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脑袋要爆炸

    看陈医生这厌恶的表,李公子脸皮再厚,那嘴是万万张不开的,只好悻悻转头离开。

    陈医生看着那火红sè的法拉利跑车和黑sè的奔驰S600离开,才回和三小说“那个是李水天,海大实业集团的董事长的二儿子,以前也是咱们学校毕业的,现在自己搞了个科技保健品公司,专门生产像“智慧之光”这类的东西, 虽然人不怎么样,但这产品还是很可靠的,我的几个老师和同学参与过鉴定验收,你们几个小家伙可以放心用吧。”

    “小家伙。。。。。你明明,和我们差不多大吧” 夏凡几个心里都这么嘀咕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好了,夏凡你下午好好休息吧,我给你开个病假条。明天记得过来复查”陈医生带着美丽的微笑,转离去,像个仙女一般。

    那不染一丝尘埃的微笑,太让人痴迷了,太容易忘记自我了,比如胖子就忘记了要让陈医生给自己也开个病假条;夏凡忘记了问问陈医生针灸哪里学的到底靠不靠谱;而陆欢忘记了问问你为何对夏凡这么好?尽管陆欢没有忘的话,也不敢问。

    吃饭的当,胖子和夏凡聊了起来:

    “E?”

    “估计有F”

    “你们说什么呢?”

    “没事,接着吃饭”

    三人吃完饭,陆欢送夏凡回家休息,而胖子怕吃完饭就滚回教室休息了。

    夏凡家离学校不算远,不一会儿,两人就回到了夏凡家中。夏凡的家不大,两室一厅,没怎么装修,非常简朴,但整洁温馨,处处有家的味道。

    夏凡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苦命孩子,从小体弱多病,父母为治他的病费劲了心思。而且为了他,转成了文职,到部队的医疗研究院就职,就是想多些机会找到给他治病的方法。

    可当夏凡十二岁的时候,他的父母一次出差就再也没有回来。据说是因为有机会找到治好夏凡的病的方法,两个人都去了,最终带给夏凡的却是父母双双失踪的噩耗。

    好在陆欢的父亲是夏凡的老战友,基本就把夏凡当自己儿子了,虽然早早失去父母,但夏凡从来不缺失亲和关

    到家后,夏凡就让陆欢回去上学,别耽误了上课。陆欢是年级第一,又是学习委员,属于吊车尾的夏凡对陆欢的学习成绩还是很有觉悟的,不能因为自己给拖累了。可惜陆欢说什么也不肯,又是烧水,又是洗水果的,照顾的很周到。

    无事的夏凡顺手拿出那个 “智慧之光”来看,也就是一红一蓝两瓶口服液,10ml药瓶那么大,还弄了个硕大的包装,真有李水天的浮夸作风。

    说明书上写,这个东东富含 DHA、深海鱼油、XX素、XX酸之类的,促进血液循环,提升脑细胞活力。而更夸张的是,经过天然磁场磁化过,能有效调节脑电波,激发大脑潜能。

    这说明书,夏凡看的并怎么仔细。但夏凡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手上的口服液实际和包装盒、说明书上图片里的样子略有不同,特别是支数就不对啊,盒子上是五支,而里面实际只有两支。

    陈医生说信得过,而且自己总感觉自己的这脑袋不够用,喝一瓶试试吧。看了一眼正在削苹果的陆欢,那专注的神让jīng致的俏脸格外动人,能娶到这样的女孩子为妻的人会幸福一辈子吧。

    夏凡放下这没结果的思绪,拧开一瓶红sè的,一仰脖就灌了进去。也没有管这两瓶口服液自连个标签都没有,红sè、蓝sè先喝那个也没去弄清楚。这就是死狗心态,烂命一条,啥都无所谓。

    可别说还真有效,不大一会,夏凡感觉自己低落的绪有所缓解,心放松下来,不经意间夏凡竟然进入梦境中,全然忘记了旁边还有给他削苹果的陆欢。

    ==============================================================

    不知过了多久,夏凡悠悠醒转。他睁眼一看发现陆欢还在,心中无比奇怪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陆欢没有离开吗?正在诧异间,陆欢却说道

    “你醒了啊,我正要走,刚才看你睡着了,心想不打扰你,我先走呢”

    “睡着?我睡了多久?”

    “30分钟吧”陆欢扭头看看后的挂钟说了个大概的时间

    “哦,我还以为睡了很长时间呢。”

    “好了,我要去上课了,你好好休息,晚上记得到我家吃饭!”陆欢见夏凡jīng神不错,眉头也舒展开来。

    “好吧,晚上见”夏凡点点头,此刻感觉浑暖洋洋的。

    陆欢走了以后,夏凡感觉自己大脑一片清明,有豁然开朗之感。料想是药效到了,于是特地找出课本来,随便翻翻看,果然很有效果,平时很难懂的物理定律一看就懂,有如天书的化学分子式更是简单的如同儿童涂鸦。再翻翻数学书,挑战一下蹂躏了自己N久的 立体几何题目。

    哈哈,虽然不是一看就懂,但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又翻了几道题,夏凡忽然感觉脑袋转的有点疼,随手扔掉书,两手按太阳,但根本减轻不了疼痛,刚才看的物理定律,化学分子式,空间几何图形不停的在自己大脑里旋转,像一个漩涡一样,要把自己的大脑绞个爆。

    “啊!!”夏凡双手抱着头,闭着眼睛,双腿跪在地上,痛苦的大喊起来。但痛苦越来越严重,夏凡开始双手揪着头发,想让头皮的疼痛转移大脑的爆炸疼感,但发自大脑内部的疼丝毫没有减轻,让夏凡几乎失去了意识,感觉要被刚才那个漩涡吞噬掉了。

    就在夏凡感觉意识涣散,毫无生机的时候,突然大脑深处缓缓的有一股能量不断流出。这股能量感觉像一条小溪,虽然缓慢,但流遍了夏凡的整个大脑,刚才还疯狂的漩涡也停止后渐渐消散。

    很快夏凡的大脑恢复了平静,又是一片清明,感觉整个世界也明亮了许多,一股强大的自信涌上来,就是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不要命的夏凡,赌徒式的再重新翻看那刚才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立体几何,这次一遍就看懂了,把全书看了一遍,那种要命的漩涡也没有出现。

    这下可把夏凡高兴坏了,自己的学习成绩一直比较差,这是要逆袭的节奏啊!。

    因为体差经常缺课,越缺课成绩越差,越差越跟不上,越跟不上越差,简直就是恶xìng循环。

    (中考的时候,当时夏凡脑子还基本好使,不过还是靠着父母是烈士的加分才勉强考进这所省级重点。)

    而转眼到来的高二期末考试,还涉及到高三分班,如果自己的成绩太差,还会被踢到普通班去,和那群花钱进来混rì子的呆在一起,那就彻底没前途了。而且夏凡心里隐隐的也不舍得和陆欢分开,到别的班去。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