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真不够几位出场费的

    一晃排练的差不多了,陆欢也发短信来说班干部会议已经结束,夏凡和梁老师和段莹莹告了个别,就返回教室找陆欢去了。段莹莹也不好当灯泡,自己一个人也回家了。

    到了教室后,白班长甚至打趣夏凡陪驾殷勤,十全好男人。这非常异常的主动示好,让夏凡觉得白班长肯定有什么安排等着自己呢,可回看异能并不能窥探人心,而且今天白班长的行为也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收拾完书包,夏凡和陆欢,胖子也就一同回家。出了校门几人还是非常习惯的抄近路穿过小树林。虽然学期开始的时候,被黄毛带他的几个小弟劫过道,但后来黄毛也就再也没有出现,这条路相对安全了很多。特别是上周夏凡彻底的让黄毛他们销声匿迹了。

    但夜路走多了,终究是会遇到鬼的,这次不知道哪位鬼大哥配合,又安排了一群小流氓劫道。

    这群流氓,人数不少,都穿花衬衫,扣子也不扣,半长不短的裤子,人字拖,这造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流氓一样。其中还有三个洗剪吹组合,嘴里呼呼咋咋的冲在最前面。在他们后面居中是一个脖子上带大粗金链的平头中年人,应该是这群人的头目了。后面几个混混则平庸了很多,远没有洗剪吹那么耀眼出位。

    这群人手上居然都拿着武器,匕首,砍刀,木棒什么的五花八门,估计是临时拼凑的一伙人,想来战斗力不怎么样。洗剪吹组合嘛就是那群拿木棒的。

    拦下三人的理由嘛,也很搞笑,据说是要借点钱花花,穷学生能有几个钱啊。倒不如说垂涎陆欢的美sè来的有说服力。

    尽管多次表明自己上的钱根本不够几位流氓的出场费的,但夏凡的友劝告被几位流氓很职业的拒绝了。

    流氓们四下散开,将夏凡,陆欢,胖子团团围住,不给几人逃跑的机会。可现在夏凡除了那次遇到的神秘红衣女孩,还真没有怕过什么人,压根就没有想过逃跑。胖子则是无架不欢,更何况是这种合法打架的机会。陆欢对夏凡百分百的信任和依赖,一个人无比甜蜜的看着夏凡,一群流氓也就成了搞笑的背景墙。

    既然谈不拢,那就动手吧。三个拿着木棒的洗剪吹组合就冲了过来,想来是新晋成员急于表现。

    看来他们还是对攻击目标做过特意选择的,直接找上了比较瘦弱的夏凡。但他们的速度实在不敢恭维,在夏凡看来慢的和老太太一样。等的不耐烦的夏凡,脚尖一点底,然后飞一个横扫,一个红sè长发垂肩的箭头人物应声倒地,手中的木棒也跟着掉落。另外两个显然有撤退的想法,但这个想法转化成实际行动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结果洗剪吹剩下的一蓝毛,一绿毛很快被夏凡,胖子给踹到在地。

    夏凡,胖子两人顺手都捡起个木棒,就对着倒地不起的三个洗剪吹砸起来,也不管后面慢慢围上的匕首,砍刀组合。

    这拿木棒的属于最低级打手,有匕首和砍刀的比较高级,先让洗剪吹上,缠住夏凡后,使刀的再一拥而上。

    虽然现在洗剪吹倒地惨嚎,夏凡,胖子专心的对他们胖揍,也算吸引住了火力,流氓们的战略目的达到了。使刀的几位倒是有胆sè,见夏凡这么勇猛还敢围上去。不知道到底是“义”字还是“利”字驱使着他们。

    就在这几人扑向夏凡,匕首砍刀就要落下的时候,夏凡猛然一回头,棒子一扫,几人的兵器也就脱手而飞。这几人见这个阵势,仍然不退,空着手还要上去找揍。

    既然这样的话,夏凡也就无话可说了,几棒子下去,这几人也和洗剪吹一样躺倒在地,哼哼唧唧去了。

    陆欢满眼小星星的看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和夏凡说:

    “我觉得他们不像是劫道的,特别是这么晚了,哪还有什么学生啊,肯定是有预谋埋伏在这里的”

    “对,我也觉得奇怪,就算劫道,也不用这么拼命吧。”夏凡边揍边回应到,既然是坏人,不打白不打。刚才发生的事,陆欢也拿手机录了个大概,想来就是到了jǐng局也不怕什么。

    夏凡找到那个头领模样的人,话也不说,就是一顿乱棒。打完之后,夏凡对着这个猪头问道:

    “说吧,到底谁指使你们的,劫道这个借口太低级了”

    “呜呜,呜呜,呜。。。。。。呜”夏凡下手太重,这猪头已经没法说清楚话了。

    都怪自己出手经验太少,不知轻重啊,夏凡摇头懊恼不已。其他几个人,也差不多的况,基本没有语言能力,不知道是脑袋打坏了还是嘴打坏了。

    就在夏凡扔了棒子,打算拍拍股走人的时候。一辆jǐng车呼啸的来了,呼啦啦下来几个jǐng察,显然不是普通民jǐng的样子。

    夏凡心中大是诧异,这前后不到三分钟,就算自己这受害人报jǐng,jǐng察也不会来这么快吧,这里面必定大有蹊跷。

    “好好的学生,放学不回家,在这里打架斗殴?还把人打成这个样子,给我拷起来”一个领导模样的jǐng察对边的几个年轻点的jǐng察说到。

    “我们是受害者啊,他们是劫匪,我们是正当防卫才打的他们。你怎么不问问事经过,就随便拷人呢?”胖子没好气的质问道。

    “我们jǐng察办案,不用你来指手画脚,事实很清楚,你们就是持械斗殴。都铐起来!”那领导也不给胖子什么辩解的机会,一挥手就指挥其他jǐng察铐人。

    虽然这jǐng察头目很小心,但他和那猪头老大对视的一刹那,明显有点暗示意味的眼神,还是被夏凡看了个清清楚楚。夏凡心里顿时明白,这是别人做的一个局啊。

    “jǐng察叔叔,刚才的经过我拍了视频,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是抢劫犯,我们是自卫反击。”陆欢见这个况,赶紧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递给那个jǐng察领导。

    那jǐng察领导假装去接,但故意没有接稳,手机落在了地上,附近的猪头老大,立刻冲上去,使劲将陆欢的手机踩了个稀烂。陆欢惊呼一声,自然是担心关键证据没了。而胖子则非常可惜的叹息了一声,显然是为这个刚上市的苹果5 抱不平。

    但猪头老大的举动,可是把jǐng察和这些流氓有勾结的况暴露的清清楚楚了。夏凡心中了然,这不折不扣的就是一个局,要借jǐng察的手陷害自己。

    最终jǐng察把夏凡、胖子和几个流氓都拷上了jǐng车,陆欢作为目击证人也去了jǐng局。但显然,那jǐng察对陆欢倒是十分客气。

    而就在jǐng车离开的时候,不远处一辆停在黑暗角落里的宝马X6 也跟着缓缓离开了。那开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凡他们班的班长白贺轩。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显然是一个胜利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