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把贱手给剁了

    说到落井下石,夏凡还真有点这么个想法,那个谢婉婷的大伯这么针对谢婉婷,让夏凡动了恻隐之心。其实细究起来,除了谢婉婷初次见面就送了夏凡万利广场的紫金卡外,也就是对夏凡的信任有加了,而这不足以让夏凡对谢婉婷如此另眼相看。

    难道谢婉婷不俗的外表,干练的姿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有意无意的想多亲近这样的总裁级美女吗?夏凡忽然对自己这种见了美女就有想法的xìng格有了隐忧,内心深处却有不当回事。

    胡思乱想间,又有几块毛料被拍卖,虽然没有完整的注意到拍卖过去,但夏凡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

    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盛夏就无比诧异的问众人:

    “你们有没有发现,但凡婉婷姐举牌的之后,立刻就有人跟进,不管多高的价格都有人坚持到底,一定拍卖下来,绝不给婉婷姐拍下来。”

    “难道说有人故意针对谢姑娘?”谭老忧虑的问道

    “我看不像,参与竞拍的是不同的人,要同时买通这么多人不大可能。”盛夏咬着嘴唇,无比认真的分析着。

    “对,这些竞拍的人属于不同的珠宝公司,而且有的还是对头,联手的可能xìng不大。”谢婉婷也说出了自己知道的况。

    夏凡发动回看异能看了一下,果然刚才有人专门盯着他们的包间,只要他们这里有人举牌,立刻有人把消息散播开来,原本不积极的竞拍也变得疯狂起来。

    夏凡仔细想了想,就有了自己的推测:“看来是今天上午,我们风头出得太大,让人盯上了。”

    众人一听就明白了,今天上午夏凡,胖子连番出手,开出多块上等的翡翠,这么逆天的事没有街知巷闻才是怪事。

    这下可好,人人都以为夏凡,胖子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超级赌石高手,再加上旁边还有谭老,是故只要谢婉婷举牌,别人补跟进才真的是傻子呢。

    刚才还在为自己的资金有如那些土豪的毫毛一般,只能小打小闹而苦恼,现在可好彻底连竞拍的机会都没了:夏凡无论竞拍什么都是人家的囊中之物啊。

    众人意兴阑珊,彻底没有了竞拍的想法,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只有胖子还在那专心致志的逃离神庙,夏凡不吐槽胖子要真像那个小人天天狂奔的话,如今也是麦迪科比的材了。胖子不以为意,自称是走奥尼尔路线的,现在还差的很远。

    竞拍也因为没有夏凡他们的参与,变得冷淡起来。

    忽然一个喊标的声音引起了谢婉婷的注意,谢婉婷知道那是她大伯的声音,看来是对这块毛料势在必得,以至于他这样沉稳的人竟然也激动的直接喊标了。

    一旁的夏凡看在眼里,猜了八&九不离十,反正也是闲的无聊,心想作弄作弄这个和自己边的绝sè佳人作对的臭老头。

    这块毛料从擦出的天窗看,表现非常不错,水头透亮,懂行的人都会视作大涨的料。可夏凡用异能看了一下,这毛料真的是应了那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里面竟然没有多少翡翠,全在天窗上了,可真够坑人的。既然如此,夏凡就顺你一程吧。

    立即夏凡就举牌了,此时竞价已经到了四千万,已然是高位了。但夏凡举牌的效果非同凡响,立刻就有人跟着举牌。

    快到五千万的时候,夏凡再次举了牌,很快就有人跟,但明显跟的人少了。

    夏凡见此况,示意谢婉婷也举牌,自然是引谢婉婷大伯斗气再出手的意思。谢婉婷觉的这样不好,说到底是和自己的公司竞标。但看夏凡笃定的眼神,以为夏凡十分看好这块毛料,也就有了怕大伯不出手,让其他人拍走极品,故而最后还是举了牌子。

    但出乎意料的是,谢婉婷举牌之后,竟然无人再跟标。这块把夏凡吓坏了,现在花个半个亿买个样子货,那可是亏惨了。

    夏凡都有点懊恼自己的不成熟,非得学人家引蛇出洞,结果把自己给引进去了。虽然是谢婉婷举的牌,但实际上是自己怂恿的,赌垮了难道真的把人家姑娘的私房钱全赔进去。夏凡不知不觉的开始怜香惜玉。

    就在主持人喊第三遍五千万这个价的时候,夏凡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甚至有种把自己的手给砍了的冲动。

    最后一秒钟总是有救星出现的,就在夏凡几近崩溃的时候大善人出现了,也就是之前夏凡内定的冤大头谢婉婷的伯父出手了:

    “五千万两百万” 叫价声铿锵有力,好像是故意说给谢婉婷听的。

    夏凡可不管那些,现在这个声音听来有如天籁一般,连忙示意谢婉婷放弃不要出价了。这要是再出价,真砸自己手里,那可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

    最终还是谢婉婷的伯父“得偿所愿”,而夏凡也是“如愿以偿”。至于以后,谢婉婷的伯父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搞的鬼的时候,拿夏凡也是无可奈何,这叫愿者上钩。

    而通过这次实验,再次证明了只要夏凡他们竞标,必然有人跟标这个推测。既然这样,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夏凡干脆只要有毛料,立刻举牌。

    起初,还有很多人跟的不亦乐乎。但次数多了,别人也看出门道了,你夏凡臭小子乱举一起,故意引大家上钩。这样几次下来,夏凡再举牌,跟者寥寥了。

    见效果达到了,夏凡非常满意,自己看好的那两块外观差劲,实则内有乾坤的毛料还没有拍到呢,到时候自己真的去拍,怕也没有这么多人跟拍了。

    果然拍那两块毛料的时候,夏凡一上来就举牌,跟拍的还真没几个,毕竟都是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的老手,这么垮的料子,还拼命去跟真的就是脑子有问题了,再加上夏凡这个臭小子一直恶心人,这样跟标的基本没有了。

    不过还是有些财大气粗的主,见夏凡这么玩大家,也不介意和夏凡周旋周旋,是以夏凡想以接近底价的价格拿下这两块石料基本是不可能了。

    最终夏凡以差不都也是两倍底价的价格拍下了这两块“垮”料。在别人看来,自然是夏凡故意玩别人,结果把自己给玩进去了。决计无人想到,还是让夏凡捡了便宜,花费稍比预想高一点的代价,买到了自己中意的毛料。

    夏凡现在深刻的理解了华夏低调内敛的做人之道,果真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己也就上午风光了一把,结果被人盯得死死的。自己还是太稚嫩了,有异能在手,当场解什么石啊,买下石头以后找谢婉婷切石都好啊,非要学人家现场切石,愚不可及。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