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让一朵菊花看着

    前台发生的这一幕,夏凡自然不知道,也无须理会,丢了就丢了,大不了让孙雨菲去找去,反正也是互欠了N多人,算不清楚了。

    谭老他们是在一个包间,名字很雅致,就叫“静心”,看来是个品茶论道的地方。包间非常的有特点,格子门,格子窗,古韵十足,四周墙壁还有格子样的古董架,自然也摆放这瓷器,古玩。包间正中的方桌显然是梨花木做的,夏凡在黑水门的神秘地室见过类似的,自然一眼就认出来是个老东西,也是个好东西。

    桌子旁一圈椅子也是梨花木的,价值自然不菲。而谭老的那群好友自然都已经到了,坐在包间一侧的沙发上闲聊。这包间非常大,那暗红sè的真皮沙发就在隔出的小客厅放着,对着沙发挂着一个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旁边还有全立体的音响,正放着古筝,配着屋内点着的几根檀香,自然让人心放松,乐在其中。

    “夏凡快进来,就等你了,几个老家伙都盼着见见你这后起之秀呢!”谭老见夏凡走到门口连忙招手,让他赶紧过来。

    经过介绍后,夏凡对在座几位份暗暗吃惊,这里既有海城最大典当行的老板刘一手,还有省博物馆的高级研究员秦博士,更有坐拥四座私人博物馆的马老板。这几人年纪和谭老差不多,都是古玩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前辈,专门等夏凡这个小字号,确实有点太过隆重了。

    夏凡也是卖谭老的面子,以后辈礼见过了几位高人。

    一圈行礼下来,夏凡自然被称赞是年少有为,知书达理。但夏凡也知道这是客气话,未必心中就认可了夏凡的实力,今天来多半是要验证一下谭老是否在吹牛。

    果不其然,几个人刚从沙发移步,落座在梨花木的桌子旁时,考题就来了。

    “夏凡小兄弟,屋子里点的檀香非常不错,猜猜谭老是从哪弄来的?”问话的是马老板,年过五旬,一头白sè短发冲天而立,商人的jīng明劲显露无疑。

    夏凡管它什么檀香,檀臭,闻着舒服就行,难到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还要去夸奖夸奖下蛋的母鸡吗?

    夏凡这理论自然是不能拿来回到马老板的问题的,好在夏凡有回看异能,一把破檀香别说从哪里来的,就是怎么做出来的,夏凡都能给你说出个所以然来。

    夏凡一回看,心中大骂马老板狡猾,这哪里是谭老弄来的,分明是他马老板逢年过节到海城靠海那个光华寺求来的,为了求着这檀香,马老板亲自大半夜去排队,就是为了抢个头香!

    夏凡也不点破,微微一笑,说道“这檀香气味独特,之前我也在光华寺见识过,马老,这应该是光华寺的檀香吧?”

    “马老板,你求香的事,圈里谁人不知,还假托是谭老弄来的,弄巧成拙了吧?”一唐装的刘一手这话自然是说明夏凡猜对了,当然也说明马老板求香的事人尽皆知,夏凡能猜对也不稀奇。

    “刘一手你厉害,你来考校考校谭老的这位小友,我看你多半也不行!”马老板这话明着是和刘一手抬杠,实则还是让刘一手出手为难夏凡。

    “夏凡小老弟啊,你就看看这屋子里的桌椅是个什么名堂吧?听谭老说你赌石厉害,看木头也应该不差吧?”刘一手边品茶,边笑眯眯的给夏凡出题。

    夏凡心想石头和木头八竿子打不着,你这老头也能联系到一起,无非就是难为难为我,嘿嘿现在哥是专业打脸,既然敢出题考我,也就别怪我不留面了。

    夏凡假模假样的看起桌椅,特别是怕这桌椅不是一后面配齐的,还特意下桌每个椅子都看了一遍,这反倒让几个老家伙暗暗佩服,以为夏凡真有那么两把刷子。

    其实夏凡就是发动回看异能而已,不一会的功夫就把这些桌椅的来历看了个清清楚楚。“这黄花梨的古董家具肯定很值钱吧啊,这五洲宾馆的老板真阔气,几十万的座椅就让大家做股底下。”

    夏凡这番话,自然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而其中尤以刘一手最为得意,夏凡刚才回看之时也发现了这桌椅的真正主人正是这个穿唐装的刘一手!夏凡刚才那番话自然是恭维主人的阔气了。

    “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方桌是明朝的,具体哪个年代恕我眼拙看不出来了。这几张椅子虽然从搭配上看和这方桌是天作之合,但却不是原生的一,椅子都是清朝年间配的吧?”夏凡当然知道具体的年代,jīng确到哪一年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要是说来就太过于惊世骇俗了。

    但就这样也是把在座的几位惊的不轻,当然谭老满是得意之sè:你们这群老头都没考倒人家吧,我的眼光岂会有错。

    夏凡见这效果不错,乘胜追击,又抛出一个炸弹:“这么齐全的明清黄花梨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哪个拍卖会上露面过,想来应该是这黄花梨主人捡漏的来的,说不定还是‘史无前例’刚刚结束后,低价淘来的,我可听过好多这样的例子!”夏凡这话基本都是胡编的,但有心人听去还以为都是夏凡的老师告诉他的呢。

    自然这个炸弹一炸效果非凡,已经惊奇万分的众人,再次拍案惊奇,不过这次得意的人又换成了刘一手,他这个黄花梨捡漏的事可是他人生一大快事,这黄花梨之前也一直作为他的典当行镇店之宝,现在由夏凡这个毫不知的人说出来,脸上自然更加有光。当然他刘一手也有走眼的时候,但那又有谁会记得,谁会去提呢?

    “刘一手,看把你得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让夏凡小兄弟把你那点得意事说出来吧?”

    “嘿嘿!”刘一手笑的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像菊花一样,看夏凡的眼神别提多喜欢了,而夏凡却觉得浑发冷。任谁让一个菊花盯着,他也会不舒服吧。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