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怎么还是个穷光蛋

    拍卖正式开始之前,还有一个拍卖品展示。当然是针对VIP客户的,有几个漂亮的礼仪小姐推着放着半开的毛料的小车,供VIP客户查看。由于拍品正式的对外展示放在今天上午,现在给VIP客户看一下,也基本就是给VIP一个特权而已,并不会在每个VIP包间停留太久,象征xìng的意义居多。

    当然随着小车一起来的,还有每个VIP包间一部的PAD,里面放了所有半开毛料的图片,视频,可见这拍卖行的细心周到。

    对于夏凡来说,有小车推过来,自己看一眼就知道这毛料的前世今生,什么品质自然心知肚明,那还需要什么PAD。

    而谢婉婷和谭老今天上午已经将所有的毛料看过一遍,也大致有个谱,因此那PAD也不怎么看。结果就成了胖子的玩物,一个人在那里玩逃离神庙。看着胖子那个紧张激烈劲,对着屏幕一顿狠划,盛夏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把自己的PAD拿出来给胖子看见,不然非惨遭毒手不可。

    就在拍卖快开始的时候,谢婉婷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回来,整个人就变得非常的委顿。谭老细细询问之下,才知道谢婉婷的伯父这几天突然也到了海城,对谢婉婷不经过董事会决议擅自撤销谢长安的经理一职十分不满。而今天上午动用公司资金购买高于市面价格的翡翠,又是没有擅自决定,因此董事会临时决定冻结谢婉婷调用公司采购资金的权利,本次海城玉石拍卖由谢婉婷的大伯全全负责。

    其中还隐隐提到,谢婉婷找内地的玉石专家而不用公司资金聘用的香港玉石专家,也是她的罪状之一。

    夏凡也不用回看异能,也是能猜出无非就是公司内斗而已,那个谢长安是谢廷轩找来的,想必谢廷轩就是谢婉婷大伯的儿子,显然谢长安就是谢婉婷大伯那边的人,动了人家的人肯定回有报复的。

    现在市面上翡翠都是有价无市,更何况夏凡和胖子开出来的翡翠品质非常好,完全可以说得上稀少,这又何来高于市价一说。

    所谓不用公司聘用的玉石专家更是yù加之罪,谢婉婷一个总裁助理来内地巡视也没见给她配一个玉石专家,现在反倒成了构陷谢婉婷的罪责,当真的何患无辞。不过这里面也隐隐有谢婉婷大伯对内地专家的轻视,而这让谭老、夏凡都有点不舒服。

    还好谢婉婷大伯前来,主办方特地腾出一个新的VIP包间给她大伯。也没有给谢婉婷她大伯上演借机把谢婉婷从VIP包间赶走的戏码。

    本来打算在玉石拍卖会上大展拳脚的谢婉婷也没了兴致,但既然来了而且谭老,夏凡还在,这一走了之也太没有礼貌了。思来想去,谢婉婷还是决定拿自己的私房钱参加拍卖,至于能拍卖到什么就看自己的造化吧。

    谢婉婷的私房钱也就几千万而已,和夏凡、胖子他们也差不多了。夏凡见谢婉婷无法代表谢氏珠宝了,自己想的是拿上午赚的钱自己去拍毛料,虽然这下谢氏珠宝不一定买了,但卖给其他珠宝商也行啊,特别是刚才看过有那么一两块毛料虽然开了天窗,但表现并不好,想来竞争的人不会太多,而只有自己才知道里面是有上等的玻璃种翡翠的。

    胖子对金钱也没多大的概念,够自己花就行,而且他老爸是部队上的,突然有这么多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索xìng都给了夏凡,让夏凡保管,反正这家伙孤家寡人一个,突然爆富也不会引来这个查那个查的。

    当然这也代表了胖子是绝对的信任夏凡。

    夏凡盘算了一下,自己加上胖子的资金也将近一个亿了,一上午的功夫,昨天还高山仰止般的小富婆谢婉婷转眼就没有自己财大气粗了。虽然这大部分钱都是赚谢氏珠宝的,但夏凡是不会去想这个的,更不会去想实际谢婉婷还有谢氏珠宝的股份,家之大远非夏凡这穷人乍富所能想象的。更不要提如果谢婉婷真的斗争成功执掌谢氏珠宝,那可是跻世界首富的。

    很快夏凡就深刻的体会到自己有多么的井底之蛙了。

    随着主持人的上场,整个会场安静下来。想来是主办方是要搞气氛,直接那了一个几百斤非常大的半毛料来拍卖。这毛料已经开出天窗看,翡翠非常透亮,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无疑了。

    主持人吹嘘了一下这毛料的来历,全开后的最好况,以及做出首饰后惊人前景后,就宣布开始竞拍。起价就是三千万,每次加价至少两百万。

    夏凡知道里面的翡翠非常好,但这价格算下来自己能不能拍下来都未为可知,更不要提是否能大赚特赚了。就在夏凡犹豫的当,这价格就飞升了上去:

    “三千六百万”

    “四千万”

    “四千两百万”

    “四千八百万”

    。。。。。。。。。。

    “五千两千万”当主持人霸气的喊过之后,夏凡突然感觉到自己怎么还是个穷光蛋,和这些人比,真的是自取其辱。

    夏凡暗暗下定决心,还是乖乖的竞标那几块不出众但实际翡翠品质非常好的“差料”吧。

    最终这第一块毛料就以惊人的 五千两千万,将近两倍于底价的价格成功拍了出去,也彻底带了整个拍卖场。

    这就是对财富无限渴求的无止境yù&望,让老人重新焕发青chūn,让女人像男人一样血,更让男人血脉贲张,头脑发昏,忘乎所以。

    下面的几块毛料远不如第一块拍品,但由于这个预效果非常好,有好几块毛料都以两倍以上底价的价格拍了出去,而眼见没有什么赚头的夏凡自然是没有出手了。

    而谢婉婷都是举过几次牌,但也只起到抬价的作用,以她的资金很难笑最后。由于不知道谢婉婷伯父的号码牌,谢婉婷对谢氏珠宝这次能否有所收获也大为担心,而这在夏凡看来完全就是多余的,都被剥夺资金使用权了还这么cāo心公司的事干嘛。

    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既然在内斗,一旁看看笑话完全说得过去,又没有跑去拆台,落井下石什么的。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