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是杀人犯

    夏凡在去jǐng局的过程中,通过回看异能,和jǐng察头目和其他jǐng察之间的交谈,搞清楚了那个领导模样的jǐng察是海城东城区的赵严大队长,那几个混混是这一带的老牌混混,进局子那跟回自己家一样,熟的很。这群人咬死了夏凡是故意挑衅,双方斗殴。其中那三个洗剪吹被打的重伤,一路上嚷嚷的要去医院。

    到了jǐng局,赵严大队长让那三个洗剪吹先录了口供就送去了医院。而夏凡、胖子和那几个流氓继续拷着,在审讯室门外靠墙角双手抱头蹲着。

    陆欢则被带去录口供,她很想联系她老爸,但手机已经被毁了,还被赵队长安排的年轻女jǐng察反反复复的录了很多次口供,也没有机会出去打个电话。

    夏凡在审讯室门口蹲着快要睡着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几个人似远似近的交谈声:

    “头,医院那边来电话,刚才送过去的三个人送去医院后内脏多器官破裂,都死了”

    “那个臭学生下手还真重啊。。。”

    夏凡还没有把这毫无头绪的信息给整理整理的时候,就被赵严一脚给踹醒了:

    “你TM给我起来,你这个杀人犯!”

    “杀人犯?!”,夏凡听到这个词立刻意识到这个“局”才刚刚开始。

    “把他给我带进审讯室来!”赵严吼了一声,一个年轻的小jǐng察就把夏凡连拉带拽的弄进了审讯室。

    夏凡很清楚自己下手并没有多重,那群流氓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多半是在装死,中年头目非常迅速的爬起踩坏陆欢的手机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

    而且凭借他多次学习格斗技术积累的经验。那三个家伙刚才还活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去医院就不行了?联想到之前jǐng察来的时机太过诡异,夏凡立刻断定这是一个必死之局。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想要自己的命啊:设这个局,要么是让混混打死,要么是被jǐng察抓住栽赃陷害,锒铛入狱。

    谁会和自己有深仇大恨?谁这么费尽心思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夏凡将自己目前可能的敌人想了一遍:银行劫匪在大牢蹲着呢;雌雄小偷也应该被抓了,而且也不会有这么大手笔;李水一倒是有可能,但海大集团为了几千万就杀人有点不至于;白贺轩也有可能,对这家伙今天表现太异常了,故意开班会拖着自己,否则正常放学回家哪里会遇到流氓,特别是有那么多学生可以作为目击证人。

    夏凡一边思索推敲,一边被推进了审讯室,被摁在了审讯台对面的椅子上。

    “姓名?”

    “夏凡-- 夏天的夏,非凡的凡!”夏凡从不避讳自己的姓名,受之父母,俯仰无愧。

    “非凡个,你TM就是个杀人犯”旁边的小jǐng察凶神恶煞的朝夏凡瞪着眼。

    “职业?”

    “学生”

    “哪个学校的?”

    “海城一中”

    “班级”

    “白贺轩他们班的”夏凡说出这话后,赵严的眉毛不自主的跳动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已经被十分敏锐的夏凡看到了。夏凡立即发动回看异能,果然这赵严认识白贺轩。但回想到自己推测白贺轩可能是市领导的儿子,认识jǐng局的刑jǐng大队长好像也没什么。而且今天这两个家伙并没有见面。

    “叫你回答什么,就老老实实回答,别东拉西扯的”旁边的小jǐng察动手拍了一下夏凡的脑袋。虽然静止刑讯供,但小jǐng察显然嚣张惯了,还真敢在有摄像头的况下对嫌疑人动手动脚的。

    “一中的学生很了不起啊”赵严也讥讽道。

    “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我同学白贺轩班长很了不起,你可以把他叫过来,他可以帮我说清楚!”夏凡继续试探着。

    “少嚣张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白市长到了这里都没有用,更何况白贺轩怎么会帮你这样的人!”小jǐng察口不择言就想打击夏凡的气焰,却不知道把自己一伙出卖了个干净。

    “既然都认识白贺轩,大家就是熟人嘛!”夏凡微微笑着对那小jǐng察缓缓说道。小jǐng察还打算指出夏凡这个狗东西不配认识白贺轩,可惜的是被赵严给瞪了回去,没有挥斥方遒的机会了。

    赵严咳嗽了一声,示意小jǐng察自己来主导审讯。很快,赵严就变换不同的角度,设下很多陷阱,让夏凡去钻。夏凡感觉没把握的就沉默以对,剩下的就是咬死自己只是动手自卫反击,绝对没有打死人的可能。

    当然为了避免连累到胖子,夏凡很义气的把打洗剪吹的事全扛下来,胖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胖子那边是否也是会把罪责都扛下来,夏凡就不知道了,这种况下jǐng察肯定不会给两个人见面的机会。但胖子一定也会这么做的,否则就不是胖子了。

    就这样熬到了大半夜,夏凡开始昏昏yù睡的时候,赵大队支走了那年轻的小jǐng察,关掉审讯室的录像设备,看来是要打算刑讯供。

    夏凡在赵大队的眼里就是个普通高中生,自然是随意拿捏。赵大队解下皮带,像看着到手的猎物那样对着夏凡一阵冷笑。

    “你要干什么?”

    “你马上就知道了”

    “我要喊了!”

    “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赵严狂妄的狞笑着,丝毫没有觉得和夏凡的对话太过怪异,完全应该出现在另外一种动作片中的。

    “啪”皮带抽打的夏凡的脸生痛。

    “你这是刑讯供!”

    “是又怎么样?都说了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

    “啪”又是一皮带,在赵严眼里夏凡和个玩偶有什么区别.

    “说吧,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

    “只要你承认是你下手打死的那几个流氓就行。不过现在已经晚了,先让我抽你个装X犯,刚才不是嚣张的吗?”赵严嘴里骂骂咧咧的,手上可没有停,一顿皮带扣就招呼过来了。

    夏凡也从赵严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但这还不够,挨了几下后,又问道:

    “说吧,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干的?”

    “小子聪明的,但已经晚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应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赵严的皮带又是劈头盖脸的打下来。

    但这次并没有得手,直接被夏凡抓住了快速袭来的皮带。虽然带着手铐,但夏凡的动作可一点不慢,一把扯过皮带,顺带这把赵严给带到在地上。

    夏凡一脚就踩到赵严的头上,连踩了几脚后,赵严的脸下面就开出几条红sè的小溪,并且还欢快的奔流着。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