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章 演技不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因为黑衣人的侵扰,他们直到天sè微亮的时候才睡下。一上午无人打扰,晌午时分大伙儿才懒懒地起

    “诸位大人,休息得可好?”见他们从房间里出来,杜虔迎了上来,看来他在正堂等候有些时候了。

    陆秉面带微笑,拱手回答道“好好好!杜大人……”他的话还没说完,封赛花气呼呼的打断了他:“好什么好?!你睡好了,我还没睡好呢!”

    “大牛!”陆秉狠狠的瞪了封赛花一眼,哪知封赛花根本不买账,瞪着一双牛眼嚷道:“叫我干嘛?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又不是外人,干吗假惺惺的!”

    陆秉拿他没办法,只好尴尬的朝杜虔抱拳道:“杜大人,我这个兄弟心直口快,还望杜大人海涵。”杜虔面露愧sè的叹气道:“都是卑职无能,让诸位大人受惊了!”

    本来这场面就够尴尬的了,段飞这时候又蹦出来了:“就是就是!杜大人,我真不是挤兑你们。你说这里好歹也是个府衙,那些歹人说来就来,说出去这朝廷的脸面往哪儿搁?!要我说啊……”

    “你说什么?!”岳承忠打断了段飞的话:“你就别跟着掺和了!”说完,他满脸堆笑着对杜虔说道:“杜大人,您是来喊我们吃饭的吧?哎,还真有点儿饿了。”

    可能是感觉丢尽了面子,杜虔吃饭的时候一直垂头丧气,大伙儿也都沉默着。只有封赛花和段飞两个家伙,没心没肺的胡吃海塞。陆秉看着他俩儿是又好气又好笑……

    一顿饭好容易吃完了,陆秉对杜虔抱拳道:“杜大人,不知你下午可有公干?”杜虔强打jīng神道:“哦,陆大人,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陆秉有些难为的说道:“是这样,下午我想让杜大人带我们去,哦,你们福州的那个‘林府’看看。”见杜虔有些疑惑,陆秉解释道:“就是‘虎啸堂’!”

    杜虔为难的说道:“去倒是可以,可那林府根本不会见咱们府衙的人!”一旁的岳承忠说道:“杜大人多虑了,我们也就是远远地观瞻一下,好歹也算开了眼界。”岳承义也笑道:“就是!人家想见我们,我们还不敢进呢。”

    杜虔点头道:“好吧,这个倒不难,吃完饭我就带你们去林府附近走走。”封赛花一听,又瞪起了他的牛眼:“你们真要去呀?”众人朝他点了点头,封赛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要去你们去!我可不去!”

    岳承义劝他道:“都一起来了,下午一起过去看看,要不你闲着干吗?”封赛花气恼的说道:“干吗?你说干吗?老子下午回去睡觉去!这大白天的不会有人行刺吧?”岳承义顿时被他的话呛在了那里,段飞却火上浇油的说道:“那可说不准,我可跟你们说好了,下午我也回去睡觉。还带我们俩一起睡,彼此还有个照应!”

    俩人一唱一和的几句话,说的杜虔那脸红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岳承义、岳承忠跟着陆秉和杜虔,四个人在福州府的大街上逛了起来。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杜虔指着不远处的一所大宅子说道:“喏,那就是‘虎啸堂’!”

    果然够气派,一对硕大威武的石狮子之间,是宽阔的青石台阶。台阶之上便是林府那高高的门楼。一块红底金字的大牌匾横挂在屋檐下,上书“林府”二字。林府那硕大的中门紧紧关闭,只开了两边的两道侧门,有六个挎刀的家丁目不斜视的守卫在那里。

    “真特么够威风的!”岳承义赞叹道。

    “哼!”杜虔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收拾了他们!”

    离开了林府的那条街,四个人又随处转了转。陆秉从杜虔口中了解了一些林府的况:林府的林之栋,现年五十岁,自幼习武。他是林府的当家人,也是“虎啸堂”的堂主。林之栋膝下三子一女:长子林旭光、次子林旭明、三子林旭亮、还有一个小女儿林映霞。他的三个儿子各个武功高强,每一个手下都有几百的门徒和爪牙。就连他的那个小女儿,也是彪悍无比,武艺超群,是个十足的母老虎。

    说着话,他们竟已经回到了府衙的门前。

    杜虔要他们叫起段飞和封赛花,一起出去用晚饭。陆秉婉言拒绝了:“杜兄,昨晚你也没有休息好,晚饭就算了吧。你也抓紧时间回去休息一下,我们简单的用点儿饭,晚上也早早睡下。”杜虔和他们客了一会儿,也就不再坚持了,安排几个亲兵去给他们准备晚饭,就告辞离开了。

    听到众人进屋,段飞和封赛花从上爬了起来。

    陆秉笑着问他俩儿:“怎么样?睡得还好吗?”段飞嬉笑着说道:“也没睡多少,不过大官儿放心,耽误不了晚上的事儿!”

    陆秉对封赛花赞叹道:“大牛!今天这出戏你演得不错啊?!”

    几个人正说笑着,外面方府的亲兵敲门,晚饭准备好了。岳承忠让几个亲兵将饭菜直接拿到了房间里,几个人边吃边聊了起来。陆秉简单的对段飞和封赛花介绍了一下“福州林府”的况,一顿饭就草草吃完了。

    天sè已黑,岳承义闪进门,告诉大伙儿:“马就在墙外,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陆秉对段飞和封赛花叮嘱道:“晚上过去就是探明况,千万不要惊动他们,更不要和他们交手。如果庙里的把守森严,就赶快回来,万万不可冒险行事!”

    段飞往口上一拍,牛哄哄的说道:“说啥呢官儿,你‘偷儿爷’天生就是干这活儿的材料,看不起我是不是?你就瞧好吧!”说完,他回头对封赛花招呼道:“大牛!伺候着爷,走起!”

    将他俩送到侧门的时候,岳承义低声问道:“偷儿,能行吗?我和你俩一起去得了!”段飞摆了摆手,低语道:“不用,去的人多了反而容易出麻烦,大牛跟我去也只不过是帮我看着马就是了,你们赶紧回去!”

    送走了段飞和封赛花,三个人回到了房间里。躺在上,却都没有睡着,大伙儿心里明白:彼此都在惦记着那两个人的安危。到了半夜的时候,陆秉开始后悔了:“哎!真不该让他俩去冒这个险!与其咱们在这里着急,还不如和他们一起去呢!”

    岳承义安慰他道:“官儿,别着急了,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凭偷儿的机灵劲儿,不可能出什么事儿!”岳承忠也附和道:“对!安心等着吧,应该差不多了!”

    听外面打更的梆子,已到了丑时,房间的窗户外有了些响动,岳承义刚打开窗户,段飞便飞蹿了进来。他一落地就催促道:“赶紧开门,大牛还在门外呢!”

    岳承义披上衣服,蹑手蹑脚的出了门,不一会儿,就带着满寒气的封赛花回到了房中。

    “怎么样?都摸清楚了吗?”陆秉急切的问道。段飞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您是不是应该先给咱们来杯茶啊?”陆秉不好意思的说道:“对对,都给你们准备好了,着一着急,给忘了。”说着,就过去拿起了茶壶。

    陆秉一边倒着茶水,一边对封赛花说道:“先喝杯茶暖暖子,大牛!那边况怎么样?”

    大牛围着被子在上打着哆嗦,斜瞅着段飞没好气的说:“我问了这孙子一路,他一句话也没跟我说!”

    段飞悠然自得的喝着茶,和大伙儿说起了今天夜里的事……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