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冯素贞失踪

    显然剑飞并不知道,小梅叫他是因为一个人的记忆是不可以乱接受的。因为因为两个人的记忆融合极为危险,一不小心会导致jīng神错乱。如果侥幸无事,自己的xìng格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严重的甚至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而小梅叫住他,是想叫剑飞只要融合了东方胜的常识与知识,而不是全部记忆,可着急的剑飞却一下子全部兑换了,所以剑飞才会晕了过去。

    第二天将近晌午,剑飞才摇摇晃晃地醒了过来,只觉得脑袋里似乎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嗡嗡说话,直到现在还疼得难受。。

    “小梅,小梅,这是怎么回事,你昨晚怎么不提醒我,会这么疼的!”。剑飞右手摸着后脑勺,左手扶助桌子,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主人,您没事吧。我之前就想和你说,谁知道你.......你居然那么心急。”小梅小心翼翼的问着。她可不想剑飞变成白痴或jīng神错乱,亦或是变了一个人,她觉得还是之前的剑飞可一些。

    “没事....,你说呢”,剑飞知道不能怪小梅,可还真是有一点气愤。

    “砰,砰,砰,大人,您起了吗?”外面传来了侍卫的声音。

    “等着”。说着剑飞再次摇摇头。总算理清了自己紊乱的思绪,不由四下张望,接着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飞快地跑到自己妻子冯素贞的花棺面前,“咦?”只见里面空的,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来人”。

    “大人有何吩咐”。外面跑进来一个着侍卫服的官差。

    “人呢”。剑飞一脸面无表的问着。

    “大人,什么人啊”。

    “笨蛋,我说的是夫人,你昨晚站岗了吗?”剑飞此刻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内心总是有股戾气,极易生气,甚至有时突然冒出想要杀人的冲动,剑飞知道这一定是前任东方胜留给自己的影响,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

    “这,大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个手下一问三不知,问了也白问。

    “滚,本侯爷要安静一会”。说着剑飞直接盘坐下来,开始整理自己脑袋里东方胜的记忆来。

    整整半天时间,剑飞总算消化掉了东方胜的记忆,还好,现在还是自己的记忆作为主导,也没有jīng神错乱,更没有变成白痴。想到这里,剑飞总算松了口气,可是一看到前厅那个花棺,心理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好好地新娘子就这样跑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化名为冯绍民了。

    算了不想了,迟早她还是我的,我们已经拜过堂了,名义上她已经是我老婆了。

    想着,剑飞幡然起,“来人,回京”。说着大刀金马地走出卧房,还真有点侯门气派,剑飞可不想理会原本要暗杀太子的任务,因为他知道,去了也说不定徒劳无功。

    “小侯爷,你这是去哪啊”。就在剑飞带着带着东方胜的原班人马,快要步出冯府时,一个yīn阳怪气,不男不女地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剑飞不由回头一看,这不是前任记忆里的王公公嘛,“哟,是王公公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不知公公怎么有闲心,降临妙州这个小地方?”

    “小侯爷,杂家是来传旨的。不知道菊妃娘娘和侯爷,有没有和您说起过什么呢?”只见那王公公好似意有所指的说着。

    “你是说”。

    “没错,太子要死,这是皇上下的圣旨。所以小侯爷您一定要协助杂家完成这个任务。”很显然,王公公把剑飞当做一个免费的打手了。

    认认真真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一会儿王公公,直把这个太监看的浑不自在,差点发作,方才应承了下来,毕竟剑飞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地位根本推脱不了,而且这种yīn阳人最好不得罪,否则给他记在心上,恐怕rì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由于太子目前还没有捉到,所以王公公宣读完圣旨后就让剑飞带着自己的手下去捉拿太子去了。

    记得原著中太子会在今天正午时分乔装打扮进入妙州城,,只要在城门口就可以抓住他,想着剑飞就往城门方向走去。果不其然,中午时分,只见一个少年双手抱着只木马慢吞吞走了过来,不是太子又会是谁。

    “上”,剑飞叫着,剑飞可不会像前任一样,每次都自己亲自动手,有一群免费的打手,不用白不用。

    太子确实好抓,只是剑飞在想到底要不要杀了他,如果杀了的话,那么未来就少了一个木匠皇帝了,如此一来,大明朝的历史可就改变了,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影响。

    算了,还是让别人去做这个恶人吧,毕竟此时的东方胜的面具下是一个来自未来法治社会的灵魂,无论如何下不了那个狠心。只好先抓回去,细细思量了。如果他真的不该死,那么放他一马也没关系。

    “王公公,幸不辱命,太子已经抓到,该怎么做你说吧”。剑飞正准备把这件麻烦事丢给这个yīn阳人。

    “小侯爷,这是您的任务,奴才只是来传圣旨的,奴才先行告退了”。说完这个妖人也不再理会剑飞,扭着股就走了。

    “这.......”,剑飞现在实在纠结了,他可不会像原著那样,把人拉出去埋了。如果要杀,直接一刀解决,只是自己现在还下不了这个手而已。

    “你,你叫王生对吧!”剑飞想了想后指着后一个护卫说道。

    “是的,小的王生,不知小侯爷有何吩咐”。侍卫一脸恭敬的回到。

    “杀了他”,剑飞指着面前五花大绑的太子爷,对着那侍卫王生说着。

    “这......”。侍卫看了看剑飞,一脸犹豫。

    “快”。剑飞催促道。

    “是”。侍卫只好苦着脸,走到太子跟前,拔出腰间长刀。

    就在这时,一个人飞檐走壁的跑了过来,一下子开了那侍卫的刀,开口道,“放了他”。

    剑飞一下子就知道,这就是那个什么一剑飘红的杀手了,这个自从遇见天香公主之后就在没有开过张的杀手。

    “哦,为什么”。尽管剑飞估计今天这个太子是杀不成了,可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因为剑飞在深深地怀疑,一旦自己真的亲自出手,就算勉强拼着受伤击退一剑飘红,恐怕还会冒出别的什么幺蛾子。

    明明自己已经不像原著那样费事的把太子拖到树林里活埋了,可就在准备直接拔刀砍杀之时,又不知从哪跳出这么个剧人物来,看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气运了吧。不该死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人来救他。其实这也是剑飞的一次试探,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想杀了太子看看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不过剑飞至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如果真的要杀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

    若是之前自己不废话的话,太子早已是一个死人了,所以只要自己仗着熟悉剧的金手指,当机立断,凶狠果决,那么...........。

    ;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