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高人形象消失殆尽

    众人不知道谁起的头,鼓掌叫好起来,又是对夏凡,谭老一顿夸赞。

    “怎么样,秦博你老是否也指点指点夏凡这后辈晚进?”谭老chūn风满面,颇为得意但秦博士还没有出手,怎么也得意思一下。

    “都是志同道合的老伙计,一起坐下来喝喝茶,吹吹牛,有什么好指点的,谭老你这是故意让我出洋相啊。”秦博士也是笑里藏刀的家伙,表面上这么说,接着马上就给夏凡扔个难题。

    “夏凡小友,来来来,一起喝茶吧,这茶可是好茶啊!” 好茶两个字秦博士说的特别重,自然是让夏凡讲讲这茶好在哪里。

    夏凡哪知道这是什么茶,什么来历啊,发动异能也只能看出是产地来自那里,什么时候的茶而已,品种什么的怎么吹啊?

    夏凡转念一想这茶离不开茶具,离不开水,自己可以在这方面想想办法。夏凡不动声sè,看了看放在前厅的红泥小火炉,又看看手上的茶杯,自然有了计较。

    “这泡茶的水,应该就是咱海城龙骨山上的天然山泉水吧,也就咱海城还有这天然无污染的山泉水。这茶壶,我看的不差的话应该是宜兴紫砂壶,怕也是道光年间的吧。”

    夏凡这话一出,几人的表极为jīng彩,都感觉有点意思,兴致勃勃的等着夏凡接着说。

    而夏凡却不急着说话,用两个手指端起茶杯转动了几下,把这茶倒掉,让后又自己满上,轻轻端起茶杯,没有直接饮用,闻了几闻,才慢慢饮了几口。这之后,夏凡才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缓缓说道:

    “这茶是今年chūn天的新茶吧,而且应该是出自武夷山上吧,还是那几颗仅存的树上的吧。不过却不是最老那颗树上的,但也算的上是非凡了吧。”夏凡刚刚回看过,这茶叶来自的那几棵树保护的非常好,有专人站岗,想来必然非比寻常,而中间那颗最大最老的茶树又多了几层保护肯定更加大有来头,自己这么说上一说,肯定吓傻这帮老家伙。

    果然一众老者如堕梦中,目瞪口呆了半天也回过神来。

    过了好久,秦博士才出声大赞夏凡:“夏凡小友,噢不,你这品茶的功夫我都要叫你一声师傅了,这极品大红袍别说见过就是喝过的都少之又少,夏凡小师傅居然能喝出来,还能辨别出是哪颗树上的,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说道激动处,秦博士气喘不上来,让谭老拍了好半天才回过劲来。

    “夏凡小师傅,那天有空去我那一趟。我有几个学生还算争气,给我送了点这极品大红袍,你到我那,我给你一点。”

    “秦博士,您是长辈叫我夏凡就行了,什么小师傅不小师傅的,不敢当。”

    “秦博,你太偏心了吧,我和你要了几次,你个老抠就是不给,要不是这每月一次的聚会,我们恐怕都没机会喝你这大红袍啊!”旁边的马老板打趣到。

    “你们懂什么,这么好的茶给了你们完全是浪费,牛嚼牡丹而已。”秦博瞪了那帮老伙计一眼,又像看宝贝一样的看着夏凡。

    夏凡心想你给了我才叫牛嚼牡丹呢,要是你不说我哪知道它是大红袍,还是大绿袍啊。那帮看树的家伙也不知道立个牌子,有了牌子没准我还能知道是啥。

    其实只要夏凡回看的时候多细心一点,也能看到这几颗树所在的岩壁上,还保留着当年天心寺和尚所作的“大红袍”石刻。但也不能怪夏凡,要不是有心谁会发现啊,而且夏凡这不也是侥幸过关了嘛。

    夏凡假装和秦博士客气了半天,其实心里早就打算有便宜不沾岂非天诛地灭,一定抽空洗劫秦博士。

    而且看这架势这极品大红袍不是有钱就能弄到的,在座的马老板,刘一手那个不是家丰厚,说不定比夏凡还有钱呢!

    这时夏凡肚子咕咕叫,没办法骑车过来的,多少都有点消耗,特别是现在NYT强化过以后,胃口特别好,像是要把自己瘦弱的体尽快健壮起来一样。

    可恨的是这帮老家伙都不动声sè的,好像还在等什么似得。莫不是还有什么怪老头等着来考自己吧?你们也太无聊了。

    夏凡正烦躁间,忽然包间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夏凡也懒得回头以为又是一个老家伙呢。但“蹬蹬瞪”的声音提示夏凡这不是个老头,而且轻盈的脚步声起码说明是个体态轻盈,有前有后的美女。当然有前有后是夏凡自己脑补的,这个真听不出来。

    等到淡淡的香气传过来的时候,夏凡感觉有点熟悉,但闻着不像陆欢清淡,也不像赵老师那么浓郁,但夏凡就是感觉熟悉,一时想不起来。

    “刘伯伯,你就是让我来见这家伙啊!”随着这银铃般的声音,一只纤纤玉手就拍在了夏凡肩膀上,夏凡本能的浑一缩,下意识的做了个保护自己的动作。

    “哟,谭伯伯嘴里的年轻才俊,怕我怕成这样啊?”那美丽女子继续调笑夏凡。夏凡可是有苦说不出啊,在学校没少让你祸害啊,刚学的针灸就敢在我上招呼,能不怕你啊。

    原来这美女不是别人,正式夏凡的苦主校医陈紫萱。听那意思好像还是专门安排过来相亲的,这帮老家伙太不靠谱了,不知道我还是学生啊。

    噢,我好像也没给谭老说过我是学生。不过我看起来有那么老,那么不像学生嘛?一群老不休。

    “陈医生,我这不是尊重你嘛!”夏凡嬉皮笑脸的,生怕惹怒了陈紫萱。还好,当着这么多伯伯辈的人在,这陈紫萱也不敢调戏我吧。

    “还不赶紧腾地方,让我坐下啊,不懂什么叫绅士啊?”陈紫萱拍了拍夏凡,撵开了夏凡,夏凡又不敢坐得太远,只好搬了把椅子坐在陈紫萱旁。一帮老家伙看得直乐,夏凡刚才树立的那点高人形象消失殆尽啊。

    “刘伯伯,你这次介绍的还算靠谱,不过你们做的了人家的主吗?”陈紫萱果然大大咧咧。

    “就是年轻人见见面,没什么的,他是谭老带来的。”刘一手无比尴尬的讪讪道。

    “虽然你年纪还小,但都是已经出来工作的人了,多见见朋友没什么坏处。”一旁的马老板也附和道。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