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心脏受不了

    “许志,你想想在海城是否得罪过什么人?照我的推理,藏毒陷害的人应该是海城藏的毒。如果是在腾冲藏的毒,那么你们一路上都没有被发现,真的是太走运了。”其实夏凡哪有那么厉害的推理能力,不过是他“亲眼”看到那个藏毒的矮胖之人是在许家兄弟海城的宾馆房间里面下的手。

    “我们在海城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啊,都只是生意上来往的人,账务也一直清白,没有与人结怨的可能。”许志脑海里努力搜寻着,可始终找不到夏凡说的可能陷害自己的人。

    夏凡也不急躁,既然有意藏毒,多半是许志认识的人。夏凡对着许志发动回看异能,找寻藏毒的矮胖之人。很快夏凡就看到这个人是许志的同乡,而且也来参加这次的玉石展了。

    夏凡微微一笑,给众人一种成竹在的高深感。然后众人就听到夏凡神乎其神的推理:

    “既然这样,说明藏毒之人是和你熟识的人,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同乡,碰巧也来海城了?”

    夏凡这么一说,许志眼前一亮,立刻又了人选:“范志坚,一定是他,那家伙也参加了这次的玉石展。”

    随后众人就听许志把他和范志坚的恩怨说了一遍,原来就是个狗血的三角恩怨。许志和同乡的阿芳自小青梅竹马,高中一毕业两人就私定终。可阿芳父亲因为许志太穷,迟迟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许志这才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早早出来倒卖毛料,从小工一直干到有自己的门面。

    可正因为迟迟没有结婚,sāo扰漂亮的阿芳的无聊人士要多少有多少,其中就有范志坚。而且范志坚还是其中最坚定的一个,尽管早就知道阿芳心有所属,依然穷追不舍,苦苦相缠。范志坚见追求阿芳不成,改为对许志下黑手,正好他也是玉石商人,在生意上没少给许志下绊子,但所幸都被许志一一化解。

    而就在许志来海城参加玉石展之前,阿芳的父亲终于同意了他们的婚事。而这估计也就是令范志坚最终铤而走险的导火索。在华夏藏毒50g 就够枪毙一回的了,范志坚这次陷害许志的毒品少说也有几百g了。

    听罢许志的描述,确实从作案动机上讲,范志坚可能有嫌疑。为了坚定孙雨菲抓人的决心,夏凡又抛出了一个重要推测:很有可能举报许志藏毒的人就是范志坚。

    由于范志坚就在附近展厅,立刻被一个民jǐng带过来问话。

    当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话了,毕竟没有真凭实据都是夏凡的推测而已。夏凡和孙雨菲,大勇,范志坚一起去到了玉石展的办公室里面。范志坚果然和夏凡回看异能中看到的一样,又矮又胖。

    临走的时候夏凡还特别叮嘱jǐng察把自己的毛料看好,另外围观的众人也不要立刻让他们走,特别是刚才参与赌石的那些人,他们都碰过毛料理论上也有嫌疑。当然夏凡其实只是想着不能让李水一跑掉。

    进了办公室,夏凡发动回看异能一看,果然是范志坚报的jǐng,而且这货居然懂得用临时卡,但因为还有很多余额这货居然没有舍得扔掉。

    本来要证明范志坚贼喊捉贼,还要调取110报jǐng电话的录音比对声纹,现在只要确认报jǐng的电话就在范志坚上就可以了。夏凡立即把孙雨菲叫到一旁如此说了一番。

    果然孙雨菲从110 报jǐng台获取到报jǐng人的电话后,一拨打报案人的电话,范志坚上的手机就响个不停。范志坚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被发现,也没有来得及编好自己为什么知道许志藏毒。再被经验丰富的孙雨菲,刘大勇轮番盘问,很快就露出了马脚,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看来这货也是一时兴起要陷害许志,计划并不周详,漏洞百出。不说别的,他贿赂宾馆的服务员获取许志酒店门卡,偷偷进入酒店房间复制箱子钥匙,这些都被摄像头拍了下来,这些都是铁证。

    在夏凡的介入下,一个熟人栽赃陷害的藏毒案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告破了,自然皆大欢喜。jǐng方大破藏毒案件自然是大功一件,许家兄弟免了牢狱之灾也是欢天喜地,而夏凡也得以有机会将自己的半开毛料留下。

    不过李水一就不爽的多了,在jǐng察将许家兄弟,范志坚都带回jǐng局之后,一直很活跃的夏凡居然没有一同前往jǐng局,按道理这家伙前前后后参与那么多没有道理不去jǐng局录口供啊。李水一只能恨恨的想这家伙背景很硬,必有后台。

    结果在夏凡无数次的提醒之后,李水一终于挂不住求着李水海帮自己把钱赔给了夏凡,夏凡也算厚道没有真的要他两倍的价钱,也就要了三千万。

    自己父亲的礼物是没有心挑了,李水一带着不争气的范chūn生灰溜溜的走了,只留下李水海继续挑选礼物。本来李水海有意买下夏凡的半开毛料的,但因为谢婉婷早早预订也只能后悔下手太晚,另外就是自己的弟弟胡闹弄得自己也要空手而归。

    因为狠狠赚了李水一一笔,夏凡也没有多要,开价和胖子一眼两千五百万把半开的毛料卖给了谢婉婷。之所以还是卖了半开的毛料,因为许家兄弟去jǐng局后,展厅也关了。夏凡也懒得去别家借机器解石了。

    中午自然是谢婉婷做东,请夏凡几个人到附近的五星酒店吃了个午餐。因为都惦记这下午的上等毛料拍卖重头戏,几个人也没把心思放在吃饭上,草草吃了点,就去拍卖厅了。本来因为藏毒的事,他们去吃饭的时间已经1点多了,等他们吃完饭到了展厅早就人满为患,幸好谢氏珠宝名头极大,早早预留好了包间,空间也足够大,几个人也不用和其他人一样挤在大厅。

    穿过大厅走到包间的时候,夏凡就感觉到了众人对财富无限渴求的yù望,贪婪切,弄的夏凡也血沸腾起来,加上自己一上午收获颇丰,小有资产,恨不得也做个挥金如土的大土豪。

    而胖子见这场面也摩拳擦掌,当即表示把全部家都给了夏凡,让夏凡博一个大的。夏凡问胖子怎么不自己上,胖子一翻白眼说了句让一干人等吐血的话:

    “我一般不干这种太靠运气的事,我的心脏受不了!”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