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良心都让狗吃了

    虽然刚刚入夏,可大上午的就在太阳底下站两个多小时还是不能让人忍受的。

    看着周围同样因为学校庆典而不得不穿着中山装式校服满是汗的同学们,夏凡莫名其妙的想到“狗”这个词。

    不知道是因为站的太累,或是太阳太毒,还是自己太饿,总之“狗”这个词在自己头脑中转个不停,挥之不去。

    回想自己太过平凡的人生,夏凡越发觉得自己真的是条狗。于是夏凡脑子里的“狗”变成了一条疲惫不堪又饿又的流浪狗。

    接着这条流浪狗耷拉的眼皮缓缓的合下了,整个形象也模糊不堪起来,而且离夏凡越来越远。

    同时庆典主席台上已经滔滔不绝了两个多小时的领导讲话也离自己越来越远,几不可闻。夏凡感觉眼前近乎黑了下来,自己的眼皮也像那条狗一样阖上了。

    夏凡这个状态,在别人看来,显然是晕了,而且已经倒地不起了。周围的同学看见死狗一样的夏凡,赶忙七手八脚的把他扶起来,还有女同学去找班主任赵老师。

    赵老师赶来的时候,夏凡已经被同学扶到了cāo场边上的yīn凉处。昏昏沉沉的夏凡总算有了点意识,半睁眼看着前来的赵老师。虽然夏凡有点意识涣散,还是很准确的认出了赵老师,原因无他:赵老师的前无比雄伟,整个市一中都是独一无二。

    今天老师们都穿的是OL 裙,赵老师贴上装里的白衬衣被前的雄伟撑得鼓鼓囊囊的,让人很担心这衬衣扣子的质量。

    见班主任前来,夏凡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可还没等挤出笑容,就又华丽丽的晕倒了。

    当夏凡再次悠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赵老师的怀里,准确的说是头部枕在赵老师是前柔软处,背靠着赵老师的臂弯。

    昏昏沉沉中,夏凡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但感觉声音很远,想是在梦中一样。再后来,夏凡感觉是被几个人架走了。

    隐隐约约的他又看见远去的赵老师前的白衬衣上好像有点点红sè,像是盛开的梅花。

    当夏凡终于有点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抬到了医务室。除了抬着他的两个男同学外,还有班里的头号校花陆欢。

    陆欢是谁?夏凡的邻居,从小玩到大,幼儿园,小学,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大部分时间还是同桌。双方已经熟悉到没有xìng别了。

    比如刚才夏凡第一次晕倒,就是陆欢给夏凡喂的水。而这种超越一般男女同学关系才能做的事,做得如此自然,以至于周边的同学,甚至赵老师也感觉不出什么异样。

    实际在陆欢心里夏凡可不是那种没有xìng别的小伙伴,而是自己窦初开的心仪对象。

    陆欢是怎么会喜欢上瘦弱不堪又熟悉到腻味的夏凡呢,那这故事就曲折离奇,百折千回了。

    而耐人寻味的是,夏凡自己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有这档子事,反倒天天觉得自己失败的像条狗。

    此时夏凡这条狗,除了感觉头疼,还感觉嘴唇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晕过去,摔倒在地上,擦破了嘴皮。

    进了医务室,夏凡就看到不大的医务室已经或坐或站了几个人了。

    这样的露天庆典,还顶着大太阳,中暑晕倒的其实不在少数,那些坐着的就是中招的,但都是女孩子,夏凡这样的男生还是头一个。

    昏沉沉的夏凡显然意识到了这个尴尬,下意识的想:自己还是晕得更彻底一点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话说来医务室,让美女医生陈紫萱看看病是每个一中男生都向往的事。但对于三天两头就来医务室的夏凡却有点怕见这个美女医生,除了每次都要在自己上试验点新技术,新药品,更重要的是还经常调戏自己!

    尽管夏凡极不愿,但还是陈大美女医生一眼就瞧见了。

    “我就说嘛,夏同学,今天肯定来,这小脸白的,快坐下让我瞧瞧!”年纪和夏凡他们实际差不太多的陈医生说话向来这样没遮没拦,一中的学生很免疫了。

    夏凡很想翻个白眼,死在当场。可惜,翻眼的动作还没有做完,就开始被贴检查了。

    “哟,中暑的都流鼻血了,这谁给你擦的,这是要把你的嘴唇给擦下来啊?”

    夏凡这才想到,嘴唇原来不是摔破了,是被擦破的。

    “靠,谁真么狠?”

    “流鼻血,靠,不会赵老师白衬衣上的“梅花”是自己的杰作吧?”

    “当时怎么就晕了呢?”

    这是很没节cāo的夏凡,下意识的第一个想法。

    “夏凡,你不是偷窥赵老师流的鼻血吧?”陈医生看见夏凡一脸没有得逞的猥琐样,坏笑的问。

    夏凡经常被美女医生调戏,很习惯了:

    “刚才可能想陈医生了~~~~”

    “噗嗤。。。”陈医生格格之笑,给夏凡把脉的手也抖个不停,搞得夏凡也跟着颤抖。

    陈医生确实很漂亮,和绝sè赵老师并称一中最美。

    两人可以说各有特sè,赵老师除了前异于常人,五官也是极端标志,厚厚的嘴唇,高的鼻梁,颇有西洋范,再架上一个黑框眼镜,标准的熟女造型。

    实际上赵老师年纪并不大,刚来学校没多久,走成熟稳重路线估计是要配得上自己班主任的份。

    而陈医生,材虽然凹凸有致,但和人间器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吹弹可破的肌肤,天使下凡的容颜生生能和赵老师打成个平手。陈医生年岁更小,搞得经常有老师把穿便服的陈医生当成学校里的学生。想来是高智商的天才,读书早跳级多。

    喝了点盐水,缓过劲来的夏凡,这才记起陪他一起来的陆欢,连忙招呼陆欢一起坐下,顺便问起自己晕倒时都发生了什么。

    陆欢那好意思说夏凡流着鼻血一头栽倒在赵老师巨前的那种画面。夏凡见陆欢扭扭捏捏的样子,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也就不便多问。

    而此时,夏凡这才发现陆欢的秀美的小脸也有点煞白,不是也中暑了吧?

    “陆欢,你不是也中暑了吧?”

    这才想起我来,要是其他女孩遇到这种况,早就跳着脚骂了:“半天才知道关心我,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但陆欢的xìng格是无比温柔,温婉,只会柔声细语的说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你没事了吧?!”

    这么体贴人的陆欢,夏凡这样的白痴怎么就不知道喜欢呢?!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