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章 夜探少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话说夜里,段飞和封赛花出了府衙,就来到了城门处。此时的城门尚未关闭,段飞向守卫城门的官兵出示了锦衣卫的腰牌,告诉他们今晚要去城外大营有要务,回来的也许会晚,提前打个招呼。那些将官一扣应了下来,其实他就是不出示那腰牌,守城的官兵到时候也会给他开城门:最近两天,段飞等人没事儿就和杜虔在城里转悠,官兵们对这几个人早就眼熟了。尤其是封赛花,在南方城市里很难得一看那么高大魁梧的汉子,所以对他简直是过目不忘。

    出了城,他俩就快马加鞭,一个多时辰便赶到了九莲山下。他俩在小树林里栓好了马,徒步走上了九莲山。本来段飞是想让封赛花在山下看住马,接应自己。可封赛花死活不依:“离那么远,你死在里面我都不知道!”没办法,只好带上他了。

    他俩儿先爬上了后山,借着月光,段飞居高临下的观察起了南少林寺。南少林寺的地形真可谓“易守难攻”。它位于九莲山的山坳之中,三面环山,九莲山山势险峻,寺庙前的那条石阶大路几乎是上山的唯一通道。所以说,若遇到战乱,南少林寺只要守住了那条路,便可保寺庙万无一失。

    南少林的一侧与高山之间有一大片肥沃的平原,那是寺庙的田地,供应本寺的食粮绰绰有余;寺庙的另一侧紧紧依偎着九莲山,此时的段飞便就在这里,他的脚下便是南少林。一眼望去,整个寺庙尽收眼底。

    段飞将南少林寺的地形看了个仔细,便和封赛花下山了。他让封赛花在院墙外守候,自己飞翻过了院墙,进入了寺庙。

    寺庙前院的僧房都已经熄灯,黑漆漆的一片,这里段飞早在初次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摸得门儿清了。他一路潜行,绕过了中堂大院,来到了后院。后院的后山门处,有两三个执寺的和尚把守,看来属于“闲人免进”的地。对于段飞来说,有难度的地方自然就是有“宝贝”的地方,他当然不会错过,于是再度翻墙而入。

    这个单独的院落,可以说是南少林后院后的后院了。它的后便是险峻的九莲山,段飞在山上时已经将这里观察的很仔细:院子的zhōng yāng是一个大,也是整个寺庙中光亮最明显的所在;大的左右分别有一排僧房;右首的那一排没有亮灯,看来里面就算有人也歇息了;左侧的这一排却灯火阑珊,段飞猫着腰,顺着墙根摸了过去。

    段飞摸到了那屋外,起顺着窗缝望了进去:里面的几案上摆着成排的蜡烛,难怪从山上都能看到这里的亮光;屋子里的家具摆设倒是富丽堂皇,怎么看都不象是僧房,却像是新房;硕大的榻上正打坐着一个人,段飞认出来了,那是**着上的释灵远,此时他正在闭目打坐;榻旁的一张圆桌上,尽是些残羹剩饭,鸡鸭鱼倒是丰盛,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个酒和尚。

    段飞在那窗下看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就朝那大摸去。

    到了大的门口,段飞没敢冒然进入,他探出脑袋偷眼朝里面望去:一尊巨大的佛祖金坐像矗立在大的zhōng yāng;半空中悬挂着八盏长明灯和佛像前的那排大蜡烛,将整个大照得蓬荜生辉;大佛两侧的墙壁上,自上而下是一排排的木头方格,里面是各种姿态的罗汉泥塑;见没什么动静,段飞便侧钻了进去。

    段飞猫着腰围着大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可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到有一个声响从大佛的后传来,那声音就好像是谁转动了一个巨大的石碾子。随着那声音而来的,还有一阵嘈杂的人声,就像是突然置于一个闹的集市。段飞没有多想,就地一个翻滚,钻到了大佛前的香案下。

    “嘭”的一声响动,那些嘈杂戛然而止,倒有一串凌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段飞慢慢掀起从香案上垂下的桌布,只见两个青衣人正架着一个浑瘫软的姑娘向大外走去。

    待那三人出门,段飞从香案下钻了出来,走到了大佛的后。只见那大佛后面的基座下赫然出现了一道三尺多高的石门,看来是方才的三个人开启了石门,露出了大佛基座上的孔洞。段飞靠了过去,他似乎又隐约听到了那些嘈杂,仔细一看,原来大佛的那孔洞的底部是木制的。他用峨嵋刺将那木板移开,一股酒味扑面而来,那些嘈杂的声音也骤然响亮了起来,还伴随着阵阵女人的啼哭。

    段飞本来想进去一探究竟的,但是他想到陆秉等人的叮嘱,还是作罢了。不过,他还是耐不住好奇,朝那洞里望去:连接洞口的竟是一条长长的梯子。他歪头向侧面一看,里面果然别有洞天:只见许多已经喝得面红耳赤的人还在喝酒作乐,其中有几个的怀里还搂着年轻的女子;那些啼哭正是这些女人发出来的。

    段飞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有多大,他还想再看得仔细一些,可是,大外却有了响动。段飞急之下抽出来,一个空翻跃到了大佛的另一侧。听声音,应该是刚才出去的那两个青衣人回来了。

    两个青衣人在大里愣了一下,可能是听到了佛像下的声音,俩人急急的赶到大佛后,其中一个甩手就给了另一个一记耳光:“我特么跟你说几次了?又不关门板!”挨了打的那个捂着脸,委屈的辩解道:“我……我记得我关了的。”

    “啪”又是一记耳光,随后就是那石门沉重的闭合声,整个大又恢复了宁静。段飞长出一口气,贴着墙根出了大

    正当段飞想按原路返回的时候,那排亮灯的僧房里又隐约传来了女子啼哭的声音。他疑惑的靠了过去,又凑到了那个窗缝前:榻上,一个女孩儿被剥的赤**,正在哭泣着求饶:“大师,你放我走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求求你了!”此时的释灵远也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他从圆桌上拿起酒壶猛灌了两口,狞笑着扑到了女孩儿的上。随着他疯狂的动作,他下的女孩儿发出了阵阵低沉的惨叫……

    段飞看得咬牙切齿,他真想一镖结果了那个秃驴的xìng命,可是他终于还是忍住了。

    回来的路上,段飞越想越气,封赛花几次催问他庙里的况,他都没有理睬……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