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仇我当场就报

    永远不能低估一个赌徒的决心。

    夏凡很快找来一根棒子,对着自己的左手臂就是一棒,钻心的疼痛就从手臂传来。夏凡嚎的和杀猪一样,但遗憾的是自己的胳膊没有大脑深处的神奇能量流过,更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

    看来还是不够狠啊,夏凡咬着牙,连续用棒子击打自己的左臂,直到打的皮开绽,完全没有知觉才停手。

    终于,大脑深处那股神奇的力量缓缓流出,沿着大脑流向脖子,再流向自己的左臂,很快,自己的左臂就开始慢慢恢复:

    破开的血管,神经自动缝合,肌也渐渐由一滩稀泥变成原来的模样。

    然后就是皮肤开始恢复,马上就光洁如初,完全看不出一点伤痕。现在除了地上和夏凡衣服上的血迹外,完全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夏凡仔细端详自己的左臂,凝神间竟然又出现回看异能:看到自己怎么把左臂打的稀烂,怎么一点一点的恢复。

    这让夏凡十分兴奋,自己的异能不仅能看到物品的过去,还能看到人的过去。更重要的是不必触摸,只要在自己视野内的一切物体都可以回看!

    立刻夏凡跑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因为他看到了已经离开他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的父母,看到了还是那么年轻的父母:

    年轻的女xìng一军装英姿飒爽,双手挽着年轻男军人的胳膊,头歪向男军人一侧,脸上写满了幸福,她怀中抱着的就是还在襁褓中的夏凡。男军人脸上没有笑容,一脸的刚毅,但眼神中还是闪烁着由衷的高兴。

    这就是自己的父母,年轻的时候同样意气风发,前途无量,而现在为了自己的病却生死未卜!!

    夏凡发誓要尽快强大起来,用自己的力量找回自己的父母。

    夏凡拿着刚才那个木棒接着狠狠的击打的左臂,把之前做的事有做了一遍,果然如他所料,左臂在完全稀烂后,才能恢复,但恢复后手臂的力量更大,反应更快,骨骼更硬。

    难道把自己全都敲碎一遍?效率太低了,直接从高处跳下来的更直接。

    。。。。。。。。。

    夏凡想都没想,立刻下楼,就跑到附近的这个废旧的工厂,那里有一座五层楼的厂房,直接跳下估计不会死得太透,自己还有生还的希望。

    正如自己所料,自己直接跳下后大脑深处的神秘力量,开始缓缓流出,从大脑开始,流到脖子,然后沿着全的血脉、神经、骨骼缓缓流动,自己的体也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恢复。

    现在基本头部完全恢复,眼睛也可以视物,听得见,闻得见,手脚也基本能活动了。

    但已经在荒地上趟了一会的夏凡,没有想到自己跳楼的动静实在太大,还是引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这群人就是附近的流氓混混了,他们刚才正聚废旧工厂的一角抽烟打牌,当然是赌博的那种。

    听到了夏凡跳小楼“砰”的一声巨响,这群混混立刻过来看闹。这群混混远远的以为夏凡已经是个死人了,但走到跟前,看到整个被拆装后重组过的夏凡居然还活着,眼睛还滴溜滴溜的转。

    而这群人走到近前,夏凡发现这群人很眼熟,仔细看看不就是这学期刚开学在路上堵过自己和陆欢的流氓吗?

    听说当时是有个高手把他们打跑了,怎么今天在这里碰上了,冤家路窄啊。

    同样的那群人也认出了夏凡。

    “靠,原来是你小子啊?你的妞呢?”为首的黄毛,一脚踹向夏凡的肚子,夏凡立刻弓起子像个大虾一样痛苦的卷曲起来。

    “你不是牛吗?你不是厉害吗?等老子打死你,看老子怎么玩你的妞?”说着又是一脚把夏凡踢出很远。

    夏凡听了这话,感觉莫名其妙,当时自己见了这群人就晕过去了,丢人的,厉害个啊?难道这群没文化的懂反讽?

    夏凡的腿这个时候已经用大脑中的神秘能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胳膊还不能动,还要再挨会儿揍,先忍一会儿。

    夏凡不出声,更助长了这群流氓的嚣张气焰,一群人就围着夏凡拳打脚踢。夏凡也不护着,任由他们打,说不定自己重新恢复后,能力提高的更大。

    一群人打到累,也没有再把夏凡打出致命伤来,看来再造的体确实抗击打能力提升非常大。

    这群流氓每天抽烟喝酒打架,这么一折腾个个弯腰喘气去了。夏凡这个时候,全已经被大脑中的神秘能量修复完毕,整个体都有那神秘能量的流动。

    “怎么不打了?你们打够了吧?”夏凡突然站起来,恶狠狠的对围着他的流氓说到。

    “怪了,这家伙怎么越打越强,刚才还快要死了,怎么现在就站起来了”几个流氓见到夏凡站起来,心中无比疑惑。

    但很快,他们就不会记得自己曾经疑惑过了。

    看这群流氓还傻在那里,夏凡可不会放过这好机会,跳起来一脚就直接踹在黄毛的脸上,让黄毛整个人飞起来摔在几米远,昏死过去。脸上还留下了夏凡山寨球鞋的logo:

    一个大大的“对勾”。

    其他流氓再傻也知道况不妙,转就跑。

    “留下吧!”夏凡一伸手就抓住两个刚抬腿的流氓的脖领,双臂一合,两个流氓就撞到一起,也歪倒在地上,夏凡一人脑袋上重重的踏上一脚,就去追其他的流氓。

    一个流氓边跑还边回头看,不想却看到夏凡狂踩同伙脑袋,立马吓呆了,也就和后面慌张逃跑的另一个同伙撞到了一起。

    这下两个人都跑不了了,夏凡一人一脚,踹翻在地,狠狠的踏着流氓的头部。看着这群把头发染的五颜六sè的流氓,夏凡就有股子气,好好的华夏人,黑sè多骄傲,还染什么鸟颜sè。

    就这样丝毫没有功夫的夏凡,就靠自己过人的速度,超人的力量,就把几个不堪一击的流氓打翻在地。

    “记住有些人是不能随便欺负的!”说完这话,夏凡很负责的一个一个把他们的胳膊,腿都踩断。这是既报今天这群流氓落井下石的仇,也报之前放学堵自己和陆欢的仇。当时还害的自己在陆欢面前晕过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末了又在后脑狠狠的踢上几脚,让他们彻底失忆去吧,自己不死再生的秘密可不能泄露出去。

    泄露自己的秘密必然会麻烦不断。要想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找回自己的父母,必须不受外界干扰,表面上还要过正常的生活。

    别说不能让这群不知所谓的流氓地痞知道。就算是陆欢,胖子也不能说。诚然陆欢、胖子绝对可靠,但却增加了秘密泄露的风险,不仅给自己更会给陆欢,胖子带来未知的凶险。

    夏凡看了看断手断脚的那群昏死过去的流氓,又附送了一句,就转离开废旧工厂:

    “下次有仇我当场就报,不会像这次拖这么久了,真抱歉!”

    此时在废旧工厂上并非只有夏凡和那群流氓,在另外一座废弃的二层办公楼顶上还有一个高大道袍女子和一个十多岁的红衣小女孩。

    这小女孩头上两侧扎着两个小辫子,带着童真的脸煞是可,此时她仰着头问那个高大道袍女子:

    “师父你说那个高中生就是刚刚运转过神力的人吗?我看不像啊,那速度那力量连我们门里刚入门的五六岁孩童都不如,有师父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原来这师徒二人是因为这道袍女子感应到附近有神力运转,特意赶来看看是哪个门派的高人云游至此,也打个照面。没有想到见到的只是一个普通中学生和一群小流氓而已。随后夏凡和那群流氓的打斗也被这师徒二人尽收眼底,在他们看来这种程度的打斗自然如同孩童戏耍一般。

    因此那红衣小女孩也怀疑是否是师父看错了,附近并没有什么神力运转,错觉而已。那道袍女子也是狐疑,刚才明明感应到附近有神力运转,还持续了好一阵时间,怎么自己一过来就消失了呢,好像被什么东西封印了一样。

    “师父,要不我再去试试,您的份不适合世俗界出手,我才是三阶武者不会有麻烦的。如果真是有神力的人,您再出手也不晚。”说罢这红衣小女孩就轻一纵去追夏凡。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