷的尸骸冯素贞还是认识的。所以确认后,冯素贞就哭倒在地了。

    “啊,小侯爷,是你啊,快,你来了就好,快,看看我们驸马怎么了”。现在杏儿也只是怀疑冯素贞而已,所以一看到之前救了自己的东方胜,高兴的叫了起来。毕竟冯素贞现在还是驸马,所以不管怎么怀疑还是先救人要紧。

    剑飞也不管杏儿在不在旁边,一把抱住冯素贞,把手指放在了冯素贞的脖子上,轻轻的摸了上去,感受到冯素贞那有力的脉搏,剑飞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因为心,受不了刺激暂时晕过去而已。

    “驸马没事,只是因为亲人的逝世,被刺激到了。所以暂时晕过去而已,带回去好好调养一下就没事了”。剑飞随口说道。然后一把抱起冯素贞,向着拴马的树林走去。

    杏儿只是奇怪的看着剑飞抱着冯素贞,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却想着“东方小侯爷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关心驸马,而且还这样抱着.......抱着驸马,难道小侯爷是断袖.....................”。

    当把冯素珍带回了自己在妙州的秘密据点后,望着冯素珍在自己卧室已经沉沉睡去,剑飞便放心的走出房间,接着把杏儿也安顿在了旁边的一间客房里。

    “主上,您是不是对那女子有意思”。已经回到剑飞边的马大元说道。以马大元的阅历,早就看出冯素贞是女扮男装的,而且剑飞对她也特别好,好到........。

    “没你的事,我安排的事都办好了吗?”剑飞其实很想把这个人给灭口了,可剑飞的灵魂终究是收到现代法律观念的熏陶的,就是狠不下心,以前做的坏事还都是由手下代劳的呢。

    “恩,办好了。主上如果有意思的话,属下可以帮您啊。俗话说得好,只要是你的人了,跑得了吗?哈哈?”。果然不愧为自己的狗头军师,这样的馊主意他也想得出来。虽然之前剑飞自己也有想过,不过这从别人嘴里听到的话,还是会让人产生出深有同感的想法。

    看到剑飞一脸思索的表,并没有反驳自己的话,马大元突然神秘的一笑,他知道自己已经把握住了剑飞的想法,只是剑飞因为面子问题放不下段而已。那么只要自己...........呵呵呵,何愁自己的大事不成啊。

    “主上,那我先下去了”。自以为把握住了剑飞心态的马大元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自己只要做好就行。

    剑飞可不会读心术,不然如果让他知道马大元现在心里想什么的话,还真有可能忍不住提前把他灭口了。

    可是剑飞又哪里了解马大元呢。其实马大元已经看出剑飞对他好似没有以前那么信任了,并且有时候看他的目光中还会露出杀意。聪明人可是非常敏感的,一旦发现事超出自己的预测。自然会想出一些办法来补救,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傍晚,由于杏儿时刻不停地细心照料,冯素贞终于悠悠的转醒了过来。只是现在正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着仆人的敲门声总算还是回过神来了。

    “杏儿,这是哪里”。冯素贞万万想不到这里会是东方胜所置办的产业,开口问着杏儿。

    由于之前剑飞就交代过杏儿,叫她不要告诉驸马是是自己救了她,要不然以冯素贞的xìng格非闹起来不可。当然和杏儿说的又不一样,是说自己和驸马有矛盾,如果实话告诉驸马的话,那么他会立马离开。那么你们今晚可就要露宿街头了。

    杏儿想了想,权衡了半天,终于是答应了剑飞,暂时不告诉驸马,这是东方胜的家。其实如果杏儿告诉了冯素贞这是东方胜的家的话,也就不会出现后面,连剑飞也无法把握的况了....................。

    仆人放下酒菜就退出去了,杏儿开始劝解这冯素贞“,驸马爷您就吃一点吧,逝者已矣,活着的才是最重要的。您从早到现在已经一天滴水未进了,再这样下去您的体会受不了的。到时候公主怪罪下来,那么杏儿....杏儿担待不起啊”。

    杏儿看着驸马就是不吃饭,只好苦口婆心的劝解着。

    看着杏儿那憔悴的模样,冯素珍也不好意思为难她。只得草草的吃了一点点饭之后,就叫杏儿把这些饭菜给退下去,而自己却又再次发起呆来。

    就在剑飞也吃完饭时,马大元再次出现,“主上,冯小姐有请”。因为剑飞知道他已经猜出驸马是女的,所以剑飞也没有犹疑,将冯素珍的况基本告诉马大元了。

    “哦,她怎么会想到要见我”,剑飞疑惑的看着马大元说道。

    “是这样的,冯小姐说要感谢您的第二次相救,所以想和您谈一下”。马大元眼神飘忽的回答道。

    可偏偏剑飞还相信了,因为他相信马大元不敢背叛自己,离开了自己他什么都不是。于是剑飞就向着冯素贞的住处走去。

    可惜剑飞没有看到后那一个一脸神秘微笑的手下。否则............。

    “你找我”,剑飞刚来到冯素贞的房间门口就叫了起来。可左等右等就是无人回应,害得剑飞还以为冯素贞不告而别了呢。想着一把推开房门。就看见一副人间仙境。

    只见冯素贞衣裳半解,学士帽早就扔在一边了,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上,段婀娜,体带馨香,吐气如兰的半躺在上。真是一幅人间仙境般的美景,剑飞一下子就看呆了。

    不知不觉从下腹燃起了一股无名的yù@火,直接从下腹烧到了脸上。远远地看去剑飞就如一只发的野兽一般,脸上充血,两眼通红,气喘如牛。

    “碰”,随着一声房门紧闭的声音,剑飞消失在了冯素珍的门口。

    “恩,啊.............恩........不............不.......不要,啊...........”。

    “咦,驸马这时应该已经休息了啊,怎么从他的房间里传出这么奇怪的声音”。住在冯素贞旁边的杏儿听到冯素贞房里传出的奇怪声音,自言自语的说道。接着就起赶往冯素贞的房里行去。

    “驸马,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我去找大夫来,替您看看”。说这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毕竟天sè已晚,再加上杏儿年纪比较小,才十六岁。虽然在这个年代早就结婚生子了,可对现代来说还是太小了。再加上一直生活在公主边,对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没有什么概念,这也就造成杏儿莽莽撞撞的走进冯素贞的房间了。

    可惜迎接她的不是冯素贞的笑脸,而是剑飞那如野兽般的双眸。之后又是一声门响,冯素珍的房门再次紧闭,而杏儿则被剑飞粗鲁地一路拖进了冯素珍的香帐中去了。远远地就只听到一声尖叫,不久之后就是咿咿呀呀的声音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