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要改邪归正

    等剑飞清醒的时候。田伯光这个yín贼居然正在某大户人家的家里,对着一个长得非常清秀的女子实行绑架,然后带到某个山洞里,做一些适合他份的“有益”活动。这怎么行,既然这个体是我叶大人将来在这个笑傲江湖里要用的,怎么可以还继续做yín贼呢。不行一定得改变改变。

    “没错,我一定要让田伯光改邪归正”剑飞想着。

    想到就做,剑飞集中jīng神开始想着自己就是这体的主人,想掌管这体。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田伯光在做这种事时太过集中注意力了,使得剑飞一直没有掌管到这体。

    由于剑飞一直都在想着掌管体,倒没注意到田伯光已经把那女子带到了山洞,而且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衣服了。

    等剑飞接管了体时,刚好是田伯光脱光衣服实习最后刺入的阶段。剑飞一下子吓半死,第二次落荒而逃,他可不想在接管他体时出现这种状况,作为一个男人,或许剑飞感觉是很好,可这用别人的体作出一些这样的事来就绝对不是剑飞想要的。

    “这该死的的yín贼,看我下次不把你给阉了”剑飞感受着刚才那一刹那的舒爽恨恨的看着,之后就叫‘天宇’把自己的感官给封闭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第二天等田伯光把那女子送回去后,剑飞再次接管了田伯光的体,这次倒是非常的简单和迅速。

    抖抖手抖抖脚,拿着一把刀。没错剑飞现在就是以田伯光的体走在这笑傲江湖的世界里。不过现在剑飞正把自己那把刀拿来比划着这体的下面,考虑着要不要把这昨天作案的工具给切了,那样子就不会再去做采花大盗了。

    “主人我劝你还是不要那样子做的好”天宇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提醒到。

    “为什么,切掉了之后田伯光不就不能再采花了”剑飞纳闷的问道。

    “可是主人,现在您才是主宰这体的人啊,如果您一刀切下去,那么那种疼痛会影响你一生的,就算你马上把体还给田伯光也没用,那疼痛是疼在灵魂里的,等您回到自己体时,您还能不能‘举’起来就是个问题了”天宇认认真真详详细细的给剑飞说的清清楚楚,好让剑飞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哐”的一声响,剑飞吓得连刀都拿不住掉到了地上。

    “天宇,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吓死我了”剑飞说完急匆匆的把刀捡起来,之后快速的别进刀鞘里。什么也不想了,先逛逛这这世界再说。

    由于剑飞的附,加上剑飞对田伯光做的事很反感,所以剑飞现在份肯定不会去jì院,也就不会发生去衡山城的jì院所发生那一系列jì院打斗的事了。

    之后剑飞想了想下面好像是刘正风金盆洗手的片段,要不要去看看,如果可以拿到笑傲江湖曲那也不错。不过绝对要易容一下,不然以自己这冒牌的田伯光去还不被切成泥啊。

    -------------------------------------------------------------------------------------

    等剑飞易容完后,问清楚路线后,就用田伯光的钱雇了一辆马车往刘府而去。

    剑飞一边上路一边研究着田伯光上的内功和刀法,只可惜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怎么会研究出什么事呢,也只能记住那内功功法流动的路线,等以后先去把全道记住了再说。

    因为剑飞是坐车,速度上比较慢,等他到时,故事已经发展到了刘正风一家被杀的那一段了。

    剑飞悄悄的走到刘府旁边的一个小阁楼上。只是今天可能真是剑飞的倒霉rì,才刚爬上阁楼,就见一把宝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别动,给我呆在这里,不许说话,不然我杀了你”。说着点上了剑飞的道。

    剑飞往那一看,咦这不是令狐冲吗。糟糕,现在剑飞可是田伯光的体,如果被别人认出来了,虽然不一定会死,但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令狐冲还以为是一个仆人呢,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把自己的胡须给割了,并且涂得黑黑的人,会是之前差点杀了他的yín贼田伯光。

    剑飞这次可是第三次躲了起来,把体让给了田伯光,让田伯光来被这黑锅。

    “啊,我怎么在这里,哪个王八蛋敢把我给绑了,咦令狐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原先正想冲出去的令狐冲被田伯光的叫声吸引了过来。

    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田伯光。

    “你是田伯光,田兄,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算了救人要紧,不和你多说了,后会有期”说完解了田伯光的道后从窗户飞了出去,显然是去救人去了。

    田伯光也一起随后飞了出去,就看见令狐冲正解救那刘正风,之后被人打晕了。田伯光还想知道自己怎么到了这里呢,怎么会让人把令狐冲带走呢,飞过去一把抓起令狐冲就走。全部高手都已经去追曲洋和刘正风了,留下的人还真没有谁留得下田伯光的。

    树林某小屋。

    “多谢田兄救了在下,不知田兄为何乔装打扮成这样,啊哈哈哈”田伯光傻傻的看着令狐冲,不知道他到底笑什么。

    “田兄,你还是先洗一洗吧,不然我这个重伤之人没被打死,到被你给笑死”令狐冲憋着笑对着田伯光说道。

    看到令狐冲这么说,田伯光赶快去打了一盆水,对着自己照了又照,喃喃的说道“妈的这黑面鬼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黑啊”。

    “噗,哈哈哈,我真是受不了了,哈哈,田兄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趣啊”令狐冲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啊是谁是谁把我弄成这样的,我要杀了他”田伯光终于确认了这是自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令狐兄弟,刚才我看是你给我解的,你知不知道是谁把我给打晕了弄成这样的,我一定要报仇,我要杀了他”说着田伯光跑到令狐冲边摇着令狐冲问道。

    剑飞缩了缩子,还好他碰不到自己,不然还不死得很惨,呼呼四面好像都有冷风吹来一样,看来要田伯光改邪归正还是任重而道远哉啊。

    ;

重要声明:小说《大电影之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