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序言之章

    暴雨连下了几天之后,终于放晴了,久违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入房间的时候,苏妍感到全暖洋洋的,无比温暖。

    已经有九个多月孕的苏妍此时正无比幸福的靠着门框,看着全神贯注给未出生的宝宝做婴儿的丈夫。虽然满头大汗,但他脸上却满是喜悦的神sè。

    自己是什么时候上这个外表黝黑,不苟言笑,严肃到有点冰冷的年轻军人呢?

    是第一次到龙牙部队报到,和一脸傻笑的他初次相见时吗?那时他还是经常笑,整个人阳光干净。

    是一起假扮侣去东京执行任务,樱花树下假戏真做的牵手那次吗?那时的他已经开始变得不说笑,但他的手却是那么温暖有力。

    是一起漫步在zhōng yāng公园,他突然变魔术似的送上玫瑰时吗?那时的他领导整个小队,但也知道不时的制造些小浪漫。

    还是一年前,受困于大雪山中,几无生还的可能,他才单膝下跪拿出戒指向自己求婚时吗?他也真够傻的,非要到了这种时候,才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感

    。。。。。。。

    这样的时刻太多了,有些苏妍已经想不起来了,但相比危险的特工生活,这些点点滴滴是支撑她一路走下来的最大动力,也因为这些时刻的闪光,才让她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苏妍摸了摸自己的高高隆起的肚子,心里暗暗希望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降生后,如果是男孩也能够像他的父亲一样,高大强壮,坚毅果敢,为心的人遮风挡雨;如果是女孩,也希望她长大后能找到像他父亲一样坚强可靠的男人共度一生。

    站的有点乏了,苏妍回到沙发上休息了一会。以前两个人也总是这样待在家里,互相也不说话,各做各的事,但彼此互相享受着对方就在自己边的这种温馨和默契。也许经历过太多的出生入死,让两个人原本炙感才慢慢变得如此细水长流。

    忽然想起,约了丈夫的老战友陆文天同样怀孕的妻子一起聊天喝茶,苏妍起和依旧快乐的忙碌着的丈夫,打了个招呼,就摇摇摆摆的出门了。

    陆文天的妻子就在对面楼,穿过庭院就到了。这几天暴雨,水淹海城,驻地部队都被抽调到海城抢险救灾去了。而苏妍临近预产期,自己的特种兵教官丈夫才没有被抽调,能够留在家里等着小生命的降生。

    而陆文天的妻子才六个月的孕,陆文天又是工兵师的营长,自然冲到了一线。因此苏妍没事总去陪陪一个人在家的陆妻,军嫂就是这样默默的牺牲着。

    苏妍缓缓的下楼,走在庭院里沐浴着阳光。自己和丈夫调到地方部队也快半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也非常熟悉了,盛开的勒杜鹃,姹紫嫣红,暴风雨后依然生命力旺盛,让苏妍感到蓬勃的生机。

    一时兴起,苏妍伸手起摘朵漂亮的勒杜鹃,以前的自己闭着眼也能挥手采到,可现在着个大肚子还真困难。苏妍可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伸手努力去够那花朵。忽然腹中一阵剧痛传来,苏妍下意识的去扶自己的肚子,子却没有站稳,加上雨后湿滑,竟意外的摔倒了。

    马上就要到预产期了,还干这种蠢事,苏妍暗暗懊恼,可还没来得及挣扎的站起来,苏妍就看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有液体流出,苏妍立刻暗叫糟糕:

    是羊水破了!

    苏妍立刻拼命的大喊,希望呼喊声能找到人来帮助。可现在大部分的军人都去海城了,留下来的寥寥无几,而且基本都呆在家里,怎么能听到她的呼救。

    苏妍继续拼命的大喊着,腹中一阵一阵传来的疼痛,也让她无法停止的喊叫着。可回应她的只有隐隐传来的雷声。

    很快原本还晴朗的天空,就被乌云铺满,几个惊雷之后,断线的大雨又开始倾泻而下。隆隆的雷声,啪啪的雨声,让苏妍的呼喊显得更加的无力小弱。

    就在苏妍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魁梧健壮的军人冲进了雨幕,除了自己无所不能的丈夫外还能有谁?苏妍立刻朝自己的丈夫拼命的挥手,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提醒丈夫自己可能快要生了。

    军人扶起苏妍,把大伞交给苏妍,自己则抱起苏妍朝几百米外的部队医院赶去。钻心的疼痛让苏妍难以忍受,一口就咬在了军人厚实的肩膀上并且不在松口。而军人仅仅是皱了下眉,抱着自己心的女人继续大步前行。

    尽管军人和苏妍心急如焚,可响雷一个接着一个,紧追着他们不放,就好像以前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的敌人一样,如蛆附骨。

    这事透着邪门,军人见不是个办法,先抱着苏妍冲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凉亭里面,而医药就在不远的300米外,但一道一道的暴雷组成的电网彻底阻隔住了去路。

    军人几次要冲出去,但都被闪电劈的寸步难行,这个时候也不是逞强的时候,自己的妻子未出生的孩子还要靠自己。军人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企盼这阵阵滚雷尽快消失。

    一阵一阵的闪电时不时的把暴雨乌云遮黑的天重新照亮,可忽明忽暗的变化,让苏妍夫妇二人更加焦急万分,惊魂不定。

    终于苏妍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终于按捺不住要快快的来到人世,哪怕现在是万道天雷,闪电不断。

    无可奈何的夫妇二人,思来想去也只好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把孩子生下来。苏妍虽然是受过训练的特工,但生孩子要承受的痛苦并不能减少,而军人要帮着接生,无法再让苏妍咬着他的臂膀了,痛苦只能自己咬着牙承受。一点一点的,小家伙的头要探了出来,苏妍的痛苦也达到了顶峰,汗水混着之前的雨水把她的衣服全浸透了,齐耳的短发也全结成缕滴出水来,此时苏妍几乎都快晕了过去。

    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一个小男孩降生了,苏妍整个人也虚脱了一般。可此时的闪电也密集到了顶点,亭子里的苏妍和军人竟感到这闪电迟早能把这亭子劈开。难道这天雷真的是要和苏妍夫妇作对,和新生的孩子作对吗?

    一道闪电,又一道闪电,连绵不断的闪电劈在亭子上,苏妍一咬牙让军人抱着孩子冲出这亭子,冲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军人把新生的皮肤还粉粉的婴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弯着腰冲入了雨帘。而这闪电就像长了眼一样,不劈亭子,而是紧跟着军人不断劈下。

    一个闪电劈到了军人的脚面,军人吃痛摔倒在地面上,但孩子还紧紧的护在自己怀里。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正中军人,军人立刻感到自己的生命力在逐渐消失,而这闪电也透过自己传递到了孩子上,本来一直嚎啕大哭的孩子,哭声竟然在渐渐减弱。来不及把孩子送还给他的母亲,这军人竟然昏了过去。

    就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一个道袍中年人忽然出现在了亭子外。

    “收!”随着这一声暴喝,那密集的闪电竟然随着这道袍中年人抬起的右手一挥,一起消失了,就真的好像被收到了他的右手道袍中。

    “这孩子上竟然有神力”道袍中年人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伸手去摸了摸呼吸开始减弱的孩子。

    “今rì我出关之rì,竟然遇到这渡劫天雷,想不到竟是冲这个孩子来的。也罢,既然有缘,我就多事一会。”道袍中年人心中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帮一下这可怜的孩子。

    大雨还在下,道袍中年人扶着已经昏迷的军人走进亭子,将孩子交给苏妍,把那军人扶到亭子边的凳面上,然后对苏妍说道“我是附近道观的挂单道士,今rì相见也是有缘,这里有枚丹药,请这位夫人给你丈夫和孩子,可保他们生命无恙。”

    “但这孩子天生神力,而偏偏降生之时邪风入体,体质太过薄弱受不起这天之神力,我已经帮他封印了这神力,但以我的修为也只能简单封印。”

    苏妍听得一头雾水,但常年执行任务什么奇事怪事没有见过,非常镇定的听着道士讲这离奇的事。

    “夫人记得,我的封印在这孩子年满18岁之时自然解开,如果那时这孩子的体质不能修为到圣人阶,则必被这神力所吞噬。”

    “那如何修到圣人阶呢?”苏妍立刻问道,多年的经验让她迅速抓到了问题关键点。

    “入圣一途,千门万路,并无定法,如何修得全凭他的造化,而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望夫人恕罪。”

    “另外,定不要让这孩子动怒或者处于危险之中,否则我的封印就会破解,会有神力溢出,神力外泄对这孩子有害无益啊”

    说罢这些,这道人又突然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要不是自己手中真的有一颗丹药,苏妍绝对相信刚才所见所闻都是自己的幻觉。

    亲眼见这道人收走了天雷,苏妍也相信这丹药可以救治自己丈夫。立刻给军人服用了丹药,果然这军人很快就醒转过来。

    见自己的丈夫没事,苏妍就把刚才神奇出现又神奇消失的古怪道人的事说给了丈夫听。丈夫听罢虽然觉得相信苏妍所说都是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但这事太过诡异,也只能半信半疑,以后多多留心所谓的修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刹那间,雨过天晴,原本黑暗的天空重新明媚起来,就好像刚才的狂雷闪电不曾发生一样。望着这雨后的景sè,那军人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对苏妍说道

    “以前你总让我给孩子起个名字。现在我想好了,就叫夏凡,平凡的凡!只要他一生平平安安的,平凡一点没有什么不好!”

    可取意平凡就真的会注定平凡吗?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高手护花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